首頁 » 新加坡八旬退休教师半年签3000护发配套:我只是要剪头发,根本讲不过他们

新加坡八旬退休教师半年签3000护发配套:我只是要剪头发,根本讲不过他们
2021/09/08
2021/09/08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不知道大家对去理发店做头发前需不需要鼓起勇气,小新反正对去理发店这种事情有着 严重的心理阴影

毕竟从小到大,就是跟理发师斗智斗勇过来的,大部分时候,小新只是想安静地剪个头发,不想办会员卡不想烫不想染不想做护理,只是剪发!! 球球您了理发师,闭个麦吧!!

阿嫲签完配套,理发院只给一张卡,记录剪发和护理的记录,但是始终没有提供任何显示还剩几次服务的卡片。(陈渊庄 摄影)

大巴窑Star SG理发院被指使用高压手段销售护发配套,八旬退休女教师在不到半年内,就被迫签下近3000元的护发配套。

退休幼儿园教师何女士(81岁)向《联合晚报》投诉,她在去年5月到11月间,遭大巴窑第178座Star SG理发院的店员,以高压销售手段逼迫签下近3000元的护发配套。

何女士过去都在大巴窑巴刹的理发院理发,每次12元。去年5月,常去的理发院歇业后,她就在住家附近寻找便宜的理发服务。

她说:“当时店员说剪发和洗发约30元,我觉得合理就光顾了Star SG。”

何女士一坐上理发椅,店员就开始劝她签剪发和护发配套,说700元的配套就能享受20次的洗剪和精油护发服务。她说:“男店员的口气很好,一直喊我大姐,一直游说购买配套较划算。我说我没有带那么多钱,他就叫我用电子转账付款。”

何女士9月再到理发店时,店员又说她的头皮很脏,需要“负离子奈米”护发配套来清理,诱使她又付了700元签订新配套。去年11月,何女士的头发才剪了一半,店员又推出一个仪器说要她做“淋巴排毒治疗”,以解决头皮痒等问题,要价1361元。

结果不到半年内,何女士就在理发院消费近3000元。她说:“我只是要剪头发,但每次进去就一直被逼签配套,我讲话慢,根本讲不过他们。”

何女士今年五月到理发店剪头发,店员竟要她付5元的理发费,她说:“他们告诉前面签的配套不能使用了,要我另外付钱。我打电话去询问,他们就要我到店里当面说,我现在根本不敢再踏入店里,因为每次去都被逼给更多的钱。”

阿嫲女儿投诉消协

每月仅领400元保险年金,八旬嫲如今寝食难安。

何女士退休前是一名幼儿园教师,当时月薪约2600元,退休后的19年每个月领400元的保险年金过日子。不料半年不到就被逼签了近3000元的配套,让她一直寝食难安,“我真的很苦恼,讲话也说不过他们,不知道找谁帮忙。”

何女士的女儿黄女士(41岁,公务员)得知情况后,已经代母亲向新加坡消费者协会投诉,希望帮她讨回一个公道。

消协:已接获3投诉

理发店否认强迫退休女教师签配套,但消协证实今年来已接获三起投诉,指理发院用高压手段销售护发配套。

记者走访大巴窑的Star SG理发院时,发现理发院的规模不大,店面约可容纳三四名顾客。

一名理发院的男性主管表示他们有两家理发院。但对阿嫲的投诉表示不知情,并否认店员用高压手段逼迫顾客签护发配套。

不过,新加坡消费者协会受询时向本报证实,消协从今年1月1日至8月27日,共接获三起针对Star SG发廊的投诉。消费者主要投诉这家发廊的员工,使用各种销售手段迫使他们签购头发护理配套。

消协会长杨益财表示根据“消费者保护(公平交易)法”(CPFTA),商家通过施加不适当的压力或影响来占消费者的便宜,是一种不公平的做法。消费者如果在Star SG遇到不公平的遭遇,可以向消协寻求帮助。

杨益财说:“消费者如果有未解决的纠纷,可拨电6100 0315或上网www.case.org.sg寻求消协的帮助。”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