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到底应不应该,全面推行最低工资制?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9/06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其实,最低薪水一直是新加坡所避免争论的话题。 新加坡一直借劳资政协作,推动渐进式薪金,新加坡政府不贸然实施最低工资制,除了贯彻工资增长应由生产力推动的原则,更重要的是坚持不生搬硬套外国模式或理论来解决自身的问题,同时加强劳资政协作这个独特优势。

最近几天,多名执政和反对议员就政府是否应该采纳最低工资制,在国会上猛烈交锋。工人党议员林志蔚在国会辩论政府施政方针时说,政府一些行业推行的渐进式薪金模式并不足够,应该全面推行最低工资制。有关言论引来6名人民行动党议要求澄清。

教育部兼人力部政务部长颜晓芳认为,推行最低工资制可能导致低薪员工面对更高的失业风险。国防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扎吉哈要求工人党阐明最低工资的定义。议员维凯和陈佩玲分别要求林志蔚列出哪些推行这类制度的国家的失业率低于我国,并说明如何落实最低工资制。

林志蔚回应时说,渐进式薪金模式按行业制定最低薪金门槛,雇主可能试图操纵制度。他继续说道,一旦行业之间出现不同的最低工资,有可能发生某个行业被另一个行业取代的风险。政府制定政策时应该更具怜悯心,认真看待这些政策对不同群体的影响,尤其是社会边缘人士,并且从偏重效率转向追求更公平的社会。工人党议员贝理安也加入辩论,要执政党议员就两个薪金制度的看法作出澄清。国务资政尚达曼回应时说,按行业制定的渐进式薪金模式实际上有很多好处,让当局把薪金定在高低适中的水平,而决策者必须解决如何避免雇主操纵的问题,但这并非难题。

至于政府是否富有怜悯心,尚达曼提出他的看法。尚达曼说,过去几天,一些行动党议员在国会的发言令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不仅是因为他们提出非常有力的建议,也因为他们坚定的情感力量。他说,任何人都不应该以为只有自己拥有怜悯心。

其实,最低薪水一直是新加坡所避免争论的话题。 新加坡一直借劳资政协作,推动渐进式薪金,新加坡政府不贸然实施最低工资制,除了贯彻工资增长应由生产力推动的原则,更重要的是坚持不生搬硬套外国模式或理论来解决自身的问题,同时加强劳资政协作这个独特优势。一些没有制定最低工资法令的欧洲国家如瑞典、芬兰、瑞士和意大利等,都由雇主组织和工会透过集体协商设定各行各业的最低工资水平,鲜少听闻当地政府也参与其中,由劳资政三方共同确保能够持续地为各领域工人提供「安全网」。新加坡的国情不同,综观推出一年多的渐进式薪金模式,不少采纳该薪金模式的雇主是政府机构和政联公司。换言之,在实施利于工人的薪金模式时,新加坡是以政府这个全国最大的雇主来当「领头羊」。

作为一个极为依赖外劳和廉价劳动力来降低社会成本,补缺人员不足的社会,新加坡很难制定最低工资。试想一下,如果有了最低工资线,那难道对于本国公民和外来人口就可以区别地制定薪资了?如果就此实施,我们的车资,菜价等都可以区别对待吗?提升最低薪水是不是也意味着人民的生活成本必然会提高?在新加坡生活过的人都有一种感觉,这儿的基础生活开销并不大,但是诸如车,烟酒等奢侈品或者非必需品的价格却比较高,这也是政府对于社会资源财产再分配的一个重要手段和方法。很多事情,想法和愿望很美好,但是必须建立在因地制宜的基础上!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