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阿嫂倒123次脏水下楼,39次故意打篮球,代价“花了”是10500新币

新加坡阿嫂倒123次脏水下楼,39次故意打篮球,代价“花了”是10500新币
2021/09/03
2021/09/03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新加坡邻居之间如果有持续的噪音投诉,其实问题可大可小。显然彼此关系已经不睦,才要报警或投诉官方;其次嘛,某一方可能有心理问题,不可控制地发出噪音或忍不住要一直投诉。这种情况很难善了。

住在公寓二楼的李素桂被指从2019年1月29日至去年6月,约123次刻意往楼下倒脏水(右图);她也被指在去年4月至5月阻断措施期间,刻意在阳台打篮球制造噪音。(律师提供)

公寓上下楼单位两名女住户对簿公堂,一楼女住户指二楼阿嫂在一年半内123次倒脏水下楼,并在1个月内39次故意打篮球制造噪音,入禀法庭告对方骚扰,并把详细记录每一次案发时间的笔记本呈堂。

法官昨天判二楼阿嫂三项骚扰罪名成立,并判她罚款1万零500元。

事发地点是[email protected]执行共管公寓,起诉人林海云是一楼住户,答辩人是住在起诉人正上方单位的李素桂。庭上没揭露两人的年龄。

起诉人聘请李永德律师,以三项骚扰罪状起诉答辩人,指答辩人在2019年1月29日至去年6月之间,多次从二楼住家阳台往楼下倒水,并刻意在阳台打篮球制造噪音。

根据诉方的结案陈词,起诉人与丈夫、两名孩子和女佣住在公寓一楼,答辩人则跟母亲住二楼。

起诉人指,答辩人自2019年1月29日三不五时从二楼阳台往楼下倒下一些泡沫液体,疑似洗衣水或抹地水,有时甚至是黄色液体。

起诉人特意搭设幕帘和门槛,但仍阻止不了脏水流入屋内或庭院。

根据起诉人的笔记本,答辩人在一年半内约123次倒脏水下楼,并在去年4月至5月阻断措施期间39次故意打篮球制造噪音,经常一天几次,甚至在凌晨时分。

起诉人的丈夫和公寓保安曾上楼劝答辩人,但反被呛“你阻止不了邻居的狗乱吠,你也不能阻止我打篮球”,以及“这是我家,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起诉人于是拍下至少80个有关答辩人倒水和打篮球的视频和音频,作为呈堂证据,也曾对此前后报警12次,但仍无济于事。(人名译音)

指楼下住户加盖遮棚不清理 阿嫂称倒水为冲洗鸟粪

答辩人指楼下女住户擅自加盖遮棚,五年来只清理一次,有不少鸟粪和纸巾肮脏不堪,她才会倒水冲洗,她在庭上说:“很多住户都这样,不止是我!”

答辩人在庭上称,起诉人违例加盖遮棚,她为此曾投诉到公寓管理层,更建议楼下住户应支付600元给管理层作为强制清洁费。

她指,起诉人加盖遮棚五年来只清理一次,导致遮棚上沾有不少鸟粪和纸巾。“起诉人违例加盖遮棚又不好好清理,现在反过来称自己是受害者。”

答辩人称因担心引发卫生隐患,才会忍无可忍倒下肥皂水来清理遮棚,但她否认刻意骚扰起诉人,并指“如果我意图造成骚扰,早在五年前就可以这么做,我为什么要等到这一年半?”

辩称阻断期在家打篮球做运动

答辩人也说,阻断措施期间户外运动场所和健身房都暂时关闭,她才会在家打篮球当成运动,“整个公寓也有其他人倒水清理遮棚和在家运动,不止我一个。”

法官:无证据显示 遮棚引起卫生隐患

法官指没有足够证据显示遮棚肮脏引起卫生隐患,而答辩人显然以倒脏水和刻意打篮球的方式表达不满,行为足以构成骚扰。

法官指出,针对起诉人是否违例加盖遮棚的问题不在本案的审理范围内,答辩人可对此采取其他的法律行动。

法官表示,没有证据显示遮棚引起卫生隐患,而且倒水下楼也不见得是清理遮棚最好的方式。此外,在家做运动的理由也牵强,答辩人大可选择其他的运动方式,没必要一定要打篮球。

法官认为,答辩人显然为了表达不满故意这么做,对起诉人和家人造成骚扰。“答辩人应寻求其他方法解决问题,而不是以自己的方式处理。”

代表起诉人的李永德律师昨天表示,他将另外帮忙起诉人申请个人保护令,阻止答辩人再次做出同样的行为。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