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工作制度,到底要怎样选?

尼古拉斯·串红 2020/10/07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对于员工来说,薪水固然越高越好,但对于雇主而言成本也会很高。为了控制最低工资带来的更高成本,雇主有可能聘请更少员工,这或许会导致更多人失业或找不到工作,现有员工的工作量也很可能因此提高。

国会朝野双方不久前针对最低工资制(Minimum Wage)和渐进式薪金模式(Progressive Wage Model,简称PWM)展开唇枪舌剑,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今天(10月5日)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时强调PWM的重要性,并形容它是个「四合一梯子」。

这两个制度到底有什么不同,哪个才真正适合新加坡?下面这张图表概括了这两个概念:

 这两种制度都有利与弊,没有一个是完美解决方案,因此各方都有支持者。简单来说,最低工资制的好处在于它更直接,覆盖的低薪员工也多;PWM则为每个行业和职能设有量身定制的最低工资,但也因此更复杂和难执行。

最低工资制确保所有人能应付基本需求

最低工资制一般根据国人所须的基本生活费设定一个最低生活工资(living wage),所有全职员工的工资就不能低于这个数字,确保国人不会因为赚得太少而无法应付衣食住行等基本需求,以此保障低薪工友的生活。

不过,最低工资应该设定在什么水平?多年来呼吁本地推行最低工资制的工人党,在今年的大选政纲提到,1300元是一家四口每个月平均购买必需品所须的钱,但本地有超过10万名新加坡人从事全职工作后,实得薪水(take home pay)不超过1300元。因此,他们建议把最低实得工资设在1300元,确保国人不会入不敷出。另一方面,全国工资理事会目前则把低薪员工定义为月入少于1400元的人。

对于员工来说,薪水固然越高越好,但对于雇主而言成本也会很高。为了控制最低工资带来的更高成本,雇主有可能聘请更少员工,这或许会导致更多人失业或找不到工作,现有员工的工作量也很可能因此提高。另一个可能性就是把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我们的杂费和维修费等就会提高。

渐进式薪金模式的四个梯子

王瑞杰今天在国会指出,PWM是重要的人力政策「发明」,它通过职能、技能、生产力和薪金这四个梯子,转变一直无法吸引新加坡人尝试的工作。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也曾说,PWM是「加强版最低工资」。

此话怎讲?

2012年提出的PWM由劳资政三方制定,为不同行业制定最适合的最低工资,同时根据行业制订职业进阶、所需的培训,及相应的工资增幅,让工友随着培训掌握更多技能,赚取更高工资。换言之,PWM和最低工资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希望为低薪工友提供保障,只不过PWM是每个行业内的最低工资,同时通过将薪资和生产力挂钩,而非采取简单化一的作法。

国防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扎吉哈最近在国会说:「不同领域的收入是不一样的,你看到保安赚得比清洁工要多,为什么都要领取一样的低薪?何不将薪金和生产力挂钩,让他们在不同的收入水平上,赚取各个领域能够承担的薪水呢?」

扎吉哈也指出,人们不会只想要赚取最低收入,因此PWM设计了职业发展的「梯子」,让低薪员工的收入有不断上升的空间。通过培训,这些员工的生产力会相应提高,让生产力与薪金的增加成正比。 

根据人力部数据,清洁工和从事粗工的雇员等,中位数月薪在2012年时为1000元,但去年已达1408元,增加了超过40%。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