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谎报行踪的武汉夫妻,法院的判决令人不满

尼古拉斯·串红 2020/10/11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这对夫妻各被指提供假资料,隐瞒胡俊从1月22日至29日的六个行踪,石莎还两次谎称在1月29日在公寓附近拦下一辆蓝色德士,载送她和胡俊到新加坡中央医院;她也谎报自己没有住在一家酒店。

旅居新加坡的石莎(左)和来自武汉的胡俊(右)的中国籍夫妇,涉嫌提供假资料给卫生部人员而被控,两人不认罪,案件于2020年8月17日开审。(海峡时报)

作者 侯佩瑜

记得那对自称因「听不懂新加坡华语」所以向负责「冠病追踪接触者」的工作人员谎报行踪的武汉夫妻吗?

已被告上法庭的两人,今天向法官申请即日出国,直到明年1月20日为止才回来上庭。

初级法院法官最终批准他们回中国的申请,但控方不满决定,表示将入禀高庭要求检讨,因此直到高庭审理为止,两人仍然不能回国。

这对来自中国武汉的夫妇,是胡俊(38岁,译音)以及他旅居本地的妻子石莎(36岁,译音)。两人分别面对一项和四项触犯传染病法令的罪名。

胡俊(右)及石莎(左)涉嫌提供假资料给卫生部人员。(海峡时报)

胡俊今年1月31日被确诊患上冠病,并于2月19日出院。

这对夫妻各被指提供假资料,隐瞒胡俊从1月22日至29日的六个行踪,石莎还两次谎称在1月29日在公寓附近拦下一辆蓝色德士,载送她和胡俊到新加坡中央医院;她也谎报自己没有住在一家酒店。

根据传染病法令,初犯者可被判罚款最高1万元、监禁最长六个月,或两者兼施。

两人日前已被判表罪成立,已上证人栏答辩,案件原定明年1月25日续审。

但是,夫妻俩今早回到国家法院,通过律师向法官申请即日出国,直到明年1月20日为止。

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什么呢?

根据媒体报道,两人的代表律师指出, 胡俊是某金融公司的投资顾问,年薪六七百万人民币(约141万4868新元)的财务顾问,负责上千万人民币的资产,必须人在中国才能妥当管理,若不再回国很有可能失去工作。

而且两夫妻年迈的父母以及只有四岁和10岁大的两个孩子目前都在中国,两人从今年1月22日开始就没回国,等到明年审讯之际,一家人分离了快要一年不能相见,请求法官让他们有团聚的机会。

法官问律师,要怎样相信两人会回来新加坡?

律师说,两人的案件「全中国已经知道」,若他们逃走成为通缉犯,只会让男被告更难生存,他不会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

(红蚂蚁好想问,两人的「知名度」这么高咩?在天天都有新鲜事的中国,人们真的会记得他们的事吗?)

胡俊。(海峡时报)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