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和资金都从香港流到新加坡?梁振英如此回应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6/24 檢舉 我要评论
香港前特首梁振英在其社交媒体上发布并引用了一则有关新加坡与国家安全有关的主要法律内容。
文中就举出了这其中三条关于国家安全的法令例如《公共秩序法》,意即若是要在户外举行集会就必须得到警方许可,如果没有获得警方的许可,就被视为非法集会。

(图源:梁振英脸书)
他也引述新加坡的《内部安全法》,既是政府在有需要的时候可以不经审判就直接逮捕危害国家安全的嫌疑犯,以阻止有心人以任何形式来危害国家安全并破坏公共秩序与基础服务等措施。
这个《内部安全法》也即授予政府对违法者有专属的管辖权,政府或内阁在内部安全上有绝对的权力,因此司法或法庭程序是无权过问政府的决定。另外,他也指出新加坡是没有陪审团制度的。    


 

此外,最近香港不断发生的示威暴乱,甚至是全球各地因冠病疫情而导致的经济下滑,造成金融市场的信心不足,甚至许多大商家和财阀打算从香港撤资的举措来看,梁振英的说法无疑是要告诉香港人民与当地支撑商业经济的大财阀来说,无论他们去到何处都会遇到和香港所面对的问题与经济挑战是一样的。
另外,《商业时报》报导新加坡在今年4月份外币存款大幅度增加。根据《商业时报》专家解读新加坡外币存款的飙升的极大可能性是本区域和全球市场动荡,包括香港社会动荡,中美关系紧张。
而且各国采取阻断措施以后,全球经济前景十分暗淡,充满各种不确定性;另一方面新加坡经济在疫情期间维持稳定,投资者青睐新加坡的安全保障,所以愿意把资金存到新加坡。
但另一方面,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公布,有媒体报道指有大量存款资金从香港流入的报道不正确,虽然今年的外币存款有显着的增长,但增幅并非报道所指的那么多。
存款来源来自许多方面,整体非银行系统外币存款于 4月底为 7810 亿新元,按年增加 20 %,少于许多报道所指的增加四倍,相信报道所指数字仅为国内金融单位(DBU)而未有计几亚洲货币单位(ACU)数字。因此新加坡金管局指出,其实单看国内金融单位的数字不全面,其仅占整体存款少于 5 %。

(图源:谷歌地图)
另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指出外币存款都是来自本地,亚洲区以及其他的地方,并无一国家或地区占过大比重,原因是由于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下,央行增加金融体系流动性,银行及企业亦增加其现有现金持有比率,市民亦因保守而增加存款等,因此此乃存款增长的现象。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