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摸索前进的新加坡再次踌躇彷徨,何去何从陷入两难

摸索前进的新加坡再次踌躇彷徨,何去何从陷入两难
2021/09/14
2021/09/14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新加坡自6月份宣布上不再清零,与新冠并存以来, 便展开了坎坷的新型共存之路。

早在几个月前,新加坡就将疫苗接种列为重要防疫措施,不仅恢复生活要凭借接种证明,为了鼓励大家接种,新加坡甚至还以此为优先出国的关键。然而,新冠病毒的爆发席卷,让这一计划溃不成军!

从“清零”到“共存”

这条路该怎么走?

新加坡医学专科学院最新一期学术刊物“Annals”刊文“与冠病共存:探索前路”,阐述与分析从全球大流行到地方性流行病的可能过渡办法。

该文作者包括新加坡卫生部传染病管理司司长李坚明副教授、国大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张毅颖教授、副院长古阿烈副教授、传染病系主任许励扬副教授等。

该文的中心思想是,许多国家至今的防疫策略着重于严厉的限制措施,但是,从长远看,这类措施不太可能具有持续性、

该文于是讨论通过疫苗接种和其他措施,让社会逐步从“全球大流行病”的阶段过渡到“地方性流行病”的阶段,包括提高疫苗接种率,逐步取消非医学干预手段,尽可能恢复正常生产生活。

下面翻译该文主要内容(注:以下非全文翻译),以飨读者:

非医学干预手段的重要性

在全球大流行病爆发不久时,尚未出现有效的疫苗或治疗手段,非医学干预手段十分重要,包括边境控制、病例追踪和检测、密接者隔离、戴口罩、保持人际距离、减少社交活动等。

自2020年底以来,疫苗面世,或能为全球大流行的结束提供个可靠的手段。

如何结束全球大流行

不同国家和地区做出了不同的尝试。

有些国家尽管不使用“群体免疫法”的名义,实际上最初使用的是自然集体免疫,如瑞典。这个办法造成大面积感染,对医疗系统形成挤兑,进而形成大面积重症和死亡,年长者病死率高达15%,甚至在孩童当中也出现死亡病例,而且大约30%康复者在康复之后的四周至12周期间出现“长期冠病”的后遗症症状。

另一方面,中国大陆、新西兰、澳洲则采用“清零”策略,通过广泛的非医学干预手段,包括封锁边境、封城、关闭学校、实施严格的人际距离措施等等。

但是,这些手段很难长久持续,有很高的资源要求,会产生巨大经济和社会成本,并不是许多国家能承受得起的,尤其是那些无法形成经济内循环的国家。长期执行非医学干预手段也会对精神健康、公平教育等造成负面影响。

由于病毒传播力极强,即便接种了疫苗也可以发生逃逸,即便康复了也可能再度感染,而且全球各地协调不一,因此,要在全球范围内将之根除,不太实际。

象新加坡这样的国家,高度依赖外贸和国与国之间的人员流动,输入风险极大,无法采用“清零”策略。反之,更为可能的策略是提高民众的免疫力,减低自然感染的风险和危害,把生产生活恢复到原状,或尽可能接近原状。

通过疫苗接种提高免疫力

要跨入“地方性流行病”阶段,除了在医学上控制病毒传播,也要在社会学上做出努力。地方性流行病如骨痛溢血热、流行性感冒会不时爆发,会导致重症甚至死亡,但是不会对医疗资源形成挤兑,也不会影响社会和经济活动。

以色列的经验是一个参考。以色列超过80%人口接种了辉瑞/复必泰疫苗,加上具有自然免疫力的康复人群,在6月1日取消了大部分非医学干预手段。之后,由于德尔塔株在未接种人群中传播,出现确诊病例的急剧上升,不得不恢复一部分非医学干预手段,如戴口罩。目前,是否会出现同比例的重症和死亡,仍在观察中。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