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他从小搬榴莲进工地,做上门女婿每月才500新币,如今在中国风生水起

他从小搬榴莲进工地,做上门女婿每月才500新币,如今在中国风生水起
2020/12/27
2020/12/27

生活在新加坡,每天不是为工作烦恼,就是为家庭担忧,你是否有过困惑与迷茫,是否有过不安与愤懑?请你停下来,放松一下,来这里看一看世界,找一找答案。我是新加坡小喇叭,说出心声的小喇叭。

在他看来,四十年的营商生涯,变化的是所处的时代与行业,不变的是诚信为本与加倍努力。

人物简介

他的商业发展起步于新加坡但不局限于新加坡,他用睿智的头脑成功整合了东南亚的优秀资源,立足亚洲放眼全球,一步步成为具有世界格局的商业典范。

这样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血管里流淌着炙热的中华血液。

他像一位质朴的智者,总走在别人的前面;他像一名成熟的匠人,把新加坡,日本、中国三国迥异的风格揉捏得恰到好处;他像一把精合的铰链,串联起整个亚洲;他更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舵手,驾着自己的钢铁舰队,在世界商海中勇往直前。

他在南洋小国中创造了一个奇迹,他毫无疑问地成为这个时代的楷模与标杆。

他就是胡进胜,他来自新加坡。

童年过得艰苦

总想着帮家里挣钱

胡进胜是个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

他的祖父百年前从中国福建安溪下南洋“淘金”,便把根扎在了新加坡。

他从小就跟在父母身边,目睹着家里是如何靠做一点商贩和小食生意艰难的过活。

那个时候,尽管很多中国人下到南洋,但当时新加坡政府跟中国因为政治上的分歧,导致两国之间并没有多少往来。相反,很多贸易往来都不被允许。靠海港贸易为生的这批新移民,也是艰难的

胡进胜还清楚地记得,周围的大人迎着风浪,开着小破船到公海上,从中国来的商船上搬下自己所需的物品然后再拿回来售卖,挣点辛苦钱。

当时还小的胡进胜并未意识到这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贸易问题,他只是觉得,这样做生意总有点不对劲。

“我记得我的父母每天都很辛苦,带着四个哥哥姐姐做点小生意,他们每个月都要往国内寄钱,有时80块,有时百把块,其实家里并不富有。”他说。

胡进胜虽然是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但他脑子转得最快。他总是在想,怎样才能帮助家里多挣点钱呢?

卡车汽笛声一响,卷起一阵尘土飞扬,空气中还带着一股榴莲味儿,胡进胜眼珠子一转,赚钱的机会来了!

当他的同学们都还在念书的时候,胡进胜和几个哥们偷偷跑到水果市场,干起了搬榴莲的辛苦活儿。

一个人在卡车车厢上,从上往下扔,一个在下面,徒手接住摆放到筐子里。摆满了一筐就拿到旁边去称重,然后最后算价钱。

个子不高的胡进胜总是站在下面接榴莲的那个。“榴莲从上面扔下来,我伸手一接,借着惯性往后一甩,基本上不费什么劲,可那时候都是光着手接,没有手套的,榴莲尖尖的刺到手还是很痛的!”胡进胜一边跟我们讲着他小时候的趣事,一边把手举起来,就像真的有个榴莲飞过来一样,手臂一伸,抓住,收回,放下,甩甩手,一气呵成。跟他五十多年前一模一样。

后来,胡进胜还去过建筑工地,但那些都是靠蛮力赚钱,他不喜欢。中学时期,他一直半工半读,希望能为家里分担责任。

服兵役领职业军人薪水

提升做教官当上营参谋长

高中毕业之后,他服兵役两年半,后来又签约三年,因为当时军营里职业军人的薪水有1800块,对他来说非常有吸引力,这跟花钱读大学好几年,毕业之后拿到的薪水差不多。

“现在有钱不拿,干嘛要等好几年毕业出来才拿的和现在一样多?”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