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已经失去了「吸引力」?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9/15 檢舉

导语:一些迹象已经开始显示,白领外国人可能正在离开新加坡。金融产业人力资源公司Selby Jennings 主管安德鲁(Andrew Zee)表示,4 年来第一次,一些人选的准证申请被驳回。

新加坡一直以来是西方人士进入亚洲劳动市场的首选:干净、效率、低税率。目前,香港在国安法和二波疫情双面夹击下,动荡不安,新加坡照理来说是资金和人才转移的直接受惠者。

然而,彭博(Bloomberg)报导, 新加坡犹如「大磁铁」的国际人才吸引力,却正在消退。

失业率创10年新高

本地人怨外国人抢工作

原因在于,新加坡正面临史上幅度最大的经济衰退,许多公司暂缓招聘;失业氛围笼罩下,本地新加坡人埋怨外国人「抢工作」,政府修改政策、推动在地聘雇,多重因素交织成为对外籍人士越来越不友善的工作环境。

《CNBC》报导,与2019 年同期相比,新加坡第二季GDP 减少13.2%,比原本新加坡政府预测的数字还差。失业率升高至2.9%,是2009 年金融危机以来最高数字。

对此,新加坡社群媒体上出现反对外籍工作者的声浪,反对党也纷纷把这个议题当成选举主轴,例如这次夺下最多反对党席次的工人党就呼吁,应对外国人工作准证(注:工作签证)施加更多限制。

新加坡政府也的确提出各种限制措施。5 月时,他们更改外国人工作准证门槛,规定若要申请工作准证,最低月薪调高为3,900 新加坡币(约新台币8 万5 千元),并要求雇主应优先聘雇当地人。9 月初,新加坡政府再次把最低月薪门槛调高为4,500 新加坡币,并且预告12 月金融业最低门槛将升高至5 千新加坡币。

除此之外,8 月时新加坡政府更把47 间公司列入观察名单,包括银行、基金管理和咨询公司,理由是他们优先考虑聘雇外国人、没有给予本国人公平的机会。

种种政策将对白领外籍工作者影响重大。外国蓝领工作者仅占新加坡整体劳工5%,相对的,新加坡政府指出,在金融业,资深领导阶层约57% 都是外国人。

一位住在新加坡的台湾人艾伦观察表示,他从马来西亚朋友阿兰口中得知,她弟弟安迪原本拿着适用于技术人员的S pass 工作准证在一流大银行上班,赚着人人羡慕的高薪,没想到疫情中,主管先暗示再明示:今年工作准证到期,就不会再继续申请了。阿兰表示,安迪目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再找不到工作,只好回大马打拼了。

而艾伦自己也是,3 月,他工作的公司面临倒闭,原本准备接一个讲师工作,正好弥补空窗期,没想到对方之后表示,艾伦不是公民或永久居民,拿的是家属准证,为了保障本国公民的工作权益,他的工作同意函可能无法批准。煮熟的鸭子飞了。

一些迹象已经开始显示,白领外国人可能正在离开新加坡。金融产业人力资源公司Selby Jennings 主管安德鲁(Andrew Zee)表示,4 年来第一次,一些人选的准证申请被驳回,不过后续透过上诉有成功取得准证。

工作签证被驳回、租房减少

没有长期吸引力

提供国际搬运服务的公司Sirva Inc. 指出,2020 年1 月到7 月想要搬到新加坡的需求人数比2019 年同期减少23%。专营外国人房地产业务的Knight Frank 副执行行销总监谢尔曼(Ella Sherman)表示,过去这个时候她通常可以签下4 个租约案,今年却只签下一个,而且得知许多老顾客决定返回母国。

不过,若是被新加坡认定为「必要产业」中的人力,则另当别论。例如教育产业,艾伦提及,4 月新加坡学校停课两个月,薪水不但没有调降,解封后,在幼教集团工作的朋友米兰达还领到教学奖金,鼓励老师继续教课。艾伦评论,新加坡政府自有一把衡量该「保护」谁的尺,外国人如何在变动下找到出路,除了能力,还要有运气。

猎头公司Boyden 私人财富管理部门高管拉胡尔(Rahul Sen)表示:「新加坡仍是有吸引力的目的地,许多企业为了进入大中华市场,原本打算在香港营运,现在都选择落脚新加坡。」另外,避险基金公司Citadel 日前宣布开设新加坡办公室,美国生医公司碧迪医疗(Becton Dickinson & Co.)也表示要扩张到新加坡。

短期来说,新加坡仍会是较好的选项,但长期来说,新加坡的保护主义,是否会赶跑更多国际人才和资金?仍需观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