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的心酸:薪水不多,打车实在是太贵了

尼古拉斯·串红 2020/10/17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 职总副秘书长许宝琨医生代表工会发言时指出,有政党提出1300元的工资水平,就也会有其他政党同样以「道义责任」为名,提出1500元或1700元更高的最低工资,结果受害的是企业与员工。

近来新加坡国会议论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新加坡人的最低底薪到底得有多少?

记得前两天地铁故障的时候,当晚为了回家,有人选择挤巴士,有人选择打车回家。

在经历了下班后疲惫,地铁车厢受困,巴士站人多,下雨之后, 就算打车比平时贵了十几二十几新币,也还是有很多人愿意给。

「我妈妈得从westgate坐到大巴窑,她几乎搭不上车。我是自己到巴士站去接妈妈的。(问她为什么不打车回)

她说她的薪水本来就一点,打车实在是太贵了。。。我知道我的妈妈是最棒的,但我还是为她心疼。」

但是这部分人并不包括那些本来就低薪的人。

有人在评论区说他妈妈被困在巴士站了回不去,最后是他去接她。问她为什么不打车。

他妈妈说薪水不多,打车太贵。

当时那个儿子心里除了心疼,其余还有愤怒。

来源:st

愤怒什么呢?

他觉得新加坡应该给这些勤奋工作的老人再多一点照顾, 至少薪水不要那么低,不会心疼到连雨天打的士的钱都不忍还。

而这,就是新加坡的「最低月薪」问题。

新加坡的最低薪资  不是一场叫价拍卖

围绕着最低薪资保障的问题,现在的国会辩论上明显划分了 两个立场

一个就是在今年以来,一直在倡议要提高最低薪金保障的反对党工人党,以毕丹星跟林志蔚为代表。

来源:mothership

他们坚持说,最好能在最短时间内提高最低薪金的水准。

按毕丹星的话来讲,就是本地人薪水低于1300新币实在是「不能接受」。 就算是出于「道德要求」考虑都不能。

林志蔚就更直白了,他觉得理想的薪金模式就是把最低工资的标准定在1300新。

而另一边则是全国职工总会副秘书长许宝琨。

他的主要看法是 不同的工作岗位,技能要求是不一样的。从这点看,并不能给每个行业都指定相同的最低工资标准。

而对于毕丹星提出最低薪1300的出发点(「道德要求」),许宝琨明显觉得这并不是很能站得住脚。

今天可以提1300作为最低薪资标准,那1500不就代表着更高的道德要求?

以此类推到时候也就会有人觉得 底薪调到1700,看起来更加有神圣的道德意义。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