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裕廊西,出现另类垃圾屋?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20/10/30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在新加坡呆久了,会发现这里的人很喜欢,在一成不变的生活里找(gao)乐(shi)子(qing),比如把自家周围装饰一番,或者把走廊当成自己家,堆放各种奇葩對象。

裕廊西出现另类垃圾屋,74岁阿嫲声称三个同乡因疫情全家返回中国,因此把家当「寄放」在她住家。结果,一间四房式单位,囤了四个家庭的物品,杂物从睡房一路囤到门口,屋外走廊还放满一整排行李箱,有如机场的行李输送带。

住在裕廊西第657B座组屋的雷先生(70来岁)日前致电《联合晚报》,指六楼的女邻居在单位内和走廊堆满大量杂物,担忧引发卫生及火灾等问题。

记者日前走访该单位时,发现楼梯口放置了两辆超市手推车,走廊上除了一个晒满衣服的衣架,还有一台洗衣机、五个行李箱和两个水盆等杂物。

阿嫲住家外的走廊摆满行李箱,有如机场的行李输送带。(庄耿闻摄)

据观察,屋内囤积杂物的情况较为严重,堆满用塑料袋包起来的杂物,一路堆积到其中一间睡房,而且几乎堆到天花板,客厅只留下一条狭窄的通道供行走。当记者敲门时,阿嫲还得侧着身子,才能从杂物堆中走出来。

该单位住户孟女士(74岁)告诉记者,她来自中国东北,丈夫多年前已经过世,来到本地是为了照顾孙子,组屋是女儿购买的,目前和女儿还有9岁的孙子一同居住,堆满杂物的房间正是她的睡房。

她声称,同乡因为疫情关系在本地失去工作,半年前回国时让她保管行李,因此所有的杂物是三户家庭的行李和家当。

问及孟女士屋内塑料袋里的杂物是什么,她解释说里头是一些书籍和衣服。

「我女儿也是因为这些杂物和我吵架,可是我不能随便丢掉同乡的行李。」

组屋走廊当「仓库」

一位居住在盛港安谷路第351D组屋16楼,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向《新明日报》申诉,住在同层的一户人家在走廊和楼梯间堆满包裹,占用了公共走廊。

他表示,该户人家把组屋公共区域当成自家的仓库,摆放许多海外运来的包裹,当包裹送抵后,就会有不少陌生人进出该楼层取货,居民纷表担心。

邻居担心走廊、楼梯间堆满包裹,发生紧急情况时,或阻碍逃生。(受访者提供)

「他们开了一个群组团购,每件物品收费一元,每隔一两个星期就来货挤满走廊,连紧急出口都被挡着。货到后,买家就会上门取货,常有陌生人出没我们的楼层,有时一星期才清空走廊。货物清空没多久后,又来下一批货,走廊再次被堆满,陌生人又开始出现,没完没了!」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表示,邻居自一年前开始当代购,占用了公共走廊,对同层居民造成出入不便。不过,基于邻里和谐,大家都选择默默忍受,不予计较。

「他们一搬过来就这样了,我曾看过对面邻居家的走廊被堆满包裹,楼梯间也一样,让人担心万一发生紧急情况时,可能阻碍左邻右舍逃生求救。」

据受访者提供的照片,该楼层走廊摆放了近50件包裹,包裹的体积大多数都相当大,其中一件甚至有半面墙的高度。照片可见,不仅走廊及紧急楼梯间货物堆满,连存放水喉的紧急消防门外也有数个包裹挡住。

堆放在走廊的货物体积庞大、数量也很多。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