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富豪——刘特佐的奢靡之路

马上就好 2022/03/07 檢舉 我要評論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大家经常听到。

为了钱,“鬼”会不惜一些代价去设计一个又一个连环局。

前几年由韩国某女子大学入学事件引出的总统朴槿惠背后的“鬼”,他的闺蜜崔顺实。

而另外一场,造成马来西亚整个国家的经济受到严重损失的“一马基金”丑闻,掏空了一个国家,引出了马来西亚第六任首相纳吉背后的“鬼”。一个长着娃娃脸,戴着无框眼镜的小胖子。

这小胖子在纽约和拉斯维加斯举办了多场极其奢华的派对。

而这个小胖子就是设计了跨国大骗局“一马基金”的华裔富豪刘特佐。

这场骗局究竟有多大呢?你可能想都不敢想。掏空了一个国,坑了高盛百亿之多。

01“鲸鱼”和他的大海

“怎么也飞不出,这花花的世界”歌词唱出人被爱情困住的无奈和苦恼。而刘特佐极其享受他的花花世界。

他在纽约俱乐部里以“鲸鱼”的称号大名鼎鼎,出手十分阔绰。与他一起出行的人,可以在8个月的时间里,花掉8500万美元。

大家应该很好奇他是如何花掉这么一大笔钱的?

酗酒、赌博肯定是必不可少的项目。不仅如此,他还租用了私人飞机和游艇。况且香车都要配美人,那游艇肯定也少不了美人陪伴。

而刘特佐请来的,必定不凡。出演过《恐怖蜡像馆》的女演员,帕里斯·希尔顿就是其中一位。

可以在一天内花掉几百万的这种消费方式,也开始让刘特佐的随行人员有些内心不安,因为此时媒体已经开始注意到他们了。

他们就找了个机会和刘特佐谈了谈,希望他不搞这么高调,控制自己,不要太得瑟。但是低调不属于刘特佐,否则就不会有“一马集团”这场大骗局。

他为了将从“一马集团”得来的脏钱洗干净,运用了各种渠道,各种方式。

他首先让律所出面,代表自己的公司,去购买地处好莱坞的豪华酒店。并且还找到了帕里斯·希尔顿,结识了她的朋友joey mcfarland。

刘特佐计划和joey mcfarland筹备拍摄一部电影《华尔街之狼》。洗钱的同时,开启了刘特佐涉足好莱坞的第一步。

刘特佐与《华尔街之狼》的主演莱昂纳多之间,刘特佐可以说是非常慷慨。他曾多次捐赠高级艺术品及百万元给莱昂纳多基金会。

这样还不算完,他曾经在该基金会举办的一次慈善拍卖会上,以300万美元标得一瓶产于2013年的香槟。这样的做法,也让后来美国调查人员怀疑莱昂纳多协助“一马基金”洗钱。

除了莱昂纳多,刘特佐对名模米兰达·可儿也是毫不吝啬。

刘特佐曾赠予米兰达·可儿价值810万美元的珠宝。在“一马基金”案件被调查时,米兰达·可儿也积极配合,全部上交政府。

刘特佐这样的花钱方式,就算家里有金山银山,也早晚会被他掏空。所以他陷入了一个循环,不断地去获取钱财来维持他的花销。就像一个无法回头的深渊一样。

当他再次从“一马基金”获取钱财时,他又把钱花掉了。

这次刘特佐购入了一艘游艇。这艘游艇共9个房间,可容纳26位客人。可以说设备十分齐全。不仅有游泳池,还有美容院,外加健身房和桑拿房,连看电影的地方都有。更豪华的是,这艘游艇还有一个直升飞机停机坪。

如此豪华的游艇,花掉刘特佐2.5亿美元,他还为游艇起了个名字“平静号”。

在这场大骗局中,刘特佐是因为纳吉才得到的钱财。因此,对于纳吉的家人,也是非常用心的。

他留意到,纳吉太太很喜欢购物,还喜欢把自己打扮得珠光宝气,金光闪闪,极其高调。刘特佐也就投其所好,满足她,让纳吉太太过着金光闪闪的生活。

他以自己公司的名义,为纳吉太太买东西。刘特佐买单,纳吉家人享受。

刘特佐与纳吉家的渊源又是始于何时?又是什么样的机会让刘特佐与纳吉家扯上关系的呢?刘特佐为了完成自己的目标,又做了怎样的计划呢?

02“鲸吞亿万”有些消化不良了

刘特佐在贵族学校认识了一个叫里扎的人,他们关系密切。而里扎就是纳吉的继子,纳吉太太的亲儿子。里扎也就因此成为了刘特佐与纳吉关系的枢纽。

在纳吉上任的前几个星期里,刘特佐一直担任其助理,但是这是非官方的。刘特佐不是大马政府的职员,也没有受雇于一马发展公司。

但他却帮助大马首相纳吉建立了一个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也就是“一马基金”,并为基金担任顾问。

刘特佐又通过在学校认识的卡登,联系上沙特国王的儿子图尔基,并安排其与纳吉碰面。

这足以证明了刘特佐广阔的社交圈和超强的社交能力。他甚至还帮助纳吉说服了对方,承诺将与“一马基金”一同投资马来西亚的项目。

刘特佐为马来西亚带来了中东的投资,一方面展示了自己在中东的人脉圈,另一方面也更加得到了纳吉的重用。

因为刘特佐可以帮助他巩固政权。就连纳吉的家人对刘特佐也是特别关怀,纳吉太太还曾在公众面前夸赞过刘特佐。

但在金钱面前,纳吉和刘特佐都是迷失方向的人。

纳吉得到投资后,想的却不是去投资,来提升国家经济,而是为了可以长期得到来自阿布扎比的这笔投资以稳固自己的政权。甚至不惜与图尔基做了一个交易。

阿布扎比国际基金将这笔钱投到马来西亚后,马国方会出一部分回赠给图尔基个人名下的石油公司。

达成这样的交易后,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刘特佐却在其中得到了赚钱的机会。

刘特佐发挥了自己超强的社交能力,不仅联系了图尔基的合伙人,又叫来在沃顿商学院认识的人,几个人坐在一起开始讨论如何捞钱。

经过商讨,他们想出了一个策略。

他们合谋开一家皮包公司,叫good star,用这家空壳公司,在中东引入马来西亚的这笔资金中做手脚。最后他们成功侵占了其中的七亿美元。

但欲望是永远填不平的坑。

刘特佐并不满足于这七亿。他花钱的速度实在太快,他又一次想利用“一马基金”来得到丰厚的利润。

这次刘特佐找来了高盛集团,一家国际投资银行。要为一马发展公司发行债券。

在高盛准备和“一马基金”合作之前,前高盛银行家黄宗华,带着另一位前高盛银行家迪姆莱斯纳来到刘特佐位于伦敦梅菲尔区的家中,他们围坐在沙发上进行秘密谋划。

刘特佐神秘地拿出纸,并在上面画画。他画出了他们的计划,计划当中包括了大马政府高管和阿布达比高管。

“双方都必须获得同样的价格,1亿美元”刘特佐看着另外两个人说。这也让蒂姆莱斯纳意识到,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合作。当他们的会面结束后,刘特佐对蒂姆莱斯纳说“你和黄宗华也将得到‘照顾’”。

并露出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表情。刘特佐洞察出了蒂姆莱斯纳的心理,他最后也确实照着刘特佐的计划照做了,坑了高盛百亿的经济损失。

刘特佐得到这笔利润后,想得更加长远,为了以后还能有机会施展自己的聪明才智,他拿出一部分钱作为政治基金汇入了纳吉的个人账户,但这笔钱是绝不能对外公开的。

刘特佐便找来了src国际公司前执行张聂菲沙来商量。经过讨论,他们把大马银行前公关部经理余金萍叫到办公室。“任何资金汇入纳吉账户时,都不要列出户主的名字。”刘特佐这样交代余金萍。

纳吉这边也没闲着。纳吉时任首席私人秘书的苏克里,向相关部门传达了一条命令“一马审计报告中,有关刘特佐出席了某次一马董事局会议的相关内容,全部删掉,避免反对党扭曲事实。”

这样一顿操作后,刘特佐又在一马和高盛之间的合作中,进行了几次不法行为,从中获得了不少钱财。但老天爷是公平的,绝不会让你事事都一帆风顺,尤其是不法行为。

由于这几位相关人士大手笔地消费,高调的生活方式,引起了媒体和群众的关注。但因为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也就只能仅限于跟踪报道。

转机出现在一个叫朱斯托(justo)的人身上。他从沙特石油公司被开除时,与公司发生了金钱方面的矛盾。

都说亲兄弟明算账,金钱矛盾永远都是伙伴之间最容易被引爆的那个点。

生气的朱斯托把沙特石油公司计算机服务器的副本捏在了自己手里。里面满满的都是刘特佐和石油公司交易的犯罪证据。

后来当媒体找到朱斯托时,他也很痛快地将副本拿了出来。当然他也开出了条件,用200万来购买才可以,最终朱斯托和杂志社达成了协议。

杂志社得到证据后便开始报道有关“一马基金”的问题。面对事情的发酵,马上就要兜不住的时候,刘特佐开始有了行动。

他卖掉之前购入的名画,但他没有承认这是在为逃跑而做资金转移。

相比刘特佐,另一边的纳吉采取的行动,就明显有些心狠手辣。他不仅逼迫朱斯托承认自己的证据是伪造的,还把他关进监狱,并且雇凶杀害了正在调查自己的检察官,并且抛尸。

在2016年7月20日,美国司法部门,在洛杉矶的联邦法院,正式对一马案相关公司和包括刘特佐在内的相关个人提起诉讼。

2019年10月底,刘特佐与美国司法部对他提出的民事充公诉讼达成和解,归还7亿美元的资产,包括旅馆和私人飞机等。

但他仍然是一名通缉犯,既然犯了法,就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绝不能轻易放过如此拿法律当儿戏,钻法律空子的人。

这样一个相貌平平,看着没什么特别之处的人,成就了一个他自己的金钱帝国。

是幸运之神的眷顾?还是手段的高明?

03 生活环境影响了刘特佐一生

刘特佐是滨城赫赫有名的刘明达家族第三代孙子。

那刘明达是谁?他是马国在商界以及华人圈中有名的拿督。

而刘特佐的父亲也是商界的名人,家族事业从房地产到工业,再到高科技产品,可以说包含了很多种类。

在这样的家族环境中长大,让刘特佐对于经商有着很深的兴趣。

加上本人也很有经济头脑,20岁就赚到了100万美金,是其他同龄人望尘莫及的存在。

同时他的性格也比祖父和父亲要张扬很多。刘特佐在沃顿商学院学习时,周围的人要么是某国际企业执行长,要么就是中东某王室贵族,因此就形成了他对于奢靡生活的追求。

刘特佐开动脑筋,想方设法发挥自己的社交天赋,与这些贵族名人建立起友谊。这也为他后来的人脉扩展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在后来的“一马基金”丑闻中,刘特佐就是利用了这样的人脉圈,从中得到了大笔的利润。

而当纳吉在竞选中落败并被逮捕后,刘特佐趁机逃跑。

马来西亚新总理马哈蒂尔此前谈及刘特佐的下落时,讥讽道“之前他乘搭私人飞机和游艇环游世界,生活奢华。现在他像老鼠一样躲起来。”

永远不要去触犯法律的边界,因为用一辈子也无法偿还所犯下的错。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必有果。

刘特佐如今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

揭露一马发展公司内幕的《鲸吞亿万》作者、《华尔街日报》记者,汤姆·怀特说:

“刘特佐在某种程度上很神秘:他如何在马来西亚变成有权势的人物,以及在西方过着怎样另类生活。这其中真实的细节一直让马来西亚人浮想联翩。”

虽然刘特佐还是在逃状态,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但是正义可能会迟到,却绝对不会放过坏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