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四个难:企业难,本地人士难,外籍人士难,政府也难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9/07 檢舉 我要评论

今年对新加坡来说是异常艰难的一年,冠状病毒、骨痛热、高失业率、低迷的就业形势令一向开放的新加坡不得不提高门槛,减少外来人才的输入,保证本地人的就业。



9月4日,第14届国会政府施政方针辩论落幕了。在五天的时间里,如何处理外来人才的竞争问题再一次成为热议。




图源:联合早报

人力部长杨莉明认为就业准则设立配额的做法是不明智的,这样会 减少新加坡对外资的吸引力,对技术先进的项目能否落地新加坡产生影响

 

人民行动党裕廊集选区议员陈有明医生向人力部建议,参考「神秘顾客」的做法,向企业发送背景不同、履历类似的简历,观察企业在招聘时是否存在 微歧视

 

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则讲,22年来, 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未能担任过星展银行的总裁,这实在令人失望。他认为,新加坡应该在这些层面对新加坡人的利益做好保障。

 

交通部长王乙康回应认为,设下总裁必须由新加坡人担任的规定是错误的。国人应该「风光长宜放眼量」,保持 开放和多元化

 

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同时表示, 新移民和他们的家人会受到议员的言论及舆论的影响,议员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合理发言,不要轻易说出损害人民利益的话语。

 

今年政府为了保就业有不少大动作,外国人准证工资门槛多次上调: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