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我被逼搬了四次家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4/16 檢舉

我叫阿飞,是一个出生在山东威海的80后。

2001年,初中毕业,我没有考上高中,选择了打工。我先是参加了三个月的短期厨师培训班,之后又跑去工厂工作,一干就是7年。

2008年,看着同龄的朋友买房买车,大学毕业拿高薪,我却一事无成,我有点着急。当时出国打工很流行,我也萌生了去海外打工的念头。

结果两次出国,两次回国,我并没有实现逆袭。

1

第一次打算去海外工作是在2008年的时候,决定之后,我很快就向朋友家人打听,找到了一个可靠的劳务公司。

交了33000元中介费之后,中介告诉我需要面试。

我就报名了一个超市生鲜员的岗位,给新加坡的雇主表演了个现场刮鱼鳞、剃内脏。我毕竟是学过厨师的人,手法娴熟,经验老到,雇主很自然地就挑中了我。

办完一系列繁琐的手术,2008年7月1日,我们一行共22人一起出发了。

航班是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直飞新加坡的。我们先是背着大包小包,从泰安火车站出发站了12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到达虹桥国际机场,再是在机场等待了12个小时,终于坐上了去往新加坡的飞机。

漫长的24小时已经忘记是怎么度过的了,就记得第一次坐飞机出国的激动。飞机只飞了6个多小时,疲劳的我在飞机上睡着了,只记得下飞机的时候迎面滚来的热浪。

2

当地的中介在机场接应我们,带我们办理完各种手续之后,把我们送到宿舍。宿舍里面是两张上下床,一共住四个人,没有网络,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一个月的租金是180元新币,约合人民币900元。

第一天晚上,因为还不适应当地湿热的天气,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很久才睡着。第二天一大早,中介就到宿舍给我们送来了电话卡、地铁卡,带我们认识交通工具还有工作的地方。

我即将入职的超市是新加坡政府开办的,当时在全国一共有96家分店,类似于我们国内的华润,当然规模没有那么大。

第六天,我正式去超市报道入职了,薪水是1070元新币一个月,不包吃住。进入生鲜档口之后,我被当地的海鲜种类震惊了,光我们这一个档口,就有56种鱼虾!

我工作档口的新加坡本地鱼 | 作者供图

我每天的任务,就是把顾客要买的鸡鸭鱼肉都处理干净,按照顾客的意愿剃肉或者切片。新加坡当地的人很讲究服务质量,因此,如果你只要让他们有一点不满意,他们就会去投诉你。

和我一起工作的新加坡大姐告诉我,新加坡人的投诉率是全球最高的。也因为这个原因,工作的时候,我尽量笑脸迎人。但即使是这样,也难免有失手的时候。

我们是两班制工作,早班是早上6点开始,晚班是下午1点半开始。有时候我一个人值班,碰到顾客的需求多,就需要排队。有一次我忙不过来结果就被一个顾客用鸡肉狠狠砸脸了。不过好在他没有投诉,经理也没有惩罚我。

3

自从到了新加坡,我们顺利入职之后,带我们的中介也就消失了。我们一行22个人,一同抱团,省吃俭用,想着能够攒下一些钱来。

日子并不平静。很快中介帮我们租的房子到期了,我们需要搬家。我们就到处去找房子,新加坡的房子并不便宜,但凡稍微条件好一点,就要两三百,这对我们来说肯定是无法负担的。

权衡再三之后,我们分头行动,最终找了一个每个月150元的群租房。房子是三室一厅一厨的,我去看了,里面的装修很简陋,就连厨房和客厅都放着床。晚上下班回来晚,不小心的话,还会踩到别人的脑袋。

看看空调,看看包水电,为了省钱我们还是选择了忍,带着自己的大包小包入住了其中一个房间。

搬进去之后不到三天,我们就感觉身上开始莫名其妙地起一些泡,大的有大拇指指甲片那么大,还奇痒无比。刚开始我以为是蚊子,但是那个房间里没有蚊子。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