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每天领着领着视障人士过马路,新加坡客工:一声谢谢就很满足了

每天领着领着视障人士过马路,新加坡客工:一声谢谢就很满足了
2021/02/19
2021/02/19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在关键时刻,真正挺身而出的不是身旁的新加坡同胞,而是经常被忽视的客工,一个小小的善举往往能带来巨大的影响。事实证明,在新加坡的多数客工都是友善和乐于助人的。

新加坡加利谷地铁站外总能看到客工协助视障人士过马路,不少路过行人也被这一暖心之举所感动。(海峡时报)

本地正在兴建中的加利谷地铁站(Caldecott MRT)每天都会上演一幕幕真挚动人的画面:

穿着反光安全衣、脚踩厚重工地靴的外籍客工,领着视障人士缓缓走出地铁站,耐心地协助他们抵达附近的场所。

上述暖人心扉的佳话,也为异国之间的友谊,谱写出一段情真意切的篇章。

视障人士Edwin Khoo(44岁)在工作日都必须倚靠白手杖来探路,从环线的加利谷地铁站出来后,走到地铁站马路对面的新加坡视障人士协会上班。他是该协会的盲文制作与图书服务中心主任。

每天早晨Edwin一走出地铁站,就会听到再熟悉不过的“扣~扣~扣~”脚步声,那是由工地靴子发出的辨识度高的脚步声。

地铁站外,笑脸相迎的是一名加利谷地铁站的汤申——东海岸延长线工地上的外籍客工。

由于担心地铁延长线的施工改道会对视障人士们造成不便,这些客工自去年起,就轮班站岗担任“安全向导”,护送视障人士从地铁站走到他们的目的地。

于是社交媒体上就被网民捕捉到一张张温馨动容的照片。

担心地铁工程引起不便 客工从早到晚守候视障人士

据《海峡时报》报道,在加利谷地铁站开展延长线的工程之前,像Edwin Khoo这样的视障人士,每天都能依照熟悉的路线,驾轻就熟地走到单位去上班,与一般人无异。

然而,汤申——东海岸线的延长工程自去年11月15日开始施工后,地铁站的有些出口就被临时关闭,乘客进出地铁站都不得不绕道而行。

这对于经常出入加利谷地铁站的视障人士协会的员工和会员而言,十分不方便。他们不仅必须重新探索并熟悉新路线,地面上原本设置好的盲道,有一部分也被工地围墙给阻断了。

负责施工的承包商三星物产(Samsung C&T)看到视障人士的困扰后,就派驻五名客工轮番站岗,专门在地铁站出口及公路交界处为乘客和有需要的人士提供协助。

这段日子已经与“安全向导”的客工们建立起深厚友谊的Edwin说:

“客工们总在同一个地点等着我们出现。一出地铁闸门,他们就会上前迎接我们。这已然成为常态。”

“(走久了)我知道路线,所以有时候会觉得不需要他们的帮助。但实际上,我会想与他们一直见面,一起交谈,也享受他们的陪伴。”

在新加坡视障人士协会担任盲文制作及图书馆服务中心主任的Edwin。他的视力近乎全盲,目前居住在蔡厝港一带。(海峡时报)

三星物产的发言人受访时告诉《海峡时报》,每个时段都至少有一名客工在地铁闸门外,以及通往视障人士协会的T字路口的各个角落,协助有需要的民众。

这五名客工组成的“向导”团队,在地铁闸门的站岗时间是上午7点至晚上11点,T字路口的站岗时间则为上午7点至晚上9点半。

客工:工作之余帮助他人,格外满足

受访客工玛尼甘丹(Moorthy Manikandan,35岁,印度籍)告诉《海峡时报》:

“自从照片发布到网上后,同事和经理们就一直发给我看这些照片。客工宿舍里的每个人都看到了。这是一件非常棒且暖心的事情。我很高兴!”

除此,玛尼甘丹也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温情。

“不少路人在网络上看到照片后,特地过来表达感激之情。他们会来这里说声‘谢谢’。但我觉得还好,我只是在尽自己的工作义务。”

另一客工瓦山达古玛(38岁,Periyasami Vasanthakumar)则愉悦地表示:

“帮助他人让我非常开心。我们工作赚钱,这确实很重要。然而,当我可以帮助他人时,我会感到格外满足。”

视障人士Edwin(左三)和Kelvin(中),以及帮助他们的五人“向导”团队。(左起)建筑客工玛尼甘丹(Moorthy Manikandan)、利顿(S.M. Liton)、瓦山达古玛(Periyasami Vasanthakumar)、加姆鲁(Kamrul)和峇布鲁(Bablu)。 (海峡时报)

Edwin指出,客工们对于自身的这份“向导”工作感到无比自豪。有时他与视力正常的朋友一同步行,站岗的客工仍坚持提供帮助。

“他们(客工)十分了解我们。有时候我们在有别于平日的时间上下班,他们就会询问我们去了哪里。他们真的太贴心了。”

“我们的对话大多简单而轻松,但可以感受得到,客工在表达时都十分认真,彼此交谈间有一种双向包容的氛围。”

视障人士协会图书馆的员工Kelvin Tan也是受惠者之一。他说:

“与他们(客工)交谈很容易。我们可以说说任何想谈论的事情,例如平时吃什么啊,或者日子怎么过啊。”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