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集中隔离的14天,网友:时刻感受到政府在为人民的切身利益办事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4/11 檢舉 我要评论

集中隔离的14天,我重新审视生命

2020年的打开方式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一株冠状病毒改变了一切。口罩与隔离成了我们的日常生活,被窗口框柱的城市笼罩着一片疫情的阴霾。

这是难忘的一年,我们猝不及防地经历了惶恐、伤痛、悲哀与感动,太多突如其来的生离死别撕毁了我们与生活许下的美好约定,将一些人永远留在了春光普照之前,而对活着朴素的愿望与追求,让我们在向死而生中别无选择地隐忍、坚强。

今天小编要给大家分享的是一位女士在新加坡被集中隔离的经历。相信通过聚焦她的经历,我们能感受到为何新加坡能被视为抗疫「典范」。

「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了 空荡荡的街头却没有了方向 」

王女士是新加坡永久居民,老公是新加坡公民。夫妻二人打算回中国湖北过年,却没想到湖北疫情发展迅速,夫妻二人困在了湖北。正值湖北疫情爆发严重时,王女士随着新加坡第二批撤侨团回新。「第二批回新的人员是194人,几本是新加坡公民,及其公民家属。新加坡大使馆安排的scoot 航空,携带了1万支的核酸检测试剂捐赠给中国,随后携带我们撤侨人员回坡。」

飞机抵达新加坡后,王女士通过特别通道在一群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在固定区域分散坐下。194人被分散至5个不同政府安排的隔离区,之后便有隔离人员讲解隔离禁令,以及遵守规则,理解后每人签署名字。检测完体温后,便驱车一路前往隔离区。

「下了飞机在固定区域等待的时候,工作人员为近200人准备的热腾腾的早餐,一洗当时的疲惫与不安,感觉到一阵到家了的温暖。尤其对我来说更特殊,湖北是我家乡,19岁来新完成学业工作立足成家有小孩,新加坡已是我第二个故乡」

「 无论身处怎样的泥沼,总有人努力举起火光 」

王女士是被分配到 Loyang resort 度假村。谈起隔离的这段时间,王女士真是感慨万千。「隔离前几天,我一直上吐下泻非常难受,虽然体温正常但是害怕自己被感染。后来发现是轻微食物中毒,心里才松了一口气。」王女士也表示隔离期间政府提供的照顾也很妥善。房间内都配备了日常的生活用品,隔离时不准携带外来物资,有必须用品可以与管理员申请,申请后都会提供而且态度非常友好。「我感觉整个隔离过程都非常人性化,是一个有次序,有流程的运作体系。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到政府在为人民的切身利益办事。」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