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最「正义」的律师,连樟宜机场主席也败下阵来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9/08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这三位17岁少年见报,是因为他们是当年全国会考的顶尖学生,他们都毕业于圣约瑟书院。其中杨荣文和陈成安都考获七个A,成绩之好,名列全国第一和第二。他们三人在1973年获颁总统奖学金。

高庭法官陈成安(左)与律师阿尼尔。(红蚂蚁制图)

作者 红蚂蚁团队

大众眼中,这是一场象征贫富矛盾的官司。

一位法官和一位律师,站在法律的立场上,也站在社会正义的这一边,让一个无助的女佣洗脱罪名,引来民间阵阵欢呼声,像极了人们在看包青天连续剧的心情,在大结局里看到无辜弱者获得正义,心中不悦获得释放,奔走相告称快。

这看似一起简单的刑事案,但高庭法官陈成安认真对待,对案情剥茧抽丝,不放过任何细微枝节,然后写了百页判词,说明廖文良廖启龙父子证词「不可信」,进而撤销印度尼西亚女佣莉雅尼的偷窃罪名。

高庭法官陈成安。(新加坡高等法院官网)

有如众多市民,红蚂蚁对这位法官很好奇,上网搜索了一番。不料在谷歌上看到了一张有趣的照片。 那是摄于1971年3月的照片,里头三人: 张志贤、杨荣文和陈成安。

就读于圣约瑟书院的张志贤(左)、杨荣文(中)和陈成安(右)在1973年获颁总统奖学金。(海峡时报)

这三位17岁少年见报,是因为他们是当年全国会考的顶尖学生,他们都毕业于圣约瑟书院。其中杨荣文和陈成安都考获七个A,成绩之好,名列全国第一和第二。他们三人在1973年获颁总统奖学金。

张和杨两人学成之后加入武装部队,后来成了将军,最终进入仕途。

陈成安在伦敦大学毕业后成了一名海事工程师。约莫十年之后,他在新加坡大学法学院考取法律学士文凭,转身一变成了执业律师。

17岁的陈成安。(海峡时报)

陈成安转换跑道跟政府的一个决策有关。当年总理李光耀发现律师人才不足,而工程师里有很多优秀人才,于是决定物色一些工程师接受「再训练」,投身法律行业,陈法官便是其中一人。

陈成安不久前谈到圣约瑟书院对他影响时说,母校给予的道德教育,让他终生受益,尤其是那种正义感和大是大非的价值观。他还说,他来自普通家庭背景,但母校对贫富学生一视同仁,从来没有让他觉得「渺小」。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