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住在四房式或私宅的屋主,纷纷社会福利团体求助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8/13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向政府申请援助的也有增加趋势。根据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提供的数据,今年3月至6月间,当局每月平均收到的社区关怀计划申请较去年同期高出20%至30%。其中,每月获批的申请约达4000个。

冠病疫情对人们生计的影响正在加深,过去几个月,向社会福利团体求助的新加坡人显着增加,其中有不少来自中等收入家庭。

受访的多个社会福利团体反映,今年3月至7月间,向它们求助的家庭增加了40%。部分机构接到的求助要求,甚至比疫情来袭前多出四倍。受访议员也观察到有更多居民因经济问题求助,当中包括私宅住户。

非盈利组织Free Food For All(简称FFFA)创办人尼查(Nizar Mohd Shariff)受访时说,疫情暴发前,他们每月平均为150户至200户家庭提供食物,人数五年来持稳。但求助者近期激增,目前有近1000户家庭寻求援助,让他们措手不及。

向非盈利组织Free Food For All求助的人近期激增,让他们措手不及。图为工作人员将食物放上车(梁伟康摄)

为贫困者提供粮食的善粮社(Food from the Heart)今年7月送出8950份食物包,也比1月的6500份多出40%。

向政府申请援助的也有增加趋势。根据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提供的数据,今年3月至6月间,当局每月平均收到的社区关怀计划申请较去年同期高出20%至30%。其中,每月获批的申请约达4000个。

该部门并未透露求助者的家庭背景,但根据受访社会福利团体观察,近期寻求援助的家庭有不少来自中等收入家庭,以往是多为低收入家庭和独居年长者。

Free Food For All定期将食物送到受惠者家中,食物包括有冷冻食品、罐头和干粮。(梁伟康摄)

本地素食餐饮品牌Mummy Yummy虽然不是福利组织,但过去两三年为有需要的国人提供免费伙食,援助對象最近从每日约150户家庭增加至300户。负责人之一曾安妮说:「我们发现有一些受惠者住在四房式或五房式组屋,一些甚至住在私宅,但因为失去收入,不得不向我们求助。」

尼查也指出:「需要帮助的中等收入家庭处境最危险,因为这些家庭不属于大部分社会机构帮助的對象。他们表面看起来过得不错,但只是拥有产业,没有现金,无法解决温饱问题。」

善粮社总裁沈美霞说:「我们只做基本的家访,就会把救助者纳入援助计划。至于他们真实的情况如何,我们不会多问。在本地会开口要求提供食物的,一定是很不容易。」

陈川仁:债务负担过重 更多私宅屋主求援

多区议员观察到,近期更多原本收入优渥的私宅屋主因财务状况受影响,向他们求援。(海峡时报档案照)

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陈川仁负责的分区,组屋和私宅居民各占一半。他受访时也反映,近日开始看到更多私宅屋主前来求援,他们原本收入优渥,却因拥有多个房地产、汽车和商业投资等原因,导致债务负担过重。

他说:「一旦现金周转不灵,就会连带影响他们的财务状况。他们的租户被裁而选择离开新加坡时,也造成他们的租金收入锐减。」

西海岸集选区议员胡美霞接见选民时也观察到,因就业和收入问题前来求助的居民,在疫前只占两三成,如今却扩大至八成。为此,西海岸集选区在6月推出「西海岸就业计划」,不仅举行线上线下的职业展和对话会,也培训100多名义工,从旁引导居民获取就业资源和联系职业导师。

淡滨尼集选区议员朱倍庆说,冠病暴发后,前来寻求经济援助的居民增加了两三成,主要来自中低收入家庭。「他们当中多数人要么失业,要么收入减少。因此,他们的首要考虑是找到工作,以及管理他们的负债。」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