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雇主「哭穷」、工人抱怨,谁都不容易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4/16 檢舉 我要评论

「只愿君心似我心」

「新年快乐!」,今天是印度淡米尔族的新年,向部分印度和孟加拉国工友问好:祝健康平安!估计他们也听不到,不过身为小雇主的我有不仅有心意,还会送礼物哦~

每天的病例数字公布越来越迟,夜里11点多还未发布,也不知道因何缘故,可能数字多了怕我们睡不着吗?昨日新增386例,又是新高,感觉要直线上升,大爆发了,亦有可能因为加大检测力度,发现更多病例了吧。

感染的病例大部分还是来自客工,这前几年建立的客工集中宿舍成了此次病毒的温床。又多了一人死亡,真令人担忧。不过政府继续加大力度确保居民待在家里,岛国还创造性的在海上建立两个浮动宿舍隔离外劳。

每日午后,坐在阳台上,敲打着键盘,思索着文字。一个建筑人不在工地上指挥「千军万马」,却闲在家里品茶论道、寻章摘句,倒也是疫情之下的一种新生活。

《新加坡眼》的读者众多,留言评论千奇百怪,有人能闻出铜臭味,有人能读出书香味,也有人看出艺术味。我只不过是一个「小谷主」,我手写我思,记录自己的点滴生活。

报道说人力部突击检查工厂改建的宿舍(FCD),有24名客工因没守安全距离工作准证被撤销。政府加强检查力度,挨个劳工宿舍检查。公司租的宿舍在Tuas View 附近,人力部前天来查,非常仔细,除了一些小的地方要整改之外,也查到管工们在聚集打麻将,被严肃警告,赶紧扔掉麻将牌。另外一个海军部工地,也有人力部的人来检查,只是留了几个看门的工人,负责安全检查,清扫打蚊子药水等「必要工作」,且有所申请备案并无不妥,不过他们还是索要了我的联系方式。

孩子们照常在家网络学习,新加坡叫「home base learning」,不知道怎么翻译恰当。大孩子还特意穿了学校的PE运动服,铺上妈妈的瑜伽垫,煞有介事的在家上起了体育课,还特叫一旁的小妹手机拍摄,估计是传给老师或分享给同学们看吧。

昨天太太忙了一天,戴上口罩,用保鲜膜塑料纸袋,把口罩按10个一包点好扎好,整整齐齐两大箱,一直忙到午夜,一早起来直喊腰酸背痛。今天一早就去了银行取钱,给没有银行卡号的工友发生活费和3月份加班工资。

下午还特地叫司机去拿了前几天预定的烧鸭烧鸡,用塑料盒子挨盒分好,让工友们容易领取,方便分食享用,保持社交距离。距离要保持,爱心要连续。今天会给工友发工资补助,也发抗疫物品,同时也加餐改善一下生活,估计会忙到很晚,大家要等着吃哦,尤其过「淡米尔新年」的工友们一定要吃,Ubi某著名烧腊哦,味道肯定不错。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