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国劳工的自述:已隔离100多天,没有一点出去的希望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7/08 檢舉

我是数十万外劳中的一个,本以为这一年也和往年一样,虽然平淡无奇,但也会在波澜不惊中度过,好好赚钱,好好养家,工期到了就回家。若在去年,我领了工资的时候,偶尔还是可以有点儿闲暇出去外面逛一下的,吃个海南鸡饭,给老婆孩子买个小礼物什么的。然而今年,一切都变了,变得非常彻底,以至于我真的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家。

新加坡四月份疫情爆发后,我就被关进了劳工宿舍隔离了。刚刚进来的时候,以为待个半个月就可以出去了,后来说要再隔离半个月,结果到现在,我已经在劳工宿舍关了三个多月了。100多天,至今没有一点出去的希望。

五月份的时候,我开始打电话给新加坡人力资源部,接了电话就说等消息,后来再打电话,就很难打通了,估计求助的人太多了吧。总之得不到帮助,也回不了祖国 。

现在深夜总是望着天花板,很难入睡,经常想到如果我离开了,我老婆孩子怎么办?老婆可以改嫁吧,但是带着孩子应该不容易,我给她的承诺恐怕没机会兑现了。还有,我的孩子出生到现在,我都没几天陪着他,刚刚学会叫爸爸的时候,我就出国了.....

现在滞留在这里,根本没有人关心我们这些人的死活。新加坡政府工作人员,每天都是用各种理由哄骗我们,比如说再过几天就可以出去了,结果希望一次次破灭。又比如说潜伏期48天,就算48天,我们也过了一倍日期了。现在我们不是在隔离防疫,其实是在尝试集体免疫。

在新加坡劳工宿舍,实际上和坐牢是没有区别的。这里没有自由,没有希望,没有一点点光亮,大家的眼神多数是呆滞的,有时候看楼下走动的人群,真的很像看僵尸群,完全没有意识的那种,他们就这样挪来挪去,一天又一天,而我,也是其中一员。

一部大家都熟悉的电影里有说过,不管你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只要遇到危机,zu国都会把你带回家!这部电影挺好看的,也挺热血。当然,我从来没有幼稚到把它当真过,只是没有想到它会假到这个地步,电影后面应该标注:本故事纯属虚构,事实是刚好相反。我说的是新加坡的电影。

我们在劳工宿舍的同胞们,很多人无限期地圈禁在劳工宿舍和酒店里,毫无人quan可言。酒店隔离的人其实更惨,一个人在房间里,无尽的孤独、寂寞、恐惧和无助,隔离14天,然后无限期延长。是个人都要绝望了,不管是劳工宿舍还是酒店,都有带枪的警察24小时看守。我们这现在已经出现自杀的人了,会有奇迹发生么?会有人来帮帮我们这些无助的人么?我侥幸地抱着希望,怎么办呢?有希望才有活下去的勇气,尽管很可能是虚无缥缈的希望。

我们有好多朋友、同事已经丧失活下去的希望,已经绝望了。我们如果出去劳工宿舍或者酒店的房间门,就有可能被警察枪杀,我们只有在里面等着,等着,一直等下去,直到升起的太阳再也见不到我们。我们就这样消逝在南洋,就像百年前的先辈一样,只是这一次,我们的离开应该带着更多的荒诞和未知。死了,也许就解脱了,可是我的妻儿啊!我真的不舍…..

(注:本故事就是个故事,如有雷同,应该不是巧合。为了不影响心情,请当做虚构的吧!)

(文章from@Mr. WANG WENPANG)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