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四个女儿在新加坡打拼30年,用尽毕生积蓄接八旬老母来本地医治

四个女儿在新加坡打拼30年,用尽毕生积蓄接八旬老母来本地医治
2021/05/27
2021/05/27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有的老人平时看着身体挺硬朗,也不让儿女多操心,一下子病倒家人都难以接受。其实老人 很可能在此之前身体就亮起了“红灯”,机能很差了,却鲜少有人留意,他们也很少自己主动去体检。

这世上有一件一等一的急事,那就是尽孝,子女尽孝要趁早,长情是陪伴。

工作再忙,也要抽出时间来陪伴父母,在节假日常回家看看,给父母形成一种仪式感,也会增加他的幸福指数。

尽孝这件事情,不要等到父母身体不好了才后悔,病榻前的精心伺候固然是孝,平日里的关心爱护也不能减少分毫。

叶女士大腿血管阻塞,导致血液不循环,左脚踝的伤口严重发炎。四个女儿将她接到狮城医院治疗,截肢保命。(受访者提供)

四个女儿在狮城打拼30多年,以往每个月能返回柔佛探望八旬老母亲,无奈因疫情锁国已一年多没法回乡。数个月前母亲的左脚踝突然伤口发炎后变黑,还上吐下泻发高烧,女儿们不忍母亲受苦,用尽毕生储蓄接母亲来狮城医治,让母亲接受截肢手术保命。

在家中排行老幺的王女士(54岁,行政人员)向本报叙述,他们一家人来自柔佛州靠近峇株巴辖的龙引(Rengit)小镇,共有八兄妹。她与其中三姐妹中学毕业后就赴狮城谋生,在本地已工作了30多年。

谈起86岁的老母亲,女儿形容母亲是贤妻良母,以前帮助父亲出海捕鱼,还含辛茹苦带大八个小孩,对他们疼爱有加。

她说当年和三个姐姐初来狮城打工时,母亲每隔几个月就来新探望她们。“母亲总是从家里带新鲜的鱼和虾,来这里煮家乡菜给我们吃。”

而四人也轮流每月返乡探家人,数十年都是如此,直到冠病疫情爆发后,出入新马两国受管制,四姐妹已逾一年没见到母亲。

去年12月,王女士的母亲健康亮红灯,左脚踝不知何故出现小伤口,怎么敷药都不会好,伤口不断扩大,两个月后仍不见好转,马国家人便安排她到柔佛医院进行手术切除脓包,跟着让她入住康复中心休养。

岂料,数天后母亲的情况恶化,不仅上吐下泻、血压飙升和发高烧,左脚踝的伤口附近都发黑了,母亲病危送院,四姐妹得知后心急如焚,但却无法回乡,只能定期拨电向亲戚了解母亲情况。

“有一次跟亲戚通话时,我听到母亲在电话的另一端哭泣,她一定很痛苦……但我们看不到她,非常心痛,加上她的病情越发危急,因此便决定安排她来新加坡治疗。”

经过新加坡鹰阁医院安排,今年3月21日母亲乘坐救护车入境本地,直接送往医院抢救。最后她截掉左脚踝保命,于5月初顺利出院。

另两治疗选择或会夺命

母亲病危时,医生给家属三个治疗选择,但其中两个的最坏结果均可能丧命,女儿最后忍痛让母亲截肢。

女儿王女士形容,本地医生诊断出母亲的大腿血管阻塞,血液不循环,导致脚上的伤口无法愈合,患处有细菌感染的情况,而且越来越严重。

医生断定母亲有生命危险,让家属选择:通过药物控制病情、血管成形术(angioplasty;即通血管手术),或截肢。

“药物可能无法有效阻止病菌,母亲最后很有可能因感染导致器官衰竭而丢命;若选择血管成形术,母亲必须全身麻醉,医生说她年迈的身体可能承受不了,无法醒来。我们很不愿让母亲截肢,但为了保住性命,这是唯一的选择。”

她称所幸手术成功,母亲目前已经在康复中,出院后暂住在另一个女儿在本地的住家。

医药费花20万  姐妹网上众筹

母亲的医药费将近20万元,四姐妹花尽储蓄救母。“我们不能让她这样就走,如果能救就一定要救她。”

王女士表示,在狮城的两个姐姐是兼职家庭清洁工,另一个姐姐则在工厂做操作员,母亲这场大病给她们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

由于母亲在本地也被诊断身上有容易传染的细菌,因此全程得住单人病房,每晚700多元。

总计在柔佛和新加坡的医药费,王女士称四姐妹需掏出近20万新元,目前用分期付款方式支付,也通过网上众筹医药费,希望能减轻负担。

对父母的孝顺不论穷富,有多大的力量尽多大的“孝道”。不要想着有朝一日飞黄腾达了再来尽孝,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生下来在寿命上就一直在做减法,尽孝,尽一次少一次。

在父母尚在人世的时候,多多尽孝,远胜于父母逝去后的“面子工程”。孝顺不是给人看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孝敬。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