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执政党,永不败选的奥秘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20/06/29 檢舉 我要评论

2020新加坡大选即将打响,这注定是「改朝换代」的一年,也是新加坡格局悄然剧变的一年。

在过去10年中,有两次意义深远、精彩绝伦的大选,让人们对于今年的大选空前期待。

2011年和2015年大选虽然都由人民行动党取得胜利,但是过程和意义却截然不同,那两次大选都发生了什么值得一探的故事?

人民行动党一直立于不败之地的胜选奥秘又是什么?

以史为镜,今天就将其全部揭开!



 

2011年大选:「政治分水岭」

2011年5月7日,新加坡独立以来最激烈的一次议会大选落幕。

从未中断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继续「完胜」——赢得了全部87个议席中的81个。然而,赢得6席对于反对党来说也堪称一场大胜。

这一年,人民行动党获得60.14%的得票率,为历史最低,2006年这一数字是67%。反对党破天荒地赢得6个国会议席,其中还包括一个集选区——「集选区」制度被普遍认为意在有效遏制反对党冒头。

大选之后,人民行动党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低姿态。总理李显龙表示,大选结果说明「许多民众希望政府改变执政风格和方式,希望看到国会有更多反对派的声音以监督人民行动党政府」。

81∶6,远不足以说明这次选举的激烈。反对党所获得的6席,代表着近40%的选民的支持票。这意味着, 仅仅是因为新加坡的选举制度,才阻止了反对党获得更多的议席。

新加坡选举制度中,执政党可以通过划分、合并选区,分散反对党优势票源,从而保证执政党在绝大多数选区获得多数。这就是反对党所获选票与议席相差悬殊的原因所在。

这是一次让人民行动党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战斗。在最紧张的选区,人民行动党只赢了反对党142票。而在选举前普遍认为反对党将会获胜的阿裕尼选区,李光耀直言不讳告诫:阿裕尼选区的人民「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们有5年的时间反思自己的决定。

「如果选择了反对党,就不要指责执政党在推出社区更新计划时优先考虑「我们自己的选区」。执政党没能拿下阿裕尼,60%的总得票率更是创了历次选举的新低。


2010年到2011年,注定会在新加坡政治进程中留下印迹。

新气象肇始于2010年3月,新加坡国会通过法律,废止对互联网的政治审查,允许政党和参选人在互联网上进行政治宣传。虽然这条法令2006年以后就形同虚设,但真正被废除还是令新加坡政治面貌一新。

政治辩论的气氛空前浓郁,执政党的每一个微小失误都被放大,以至于2011年3月, 总理李显龙第一次在电视采访中公开说出了「Sorry」。在1990年代,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那个时代,总理府的第一反应常常是把「诽谤」这个帽子戴到记者和反对派头上,把他们送上法庭。

2011年的大选是属于年轻人的。在总数230万的选民中,有60万21至34岁的年轻人第一次拥有选举权。他们恰恰是最活跃的网民,根据watchfacebook.com的统计,这个仅有470万人口的城市国家有着240万的Facebook用户。

为了吸引年轻族群选票,人民行动党特别推出了年仅27岁的女性候选人陈佩玲。陈佩玲大学毕业后就职于著名的会计公司安永。嫁给李显龙私人秘书后,进入人民行动党青年组,开始在政治上平步青云。

但这个长相甜美的传统精英除了高喊「团结」、「稳定」、「发展」等人民行动党已经呼喊了几十年的口号外,毫无具体的政策主张。她那个自己工资明显支付不起的名牌手袋,更刺激了新加坡当下最敏感的社会神经。

反对党与陈佩玲正面对抗的同样是一位小姑娘,24岁的电信公司职员畲雪玲。短短几周,她就成为新加坡最炙手可热的政治明星,她的Facebook粉丝人数甚至超越了李光耀。官方的《海峡时报》也不得不表示:「畲雪玲获得了摇滚明星般的待遇」。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