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妇女在走廊种黄梨,最近不仅花被“动手脚”还被泼咖啡,邻居:忍了7年~

小新知道 2021/07/12 檢舉 我要評論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大家都知道,不管住在哪儿,关起门来是自己家,打开门就是公共区域。 公共区域的安全、整洁、美观跟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在新加坡,80%以上的人都居住在组屋,组屋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很多便利。然而,因为组屋走廊引发的邻里冲突也不在少数。

陈女士在走廊角落“非法”装电眼取证。

义顺居民申诉,指邻居在对多盆鲜花做手脚,气得她安装电眼监视,岂料遭对方投诉。

住在义顺61街第635座组屋的陈女士(50多岁,摊位助手)近日联系《新明日报》,指近两年遭邻居“欺负”,不仅花被“动手脚”,走廊墙壁也被泼咖啡。

“两年前的某天,我在客厅突闻到咖啡味,出门查看,发现邻居门口的墙上有咖啡渍,差点溅到我晾在走廊的衣服。我怀疑是邻居所为,找对方理论,却被告知可以报警。隔天,邻居清理了咖啡渍。”

此外,陈女士表示,双方都在门口摆了多个盆栽,原本井水不犯河水。

“邻居的盆栽在架上,我的在地上,但对方的枯叶常飞到我家门口,令人十分反感。我随后把几盆花摆在靠近邻居的门口。”

她指,几盆鲜花在随后的近半个月内相继枯萎,因此怀疑邻居“搞鬼”,为了取证,因此在门口安装电眼。

“我不知道怎么申请,安装好后,市镇会就来信让我撤下。当局也安排我们去调解庭,但对方没出席,我决定不撤下电眼”。

她表示,两家做邻居多年,起初碰面还会点头打招呼,近些年闹得不再有交集。记者两次上门,尝试联系邻居,但无人应门。

陈女士两次报警。

二度报警 望邻居赔偿

陈女士在前年和去年针对“咖啡”和“塑料袋”事件两次报警,也录了口供,但邻居不愿调解。

她表示,虽没证据证明上述事件是邻居所为,她也想不到其他可疑者。她也表示,会向市镇会申请电眼执照,她也多次强调装电眼是被逼无奈,电眼和安装费一共300多元,枯萎的花也价值近100元,若真是邻居“搞鬼”,她希望对方能赔偿,她才会撤电眼。

她在走廊种黄梨 男邻居:忍了7年!

记者今早通过电话联系上另一方邻居梁先生,他反指陈女士多年来尝试霸占走廊,近两年还在那里种黄梨。“我们回家走过都会被黄梨割到脚。”

梁先生也否认自己向对方的植物淋咖啡。

“我们家人饱受煎熬,对方不时会走出门破口大骂。”他认为,走廊属于公共场所,不应由某一户居民独占。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