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家园空置,家人离散,姚彣隆:有人把新加坡的车子都卖了

家园空置,家人离散,姚彣隆:有人把新加坡的车子都卖了
2021/03/26
2021/03/26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许多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因为疫情无法回家,有人和亲友隔海相望,艺人姚彣隆也体验了和在大马的家人不能团聚的离愁。

记得去年3月18日,马国政府宣布不能再像以往一样可以自由来回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时,因为手上还有未拍完的戏,我马上收拾行李,搬进新加坡朋友的家暂居。

当时以为只是短短两星期,所以带过来的衣物不多,当时我的太太、孩子还在马六甲岳母家玩,想想应该也只是两个星期,等过了,我才回去载他们一起回家吧。怎么知道过了两个星期,又延长两个星期……一直这样,延长到现在。

刚开始在新加坡,因为还有戏拍,日子不算难过,拍完戏了就找个地方吃饭,累了就回去休息,后来因为安全考虑,公司建议我搬进酒店独居,就这样我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一开始还蛮写意的,每天就是做工、睡觉,日子过得蛮快,后来戏全部拍完了,开始觉得闷了。

一个人的生活真的不好过,毕竟习惯了与家人一起生活的日子。后来因为妈妈的健康问题,我开始申请回马国的家。去年5月12日,我开始在新山酒店隔离14天,前一晚完全不能入睡,既兴奋又紧张,毕竟当时的疫情蛮严重的,公司也再三交代一定要很小心,注意自身安全。

还记得回马当天,关卡、通道都静得可怕,以往塞车塞人的情况完全看不到了。老婆关心我独自关在酒店的房里14天可以吗?挨得过去吗?我回应:“不知道,但我准备好了。”因为不管再辛苦,最多14天,如果不回来,我不知道自己何年何月才可以回家。

家园空置,家人离散

我的邻居很多都是新加坡人,他们以往都是一个星期进来新山的家一次,来找朋友叙旧,谈生意,剪剪家里的花花草草,这些邻居至今已经一年没回来了。他们联络我,请我帮忙看房子,还好我住的社区保安蛮严谨的,也让他们少了一分担忧。

看着一年没人住的邻家房子,还有邻居的汽车全都被无情的灰尘覆盖着,就算他们回来,相信车子也发动不了了,想着都觉得心酸。去年还有一个长年在新加坡工作的邻居劝我:把新加坡的车子卖了吧,关卡没那么快开通……邻居真的把车子拖回去卖了,现在的他也在新山开始了自己的生意,重新开始。

去年看到一些大型商家结业,我也预想到这次的疫情没那么快结束,但又有多少生意人可以当机立断呢?辛辛苦苦创立的事业,员工的生计,合约的束缚,并不是每个生意人可以那么洒脱的。现在很多人都是手停口停,加上还要还房贷车贷,孩子读书的费用,如果所有的企业都说关就关的话,被影响的员工不计其数,真难想象他们如何生活下去。

因为这些原因,好多的马劳们选择留在新加坡继续工作,以维持家里的开销。我太太的一些好朋友,她们的老公已经整整一年没回家,孩子一天天长大,错过了孩子的成长阶段,也错过一起吃苦的日子。夫妻分居,一个人在马国顾家,一个人在新国继续工作,别说他们难得有个人的时间,别说他们自找的,只有当事人最清楚自身的苦楚。

当然,所有事情都有好坏两面。不管面对什么困难和问题,都一定有解决的办法。无论人在哪里,只要肯做,一定能够生存下去。很多人迫不得已离乡背井,是因为负担太多,责任太大,我也是马劳,所以很清楚。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