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河畔的那只“大胖鸟”,背后的故事你知道吗?

新加坡河畔的那只“大胖鸟”,背后的故事你知道吗?
2021/11/17
2021/11/17

沿着新加坡河畔漫步,从“河畔足迹雕塑系列”可看到早期移民生活的影子,本地与台湾、英国、哥伦比亚雕塑家的作品,带来视觉上的不同享受。

当我站在新加坡河畔,注视着河边的几组雕塑群,看到了造型,看到了早期移民生活的影子,但深刻涵义却未全知。经过雕塑家陈连山的讲解,对青铜雕塑的了解逐渐深入,我再次前去河畔拍摄更多的雕塑艺术品,塞满自已的回忆。

走在华侨银行大厦(华厦)前,我被《向前迈进》的雕塑吸引,伫立观赏,这是著名台湾雕塑家杨英风的作品。杨英风用写实手法描绘了新加坡的进步和发展,在作品中淋漓尽至地表现了景观雕塑的理念。杨英风1926年出生于台湾宜兰望族,1997年于台湾新竹逝世。

克拉格:观点系列

再走几步就可以观赏英国当代艺术大师东尼·克拉格(Tony Cragg)的青铜雕塑作品。我是不懂青铜雕塑作品的外行人,一知半解仍然喜欢。

在莱佛士坊(Raffles Place)商业中心周遭有好几组雕塑品,一有时间,我就到这里呆上一两小时,这组克拉格的青铜雕塑作品,我特别喜欢。

观看克拉格的作品是视觉上的一种享受,大师探索采用“摞”的概念,挤拉、扭转、延展、凹陷,层层叠叠摞成抽象又唯美的作品,作品中可以看出人类的鼻子、下巴和额头的侧面。这一组取名为《观点系列》的青铜雕塑,是一组大型创作。

博特罗:鸟

走过大华银行,河畔有一座哥伦比亚艺术家费尔南多·博特罗(Fernando Botero)的作品《鸟》。

沿着新加坡河畔漫步,我细细观赏《鸟》这件作品,因为其形似鸽子,传统意义上鸽子象征着和平与安详,同时也强化乐观的力量。

这只体形肥胖滚圆的鸟让人印象深刻,它非常巨大,我却感觉到很轻松,有一点诙谐感,这也许就是博特罗的创作风格和作品的特点吧。

欧世鸿:新加坡河畔商人

雕塑家欧世鸿的创作是新加坡河“河畔足迹雕塑系列”的第二组铜像,这一组铜像在富丽敦酒店旁边的马来亚银行大厦前,雕塑标题为《新加坡河畔商人》(The Singapore River Merchant)。

雕塑家表现当年河畔常见的场景,内容讲述苏格兰商人亚历山大·劳里·约翰斯顿(Alexander Laurie Johnston)与本地生意人在河畔交易,苦力把货物搬上牛车的情景。

约翰斯顿是当时一位很受商人与苦力尊敬的绅士,他曾担任海峡商联会的首任会长,也是公正的商贸及苦力劳工纠纷的仲裁人之一,获得众多苦力和商人的信任。

张华昌:第一代

五名跃跃欲试准备跳入水中的小男孩雕塑,生动地刻画四五十年代的新加坡河童年生活,我很喜欢的这一组雕塑叫作《第一代》,挺贴切。

这是新加坡雕塑家张华昌的作品,“河畔足迹雕塑系列”的第一组铜像。它留下新加坡第一代移民的孩童嬉戏玩耍的欢乐画面。雕塑家捕捉到了早期移民孩子们的无忧无虑和简单生活,表达了雕塑家对于这条川流不息,塞满小船的新加坡河的回忆。

林龙成:新加坡貓

《新加坡貓》(Singapura cat)是本地雕塑家林龙成的作品,在加文纳桥欣赏他的这件作品。据悉新加坡貓是体形最小的猫品种,这种猫早期在原产地新加坡并不受欢迎,常被丢弃在下水道中,故有阴沟貓、下水道貓等别名,也许由于生活环境恶劣,导致其体形娇小。

最近有缘在圣约翰岛看到的新加坡貓,都是胖嘟嘟,外形好可爱的貓,难道瘦小的新加坡貓也变种了吗?

许笑:繁忙的商业中心

新加坡河畔另一组雕塑是许笑的作品《繁忙的商业中心》,这名雕塑家以当年新加坡河畔常见的交易情景为题材。早期在新加坡河边的贸易商品多是丝绸、棉花和香料,到了19世纪末,交易的大宗商品换成橡胶、锡与椰干。

许笑的作品反映当年新加坡河畔忙碌的交易场景,劳工忙着称重货物,商人讨价还价,让人回忆开埠初期的商贸景象。

陈连山:从钱币商人到金融家

临近安德逊桥有题为《从钱币商人到金融家》的雕塑,是著名雕塑家陈连山的创作。雕塑中,穿着现代服装的女交易员代表着现今的金融业,手握算盘的则是从前放贷业商人,铜像反映新加坡金融业的起步与发展,人物刻画有著名的印度钱币商人、搬运华工及英国贸易商。这组雕塑的位置离莱佛士雕像不远,有可能就是莱佛士当年登陆新加坡的地点。

陈连山:钓鱼的男孩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新加坡河像是一个大型的污水沟,污染程度非常严重,河岸两旁挤满非法住屋、小贩和工厂,污水和垃圾直接排放到河中,周围恶臭熏天。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当时誓言:“十年内,让我们能够在新加坡河和加冷河中钓鱼。这是可以做到的。"

雕塑家陈连山也许是根据这个理念,创造《钓鱼的男孩》的雕塑,如今那名男孩的表情,正说明我们终于可以坐在河畔,观赏新加坡河清澈的景象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