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女顾问“低头”过马路被撞,上庭索赔却被医生“爆料”,律师听完差点从椅子跌下

新加坡女顾问“低头”过马路被撞,上庭索赔却被医生“爆料”,律师听完差点从椅子跌下
2020/12/21
2020/12/21

生活在新加坡,每天不是为工作烦恼,就是为家庭担忧,你是否有过困惑与迷茫,是否有过不安与愤懑?请你停下来,放松一下,来这里看一看世界,找一找答案。

女顾问五年前过马路时遭汽车撞,称至今依然脑受损、言语及记忆能力衰退,今年中还脑中风,入禀法院求偿超过750万元,结果她的医生在审讯中“爆料”,揭露她隐瞒曾两年前骑电动踏板车时自己跌倒,再度撞伤头,最终只获赔逾19万元。

公交车上玩游戏,等红灯时看短信,过马路时刷微博,这些不分场合、随时随地低头玩手机的人群被称为“低头族”。随着“低头族”越来越多,由于低头而频繁引发的车祸,也引起人们的关注。

车祸发生于2015年9月23日,判词未揭露地点,只指女顾问当时在行人过道过马路时遭答辩人陈家督开车撞倒,但答辩人指行人过道的交通灯失灵,女顾问又一边滑手机一边过马路,双方因此同意由答辩人承担60%的责任。

针对女顾问车祸所受的伤害、当下医药费、交通费、以及看护的费用,双方之前曾同意由答辩人支付15万3050元。但是,女顾问认为答辩人必须承担她因车祸失去的收入、失去的未来收入、失去的赚钱能力,以及未来的医药费等,因此过后再入禀法庭,索讨超过750万元的赔偿。

她称自己在当年车祸中脑部受伤,至今除了言语及记忆能力衰退,还患上精神疾病。她称脑部的伤势并未痊愈,反而在2018年情况恶化,今年7月甚至脑中风。

自己过马路玩手机出了严重车祸,不想承担责任,还要索赔700多万新元, 丘女士真的能如愿以偿么?

不过,她传召的众多专家证人中,其中一名脑科医生爆出她曾经在2018年因骑电动踏板车没戴头盔,为闪躲路人自己跌倒,再次撞伤了头部,所以有可能造成脑部再次创伤。

法官指出,答辩人的律师听闻医生的“爆料”后,差点当场从椅子跌下。

另一方面,司机陈先生表示,车祸发生的时候,行人红绿灯坏了,并且丘女士还在过马路的时候玩手机,所以 他只愿意承担60%的责任。后来双方对伤势和病痛赔偿、医药费、交通费等大约153050新元的赔偿达成一致。

最终,法官指出,丘女士在2015年出了车祸之后,时隔两年多,2018年一月,她骑电动车时,又一次自己跌倒了,她还没戴头盔。这次的意外丘女士隐瞒了……第二次车祸后,丘女士还中风了,但是中风原因是不是跟2015年车祸有关无法判定!

而且法官还指出,丘女士想索赔700多万里包括440多万的未来收入损失。但是丘女士遇到车祸的时月薪是1万6740新元,遇到车祸的第二年薪水上涨到1万7242新元,而且接下来的两年,她的薪水还上涨了两次,说明在车祸后她的工作表现优异,车祸并没有给她带来收入损失,不过在赚钱能力方面的损失, 法官判陈先生赔偿她15万新元。

丘女士获得了345950新元的赔偿。但车祸已经过去接近5年,丘女士的还有轻微的脑脊液积聚,还有适应障碍症、情绪低落、思考能力比之前低等后遗症……

“低头族”问题关乎交通秩序、生命安全,绝非小事。俗话说“马路如虎口”,在此提醒大家,过马路时一定要多加小心。

文/狮城小喇叭   你的心声,我们想知道,你的故事,我们想看到,如果你有需要,可以讲给我们听。如果你喜欢,请留意“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的一举一动,您的支持,小喇叭感激不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