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客工:没想到在新加坡,这操作和中国完全相反?

尼古拉斯·串红 2020/10/06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开挖掘机是我在国内做了好几年的工作。不说技术有多好,我起码掌握了挖掘机师傅应具备的挖土和运料等技能。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新加坡挖掘机的操作和中国的完全相反。

「我决定换一个地方,换一个活法。」

本文根据吉星的采访稿整理而成

我出生泰山脚下,是家中的老二,也是父母唯一的儿子。他们给我取名为「吉星」,希望我有快乐的生活,也希望我的人生有极佳的运气。这样的运气一直到我近三十了也找不到一丝痕迹,我决定换一个地方,换一个活法。

01

在海外的生活若是无人陪伴,总是会显得有些孤独。2016年,原本在新加坡独自工作的表妹带上我,一起来到这个国家奋斗,这一年我28岁。出国工作,是我在奔三前的最后一搏。虽不知结果如何,我心中还是充满了期待。

我即将要去工作的这家工厂,是新加坡卫生部的下属单位,主要负责处理经卫生部垃圾分类后的废铁和泥土混合物。工厂刚刚成立,主要资产就是一台挖掘机。我的工作是对运送到工厂的废铁,用挖掘机进一步分类处理 — 将废铁和泥土分离开。废铁会被装车然后运送到马来西亚去卖,泥土则会被运回到卫生部。400吨的废铁和泥土的混合物,会分离出大约250吨的废铁。

开挖掘机是我在国内做了好几年的工作。不说技术有多好,我起码掌握了挖掘机师傅应具备的挖土和运料等技能。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新加坡挖掘机的操作和中国的完全相反。比如说,在国内「前进」的操作,在新加坡是「后退」。这让我这个挖掘机的熟练工,一下子变成了个「新手」。

02

我学着让自己慢慢习惯一系列的相反操作。记得有一次我在宿舍玩了一宿的游戏,准备第二天休班睡个懒觉。没想到一大早我就收到了工厂经理的电话,经理让我给马来西亚的一个同事代班。头脑稀里糊涂的我,隐约有些担心自己不能准确操作。但迫于经理的压力,我还是硬着头皮去上班了。

我坐在距离地面四五米高的挖掘机里。因为没有什么工作任务,疲倦的我在驾驶室里睡着了。突然,我被地下的卡车师傅叫醒,让我挪一下挖掘机,给他的车让位置。刚刚醒来的我,把本应往前的操作,变成了往后。我连同挖掘机从四五米的高地摔下,挖掘机四角朝天,驾驶室朝下,我当场就昏迷了。

醒来后已经是在医院了,我才知道驾驶室的玻璃全碎了。我的手掌已经是肉眼可看到骨头,腰里面插进去了很多碎玻璃。在我身边的是从马来西亚赶回来的经理。经理看我摔成那样,一边抱着头哭,一边给我道歉,说不该在不是我当班的情况下让我去上班。当天晚上,我做了三次手术。晚上十点左右,老板从台湾坐飞机赶回来看我,安慰我说,「吉星,你不用担心,所有的费用你都不用担心。你的工资我们也会照发,你就好好养伤。」 在异国他乡,我的身上虽然很痛,心里却觉得很温暖。

03

同住在一个宿舍的室友,因为两个手指被钢板砸断,也住进了医院。看护他的是一个中国女护士。病假中整天没事干的我们,应女护士凌侠之邀去了她所在的教会。教会里有很多中国人,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在异国他乡的温暖港湾。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