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个母亲养育6个子女:我可以不去新加坡,六个孩子就让新加坡来养吧,结果她再次获得公民权

一个母亲养育6个子女:我可以不去新加坡,六个孩子就让新加坡来养吧,结果她再次获得公民权
2021/08/09
2021/08/09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作为世界上除中国之外唯一华人占多数的国家,新加坡华人占比超7成。熟悉的面孔,亲切的中文,中国人走在新加坡街头并不会感到陌生。从19世纪起,华人就开始浩浩荡荡下南洋,“龙狮之缘”也由此展开。

作者的母亲早年在我国当红头巾,一个人养育孩子。(海峡时报档案照)

我父亲于上世纪40年代从香港前来新加坡,母亲也在同时期从沙巴山打根过来新加坡。父亲在军港船厂工作,经友人介绍与母亲共结连理。

生活虽然贫苦,但我们兄弟姐妹七人接连出生。婚姻生活12年后,父亲得了鼻癌,与世长辞留下母亲。她当年才33岁,我大姐11岁,最小的妹妹刚满周岁。我们在新加坡没有任何依靠,母亲决定放弃公民权,回到山打根投靠娘家。离开新加坡时我才五岁,已不记得当时的情况,只记得我们乘搭当时的运货轮船,租用船员的床位。

母亲回到娘家,外祖父母已逝世,舅舅也有自己的家庭,长贫难顾。我们在那里度过了三年,母亲决定再次前来新加坡,但是有关部门回复,只有六个孩子(离开新加坡之前我的一个姐姐已被领养)可回返新加坡。母亲对有关部门说:“我可以不去新加坡,六个孩子就让新加坡来养吧!”结果我们全家都获准前来新加坡,母亲也再次获得公民权。

那是上世纪60年代,我当时已经九岁,因为晕船,在船员床位躺了七天七夜,一直呕吐,无法进食,那难受的印象直到现在还深烙在我脑海中。记得船到达新加坡那一刻,哥哥们高兴得大喊“到新加坡咯”,我整个人就踏实起来,能从船舱走到甲板,望着漆黑的天空,感觉很平静。长大后,我才真正体会何谓避风港。

我们回到新加坡后,母亲只能去当红头巾。母亲一个人养育我们,非常艰辛。记得我在西山小学念书时,当时的总理李光耀到学校访问,学生在路旁摇着小国旗迎接,我母亲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要求见李总理。总理马上让议员接见我母亲,过后我们的学费免交,课本也可以借用。

母亲虽没机会受教育,但她明智地选择把我们带回这么安定温馨美好的国家。当我女儿在国外求学时,丈夫曾经问我是否要移民国外,我回答他:“die die都要留在新加坡。”

新加坡,我们永远爱你。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