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清洁工安娣:我曾想过,为什么我要做这种工作?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20/07/21 檢舉 我要评论

今天新加坡街头之所以如此干净,全赖一大班清洁工人按时打扫。陆胜烈表示,新加坡近年衍生出一大群外劳清洁工,随时随地打扫街道,让新加坡维持整洁。目前,单是向国家环境局注册的清洁工人就有56,000名,当中还未包括数以千计的独立合约承包商的雇员。据估计,新加坡每年花费至少8,700万美元(约1.2亿新币)来清洁公共空间。

经年已久的清洁城市运动,究竟最终有否从根本上培养了国民自律清洁的习惯?还是只是以粉饰性的措施来制造城市假象?陆胜烈认为:「新加坡不是一座干净的城市。它是一座被打扫干净的城市。」

Susan阿姨正在清理组屋区的垃圾桶。(海峡时报)

作者 李国豪

了星期天,51岁的Susan阿姨一周有六天必须在早上7点起床,从位于巴西立的组屋单位步行几分钟,前往巴西立21街第231座组屋展开一天的忙碌工作。 身为一名组屋区清洁工人,她的日常工作就是维护当地第231座、234座、235座组屋以及附近停车场的清洁卫生。

根据《海峡时报》的专访,Susan阿姨工作的单位是Primech清洁公司。她和另一名新加坡人,以及四名孟加拉国籍客工共同负责当地35座组屋及周遭环境的清洁工作。

他们的工作包括清空垃圾槽、清理地面上的垃圾及防止水沟堵塞。因为他们的付出,国人才能在干净卫生的环境里生活,新加坡也才能以干净城市的美名享誉国际。

然而,早前一项调查显示,尽管,却有高达42%受访者不愿意从事这项工作。

尽管冠病疫情让大多数受访者对必要服务员工的印象改观,但也仅有17%受访者表示更有兴趣从事这些工作,或更愿意让自己的小孩从事这些工作。

身为工作团队中里少数的新加坡人之一,做着本地人纷纷敬而远之的清洁工作的Susan阿姨就是上述本地社会的印象和想法的缩影。

Susan阿姨来回推着笨重的垃圾槽上下五楼。(海峡时报)

为了分担家计扛起清洁工作

原本是一名家庭主妇的她在2006年为了帮补家用,选择成为一名清洁工。

「刚开始时,我也想过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要做这种工作。但现实是,我没有受过太多教育,除了清洁工以外我无法胜任其他工作。」

当年,37岁的她在机场担任货物搬运人员的丈夫,必须一肩扛起家里的经济重担。如今他们的三个孩子都已27岁、24岁及17岁了。

「成为一名清洁工是形势所逼。我需要一份比较有弹性的工作,这样我才可以接送我的小女儿去托儿所,所以也没有想太多。」

值得庆幸的是,她的上司们都能理解她的处境,甚至允许她在有需要的时候,能暂时离开工作岗位去照顾小孩。

另一个好处就是,她的工作地点和住家距离很近,也方便她随时回家照顾与她们同住的90岁家翁。

「至少还能赚点钱,虽然不是很多钱,但总好过什么都不做。」

Susan阿姨的月收入少于1500元,虽然近年来工作的待遇和福利,如工资和年假等都逐渐获得改善,但她认为这些收入依然不足以应付年复一年上涨的生活费用。

Susan阿姨正在清扫当地环境。(海峡时报)

谢谢你,Susan阿姨!

长年在社区工作让她结识了不少当地居民,他们会经常和她聊天。

当她经过第234座组屋的一家托儿所时,一个孩童用英语对她说:  「谢谢你,Susan阿姨!」

她坦言,其实有居民会针对卫生情况而投诉她的工作表现。

「当人们称赞我做得好时,我不会特别感到开心,因为那本来就是我的分内工作。如果没有被投诉的话我会更开心。」

「换作从前,我会感到受伤和害怕,因为我有可能因此被炒鱿鱼。不过现在这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了,我问心无愧。」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