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燃油大王”的优质洋房出售,网友:风水不好

小新知道 2021/09/07 檢舉 我要評論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外号“OK林”的新加坡燃油大王林恩强,是带出福建石油帮、有传奇色彩的“油霸”。曾几何时,林恩强“跺一脚”,东南亚油价都跟着动荡,如今这个新加坡传奇富豪家族所遭遇的财务困境,远比外人所想象的还多。

林恩强位于第二道5号的优质洋房。(莱坊)

(早报讯)“燃油大王”林恩强在武吉知马一带第二道(Second Avenue)的优质洋房(GCB)已推出市场招标出售,截止日期是9月30日。

林恩强是正在被清盘的著名石油贸易公司兴隆(Hin Leong Trading)的创办人。负责出售该洋房的莱坊(Knight Frank)新加坡公司今天(9月6日星期一)发布消息时指出,这个优质洋房由林恩强和妻子拥有。

林恩强位于第二道5号的优质洋房,占地接近2万平方英尺,总楼面约1万平方英尺,有花园、游泳池和壁球场。

最近数月优质洋房交易大增,一些科技公司的总裁以3000万元至8600万元大手笔购买这类房地产。

莱坊资本市场部执行董事蔡竺樾表示:“这个优质洋房在去年私下求售时已吸引不错的兴趣,因为有许多人想要在第10区拥有一个房屋。”该优质洋房正在接受估值,以建立公允开放的市场价值。

林恩强由盛转衰覆灭记

卖船还债,遭检察官百余项额外罪名指控,新加坡及澳洲共9处住宅物业等35亿美元资产被法院冻结,看新加坡石油大亨林恩强由盛转衰覆灭记,令人不胜唏嘘!

风雨飘摇中,林恩强家族的石油帝国轰然倒下

新加坡高等法院门口的林恩强(左2)

一手带出石油“福建帮”、祖籍福建莆田、绰号“OK林”77岁新加坡燃油大王林恩强,近一甲子辛苦创业,经历过太多的大风大浪,万万没想到,一场疫情袭来,去年史无前例的油价大震荡,会将他打趴下,而且很难翻身。

二个月前,林恩强家族旗下在新加坡的六处住宅物业和在澳大利亚三处住宅物业等资产,遭到新加坡高等法院冻结,共计35亿美元,约合46亿新加坡元。

现年78岁的林恩强,祖籍福建莆田,被誉为新加坡燃油大王,他是兴隆集团Hin Leong Trading创办人和所有人。今年6月底,新加坡国家检察官向他提起了105项包括企图诈骗和共谋欺诈等额外罪名的新指控,总金额高达22.3亿美元。检方指控他大量伪造文件并掩盖与新加坡石油投机相关的重大损失。

林恩强,1963年创办了兴隆贸易,目前是新加坡的主要贸易公司之一,它包括一家油轮子公司和一家燃油子公司。该公司业务涉及石油贸易,码头和仓储、燃油供应和润滑油制造等,也是全球燃油最大交易商之一,旗下拥有130艘大小不一的油轮。

兴隆集团旗下油船

昔日,在东南亚石油圈,只要听到O.K Lim(林恩强之绰号),就有极强的震撼感及影响力。事业巅峰时,林恩强在新加坡本土50大富豪榜上位列第八名。为人非常低调的林恩强,做事却相当义气,与人交谈时,喜欢豪爽地“OK”答应下来,故得绰号“OK林”。

2020年4月,有报道称,兴隆贸易集团创办人隐藏了约8亿美元的石油投机损失,林恩强随后在新加坡被捕,并被指控欺诈罪。在新加坡,此罪最高可判处十年监禁和罚款。也就在更早的3月,林恩强旗下兴隆集团因欠下银行债务约38亿美元,向当地法院申请破产保护,新加坡警方开始对其公司进行调查。

林恩强也一度想自救,但试图重组财务状况不佳的Hin Leong Trading于去年3月破产,其对外声称的债务总额为400万美元,然后开始清算该公司。今年6月,新加坡检察官对林恩强的新指控,是在去年到今年4月对创办人林恩强提出的其他25项指控基础上增加的。

此外,此前已有报道,林恩强欺骗了14家银行,其中有几家银行起诉了他、也包括他的孩子和Hin Leong Trading一名员工。

林恩强(右)与其儿子林志明(左)

至此,我们不妨简要梳理一下带出福建石油帮的新加坡燃油大王林恩强覆灭记,看他是怎样在一场疫情袭击下轰然倒下。

受突如其来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国际油价在2020年出现了一波史上罕见的暴跌,甚至出现“负油价”极端行情。“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祸不单行,林恩强旗下兴隆的另一块核心业务燃料的需求,也呈现骤降态势,加上石油投机失利的多重打击,新加坡燃油大王“OK林”最后撑不住了。

随着兴隆财务状况的急速恶化,累计拖欠23家银行约38.5亿美元(约52.27亿新元),2020年4月该公司向新加坡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随后《海峡时报》公开报道称,兴隆贸易的司法管理人普华永道(PwC)在2020年8月底最后一个星期五提呈法庭文件,指控林恩强以及他的子女林志明和林慧清进行欺诈交易,违反董事受托责任(fiduciary duties)。

普华永道指控林恩强和他子女通过欺诈性交易,包括伪造收益以掩盖贸易和其他活动中累积的损失、伪造文件,以及通过不正常方式输入会计资料以操纵公司账户,夸大公司库存情况,以及通过不当手段取得融资。

普华永道入禀法庭,希望能从林恩强和他子女身上索回35亿美元(约48.09亿新元)的债务,以及9000万元股息收益。

彼时,风雨飘摇中的林恩强,除了面对普华永道对他发起的巨额索赔案,又因另一起涉伪造文件意图欺骗行为被控上法庭。2020年8月,林恩强被控上法庭的是一项教唆伪造文件的罪名。

林恩强被指控在这年3月19日或更早之前,教唆职员陈杰仁伪造文件,以证明兴隆贸易向中国航油(新加坡)提供104万9215桶汽油。一旦罪成,每项教唆伪造文件欺骗罪名可被判最长十年监禁及罚款。事后,林恩强以300万新加坡元具保在外。

兴隆贸易创办人林恩强

《联合早报》今年1月7日报道,兴隆贸易(Hin Leong Trading)的司法管理人普华永道(PwC),已于2020年12月向新加坡高等法庭提出申请,冻结兴隆贸易创办人林恩强和两名孩子脱售私人房产和本地的资产。

当时的法庭文件显示,这些被阻止资产,包括林恩强和两名孩子在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房地产、现金与投资、保险保单、股票以及俱乐部会员。

普华永道在申请冻结时认为,若不阻止,林恩强和他的孩子可能从新加坡移除这些资产,或脱售和处置这些资产。这就是篇首提及的林恩强家族遭冻结的不少于35亿美元的资产之由来。

在2020年8月,普华永道向林恩强和两名孩子索偿35亿美元(约46亿元),也试图收回林恩强家族前几年从兴隆的伪造文件中所获得的9000万美元股息收益。

普华永道在那份索赔书中指出,林恩强和他的孩子蓄意隐瞒兴隆的损失,所呈现的财务状况极具误导性,以骗取银行借贷。

事实上,新加坡高等法院也同时接到了多份申请,要求让林恩强家族旗下的多项业务清盘,其中也包括林恩强和他的儿子林志明申请让兴隆海事国际清盘的申请。

此外,另一份申请是要求让Xihe控股(Xihe Holdings)旗下的八家船运公司清盘,这些公司同样也是由林恩强家族持有。

2020年10月21日,兴隆贸易最大债主汇丰银行,入禀法庭,向林恩强、以及他的一对子女(林志明和林慧清)和公司女经理成慧珠索偿约8530万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与普华永道类似的控诉,汇丰银行也向法庭指控林恩强等人通过签署伪造两份收据,骗取银行1亿1170万美元。这两份收据被指向两家公司分别出售了5600万美元和5570万美元的汽油。

汇丰银行认为,对方隐瞒了资不抵债的实情,财政报告少了8亿美元的损失,林恩强还叫财务部隐瞒这些损失,若出事他会负责。

林恩强家族旗下的油罐车

新加坡国土面积不大,却是全球许多炼油厂贸易和采购部门、石油贸易巨头的所在地,充满活力的石油业也为全球各地银行和众多保险公司创造了商机。林恩强家族旗下兴隆贸易的轰然倒下,对于新加坡贸易及航运业都造成了不少影响。

除了普华永道、汇丰银行,涉及林恩强诉讼的银行还包括新加坡三大银行的星展银行、大华银行、华侨银行,以及荷兰国际集团、渣打银行、德意志银行等,还涉及一些国际航运知名企业,如Navig8、Maersk和Scorpio等。

另外,还有不少石油公司、也包括国企、大型私营企业及一些小贸易公司也被卷入这起争议很大的案件中,令不少新加坡律所从中受益。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林恩强家族旗下的Hin Leong传出倒闭消息这2年以来,有些与核心案件无关的信用证开证行、石油承运人、船东、贸易商都“无辜”地卷入进来,并由此展开了各式各样的诉讼,其混乱局面是很多人想不到的。

表明上,林恩强的困境之所以愈陷愈深,是史无前例“负油价”下的石油投机导致的,但深层次的根源是“华尔街大鳄”兴风作浪,撸羊毛、割全球投机“韭菜”的恶果导致的。

新加坡燃油大王林恩强石油帝国的覆灭,引发了与之相关的金融、海事、国际贸易及国际期货交易等一系列问题,将是日后研究相关领域的经典案例,其留下的待解疑问及存在症结而引起的恶果,今后还可能会在“下一个OK林”身上重现。

祖籍莆田的福建石油帮教父“OK林”的兴隆岁月

莆田埭头镇石城村的显应妈祖宫

即便自己处于困厄之时,祖籍莆田的新加坡兴隆贸易(私营)有限公司、海洋油轮有限公司创办人林恩强,仍心系桑梓,捐款支援家乡防控疫情。去年2月,林恩强和新加坡兴安会馆主席黄金春各捐赠50万元,并联系日本、韩国、印度的客商,购买医用防护物资,寄回家乡。

林恩强,1943年出生于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埭头镇石城村,他的父亲父亲林和义早年下南洋到新加坡经商,在他12岁时随母亲离开家乡,迁居新加坡。

现年78岁的林恩强,表面上是一代创始掌舵人,也挂着集团主席之职务,但他早已将多数日常公司事务交由子女打理了,也就是说,处于半交棒代际传承状态。

福建古谚“陈林半天下”,林姓,是福建大姓之一,福建莆田林氏是中华林氏主要发祥地,其中,以仙游林氏居多。莆田林氏,有金紫、阙下、九牧、游洋四大支系。埭头镇,林姓是大姓,境内有建于唐咸通年间(公元860-873年)先祖林旻陵墓;族谱记载:林旻官承事郎,泉州通判。

林恩强老家的埭头镇石城村,地处埭头半岛东部沿海突出部,东面与南日岛隔海相望。每年石城村妈祖宫出游,是全村人最热闹的日子。石城村是一个半岛渔村,也是莆田当地有名的侨乡之一。林恩强曾是石城村人在海外商界的骄傲。

新加坡兴隆集团主席林恩强(右2)

几年前,手握雄厚资本的林恩强,运营新加坡最大的油船船队,俨然是新加坡燃料市场主要“庄家”之一,“OK林”外号似乎等于“油霸”代名词。

早年时,从莆田埭头老家迁居新加坡的林恩强,读到初二时就辍学回家跑船贩鱼,创业的时间很早。新加坡,依托马六甲海峡的地理优势,是亚洲最大的石油贸易中心,也是世界三大炼油中心之一。因每天有不计其数各种货轮、游轮靠港,早期曾出现一批靠偷油谋生的“油耗子”。很多胆大的人,与“船老大”搞好关系、串通一气,在天黑后带着油桶登船偷油。迫于生计,林恩强也做过二年“油耗子”。

眼界高的林恩强,也不愿意老是混在“油耗子”群体,一年多后,他收手购置油车跑生意,也从那些“油耗子”手上收油。1963年,林恩强创立了兴隆公司,年仅20岁,他收购来的油,除了卖给新加坡郊区的部分小企业,也出售给大马一带的林场、种植园、矿场及工厂。在当时“地下”石油走私圈内,林恩强已小有名气。

1968年,林恩强购入了自己第一艘100吨油轮——海狮号,正式涉足供油及航运业务。上世纪70年代,他又进入全球石油贸易,后于80年代进入炼厂领域,兴隆迅速崛起。兴隆企业有一句品牌宣传语——“石油贸易,动力的源泉”,除油品贸易,坚持多样经营的林恩强家族,也不断拓展油品供应链及产业链。

顺带提起,林恩强旗下的“环宇仓储”是新加坡最大的独立石油储存库,也是世界最大的独立油品中转基地之一。在新加坡及东南亚等地,到处可看见跑在路上的兴隆油罐车。

林恩强(左3)出席与福州“马尾造船公司”的签约仪式

10余岁起开始创业,从最早时仅有一艘小渔船来供应柴油给其他渔船的林恩强,缔造一生最辉煌的石油帝国,老了老了,反而陷入难以逃脱的困境,让人唏嘘不已!大半辈子和油打交道,见到大风大浪的OK林,疫情袭来油价雪崩,他最后倒在油桶下,应了那句“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石油贸易,本身就是冒风险的行业。

林恩强,人称“OK林”,也在于他的身上有一股江湖义气。福建石狮祥芝镇人、仅有小学文化的泰山石化创办人蔡天真、蔡玉意夫妻,1996年初赴新加坡做生意时,就是靠“OK林”的提携,发展为日后的新加坡“船王”。

据说,老蔡初到新加坡时,没钱的时候找“OK林”借钱,没船找“OK林”借船,林恩强从来没有拒绝过。

但愿经历过大风大浪的“OK林”和他家族,也能挺过这波空前的债务困境。事实上,不少“福建石油帮”得益于林恩强的“庇护”,而迅速在生意场蹿起来的。

在福建民营石油帮中,林恩强是教父级灵魂人物。除了蔡天真之外,像海澳石油创办人郑金泉,当年就是经美福石油董事长吴再进的牵线搭桥,从“OK 林”手中购入30万吨燃料油,开始在燃料油行业起步的。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