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 劳工宿舍,是否该考虑一下回扣?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5/30 檢舉 我要评论

今天新增533例,累计近3.3万例,新加坡的每天感染数字依然顽强,建筑业不开工,客工宿舍依旧封闭隔离,这个定时炸弹随时还在那里,抗疫的日子依旧长久。

新加坡的抗疫,不能只是关注社区感染,更要看客工宿舍。当下的新加坡社会似乎分为客工宿舍之内和宿舍之外两个世界,我们必须要认真看待宿舍集中感染问题,客工也是生活在我们这个岛上的本土,不是绝缘在客工宿舍里的外来人口,客工感染数字不降下来,新加坡的抗疫永远就不会结束。


直到目前为止,43家专用客工宿舍的宿舍协会,还是没有任何声音,除了默默继续收取房租费外。小雇主们收到政府的750劳工税回扣,至少一半给宿舍,一半给工友,自己还要补贴钱。不知道小雇主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成了讨伐和剥削的對象。



群里的各个小雇主,当然十分感恩政府增加的援助配套继续支持劳工税回扣和减免,但更希望工地能够尽快复工,自食其力,努力养活自己和公司员工。但是目前工地复工,遥遥无期,大部分工地六月份复工是没有希望了,而且还增加一大堆文书工作,安全距离培训等。

特殊情况要特殊对待,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目前重要的工作是如何分离和检测客工感染,如何快速改建和扩建客工宿舍,鼓励和支持在工地现场建设和安顿临时宿舍,经快速检测,安排健康工人回去各个工地安排复工上班,尽快恢复经济,解决就业。而不是整天纠缠在居家隔离、稽查地址、纸上谈兵的文书工作、查电子支付薪水、有没有ATM卡等鸡毛蒜皮之事。只要有钱,我们才不管是新币还是美元呢,最好是人民币,管这些小事能解决大问题吗?!小雇主们一肚子苦水,真的是疲于奔命,忙于应付,成了最廉价的劳动力,不仅没有任何生产效力和产值,而且还倒贴,这样持续下去两个月,大批小雇主们不死也被折腾死。



政府的各个部门,仿佛各自为政,互相矛盾。有部门负责管客工必须待在宿舍里,APP地址追查,视频察看,确保WP和SP人员居家隔离;有部门负责工人宿舍的合法地址,客工必须要有合法申报的地址,否则要搬离和寻找新的地址;有部门负责给工人看病,带离工人去医院看病,雇主也不懂接下来发生什么事,动不动一个稽查电话寻长问短,工人在宿舍或医院呢,我们怎么知道?!而且只有有关部门问你的权利,你必须立刻马上回答,而你的问题却无处反应,或者等待有关部门需要时间答复。

尤其是这个客工宿舍问题,最不应该向小雇主们收钱。专门客工宿舍,搞出那么大的社会问题,大量的客工受感染,不仅影响了整个建筑行业,倒闭了众多小分包,而且康复的客工还不知道有什么后遗症呢。如今各行各业都在免税减租,共度时艰。众多爱心人士,慈善机构,给客工们捐钱捐物,甚至捐赠一日三餐;雇主们慷慨解囊、给客工补助薪水和生活费。唯有年赚几千万利润的专门客工宿舍大佬,依然我行我素,嵬然不动,继续开张营业收房租,工人的问题是雇主的,病毒的问题是国家的,增加环境卫生问题还伸手向国家要补助,即使不给点补助,哪怕来点好的态度也好啊。小雇主们都在纳闷,享誉世界「居者有其屋」的城市花园,为什么客工宿舍问题,那么多的精英领导,就那么难解决吗?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