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东部更危险?专家:与一个因素有关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7/30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本地今年至今已经出现多达2万零458起骨痛热症病例,病例集中区已经超过400个,屈居芽笼与阿裕尼地区之后的第二大黑区就在武吉班让,而兀兰也是今年最大的黑区之一。

从国家环境局的骨痛热症黑区地图可见,东部地区的黑区特别多,受访专家指出,这些地区成为伊蚊滋生的温床,人口密度和建筑密度都可能是因素。

累计超过200起病例的黑区目前共有五个,当中就有两个位于芽笼和阿裕尼一带,另一个则在蒙巴登,都属于东部地区。

国家环境局回复《今日报》时指出,本地东部地区的人口特别多,而传播骨痛热症的伊蚊已经非常适应我们的城市化环境,喜欢在人们居住的地方附近滋生和繁殖。高密度的住宅、伊蚊的存在,以及可供伊蚊滋生的环境例如水桶和盆栽,都是导致东部地区黑区较密集的综合因素。

受访的传染病以及公共卫生专家也认同人口密度跟病例集中区息息相关,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研究)古阿烈(Alex Cook)副教授就指出,这些地区住的人越多,病例就会越多,病例集中区自然也就更多。

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的资深研究员Borame Sue Lee Dickens也指出,旧式建筑的设计也可能让伊蚊有机可乘,因为老旧建筑有更多坑洞以及晾衣孔可导致积水。

北部地区也有不少黑区

但环境局指出,骨痛热症黑区不仅限于东部,北部和西部的高密度地区也有不少伊蚊滋生处以及骨痛热症病例。

本地今年至今已经出现多达2万零458起骨痛热症病例,病例集中区已经超过400个,屈居芽笼与阿裕尼地区之后的第二大黑区就在武吉班让,而兀兰也是今年最大的黑区之一。

根据环境局数据,自2015年以来,东部和北部的病例集中区就特别多,每年最严重的黑区就包括东部的淡滨尼、芽笼和勿洛,以及北部的兀兰、义顺和三巴旺。

私宅区防蚊挑战大

一些受访的当选议员则指出,区内不少病例集中区都在私宅区,蒙巴登单选区的当选议员林谋泉就指出,区内的麦雅路(Meyer Road)就深受骨痛热症影响,而这一区主要都是有地住宅。

「当你家中有花园和坑坑洞洞,就会更具挑战性,可能导致伊蚊滋生,盆子和桶子也会在下雨时积水。」

三巴旺集选区当选议员傅丽珊则指出,私宅区的水沟也可能成为伊蚊滋生的地方。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