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向种族歧视说不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6/17 檢舉 我要评论

种族歧视有多可怕?可能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说到种族歧视,脑海中可能立刻浮现出美国黑人被白人警察按在地上窒息的画面;可能是成千上万美国人走上街头抗议种族歧视的场景;可能是马丁·路德金那句被不断提起的「我有一个梦想」。

但事实上,正在承受着种族歧视的并不是只有黑人而已。

在西方国家,亚裔,尤其是 华人一直都是弱势群体。不仅如此,他们的弱势还不被「看见」。



 

比病毒更可怕的是歧视

今年的一场新冠疫情风暴,让本就处在「食物链」底端的海外华人处境雪上加霜。

美国总统特朗普因「中国病毒」的言论被指煽动美国国内对华裔及亚裔群体的种族歧视和仇恨心理,不仅是美国,这一情绪在整个西方世界蔓延开来。

身在不同国家的华人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共鸣——新冠病毒引发了一场公共危机, 五湖四海的华人踏上了同一条「船」。

4月初, 美国媒体报道了一名亚裔外貌的女子出门倒垃圾时遇到一名男子袭击,导致其面部、颈部、肩膀和背部多处烧伤。

而在美国的另一端加利福尼亚州,23岁的麦迪逊·法莱米尔叙述她所经历的 中国人被攻击事件。

今年四月,她在洛杉矶一家超市里为一对年长的中国夫妇帮忙翻译。就在这时,这对夫妇遇到了一名愤怒的女子。这人持续用污言秽语对他们进行攻击,还朝他们扔水和喷洒不明液体。

她高喊着,

你们怎么敢来我家人购物的商店,你们怎么敢来毁掉我的国家。你们就是我一家人没法挣钱的罪魁祸首。

法莱米尔说,她尝试与那名女子争辩,但对方谴责她为那对夫妇翻译,还朝她扔了一瓶水,淋湿了她的腿部与脚部。

当他们一行人在柜台排队付账时,那名女子又走过来,朝他们喷了似乎是空气清新剂或消毒剂的东西。她还追着那对年长夫妇到他们的车旁,一边拍他们的照片,一边高呼「这是你们的错」,用脏话骂中国、「那些肮脏的人」以及「共产主义」。

「我跑向那对夫妇,用中文告诉他们快进车里,我帮他们把买的菜放进车里,从窗户把蛋递给他们。」

那名女子则开着她的车,一路尾随法莱米尔,直到法莱米尔把车开进一个警察局。

 

 

澳大利亚,针对华人社区的歧视事件的新闻,近来也是频频发生。

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表示,在过去两个月里,大约有四分之一投诉者说他们遭遇的种族歧视言行与新冠疫情有关。

美国华人钟珺骅是纽约市一所私立小学的中文老师。当她讲述起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纽约爆发的亲身经历时,仍心有余悸。她说,美国最近出现了很多 针对亚裔的言论攻击。

「特朗普说‘中国病毒’时,美国华裔也受到了牵连,间接将疫情上升成为种族事件了。而舆论起来之后,一些种族主义者就会出现,」

「以前都是非洲裔、拉丁裔与白人的抗争,亚裔与白人之间的问题很少在公众舆论中被提及, 新冠疫情把亚裔推到了种族问题的风口浪尖。

美国少数群体问题特别报告员费尔南德斯·德瓦朗内(Fernand de Varenne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这场新冠病毒的抗疫中还必须包括疫情滋生的「阴暗面」:对华人和其他少数族裔社区的言语和身体的攻击。

新冠病毒不仅仅是一个健康问题,它也可能是一种加剧仇外心理、仇恨和排斥的病毒。


新加坡:从种族歧视中涅盘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生活的新加坡这片土地上,很少发生这些恐怖的种族歧视事件。

在新加坡,也生活着各种肤色、民族迥然不同的人,种族多元性可以说不输美国。但为什么新加坡的各民族能做到和谐共处,团结互助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