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曾拥有船队60多艘,堪称“东南亚船王”,连李光耀也曾亲自致电祝贺他

曾拥有船队60多艘,堪称“东南亚船王”,连李光耀也曾亲自致电祝贺他
2021/02/11
2021/02/11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唐裕是本地华社及商界闻人,曾有“东南亚船王”美誉。1926年9月2日生于印度尼西亚棉兰的唐裕,在上世纪50年代协助成立印度尼西亚国家航运公司,并成为印度尼西亚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的合作伙伴。1960年,他在新加坡创办敦那士私人有限公司,之后兴建28层楼高的敦那士大厦(现称协力中心,Hub Synergy Point)。

今天我们缅怀这位东南亚商界名人,他不仅是东南亚的“船王”、“航运巨子”,他还用个人影响力为促进中新友谊、中国与印度尼西亚邦交的恢复做出了卓越贡献,被誉为“民间大使”,他就是唐裕。

曾经叱咤商场的印度尼西亚籍商人唐裕,2月8日在雅加达逝世,享年94岁。

勤奋好学精通多国语言

唐裕虽然出身在印度尼西亚棉兰,但他从小就深受中国福建老家的文化的影响,不仅通晓中国、印度尼西亚两国文字,能讲华语、英语、印度尼西亚语和一口流利的闽南语与广府话。

他少年时期曾到新加坡读书,后先在其兄的船务公司学习经营船务。

从此在船务事业上一发不可收拾。

曾拥有船队60多艘

堪称“东南亚船王”

由于勤奋好学,加上脑子灵活,唐裕很快就掌握船务经营的基本知识,没多长时间就成为哥哥的好帮手。

他负责的船队来往于印度尼西亚、新加坡之间,为对方运去所需的物品,互通有无,与印度尼西亚当地的一些机构和组织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

凭借着逐年积累的经验、诚信和胆识,1957年,唐裕的敦那士有限公司成为印度尼西亚国营船务公司与印度尼西亚国家石油公司驻新加坡的总代理。

到了20世纪60年代,他的事业如日中天,在航运业全盛时期,公司曾拥有一支60多艘船200多万吨位的船队,在当时有新加坡“船王”和东南亚“航运巨子”之誉。

1973年,他兴建的28层敦那士大厦落成,印度尼西亚苏多沃将军兼国家石油公司总裁率多位部长前来祝贺,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也发来贺电向他祝贺。

中新友谊的引路人

促成“破冰之旅”

唐裕在新加坡如鱼得水,自然对新加坡也有着深厚的感情。

只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中国和新加坡尚未建交,两国人员来往还有限制。新加坡总检察长兼国家石油公司主席陈文德,想到厦门考察中国改革开放情况,探索可否在厦门建炼油厂,并到厦门杏林寻根。因两国尚未建交,不便国家出面安排,即请唐裕协助安排他的厦门之旅。唐裕认为事关重要,一定要努力促成。

在唐裕的妥善安排之下,唐裕夫妇陪同陈文德总检察长一行6人圆满地完成了访问厦门的任务。唐裕促成陈文德访厦,被称是中新友谊的“破冰之旅”,他自然就是引路人,这对推动福建与新加坡的友谊作用很大。

在陈文德的支持下,唐裕于1984年联合祖籍同安县的闽商郭芳枫,邀请胡平省长率福建省经济考察团访新。唐裕联合新加坡16所闽属会馆举行欢迎宴会,他代表闽属会馆欢迎胡平省长访新。那时中新尚未建交,福建省能率先组团访问新加坡,这是唐裕作出的努力。

1990年8月,李鹏总理访问新加坡,实现中新建交。两国建交后,他即提议铸造中新友谊纪念金银币,得到新加坡政府支持。

他致函李鹏总理,也得到中国政府支持。他的公司和两国代表,于1994年2月26日在新加坡举行新中友谊纪念币签约仪式,安排铸造发行中新友谊纪念金银币。

中印复交幕后人物

耗资千万一笑置之

喝印度尼西亚水长大的唐裕,自然也不会忘记养育他的这片土地。

在印度尼西亚人民争取独立斗争中,荷兰殖民者为断绝印度尼西亚军队的物资,封锁海上运输。在此关建时刻,唐裕冒着生命危险,率船只运载战略物资支持印度尼西亚军队,为印度尼西亚独立付出人力、物力和财力,受到印度尼西亚政府和人民的敬重。

1985年,在他的牵线安排下,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两国政府签订协议,宣布恢复两国之间的直接贸易。1990年,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访问印度尼西亚,实现了两国多年来重归于好的愿望;同年,李鹏访问新加坡,实现了中新两国的建交。

谈及这些往事,老人递上两封信,它们来自原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第一封是1991年5月16日,李鹏在信中写道:“唐裕先生,你虽长期身居海外,但一直关心着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并积极促进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对此我深表赞赏。”

第二封写于1992年2月15日,李鹏在信中说:“尊敬的唐裕先生,你时刻关心着中国的变化和进步……相信在今后的岁月里,唐先生将继续为帮助家乡的建设并为增进中国人民同印度尼西亚人民、中国人民同新加坡人民的友谊作出新的贡献。”

据香港《大公报》1993年8月9日第25版报道:“为了安排复交,唐裕付出不少,在建立过程中,双方人员来往旅费及宴会费用,大半都由唐裕支付,有人估计,唐裕个人付出的费用,至少在一千万元以上,唐裕对此一笑置之,不肯给予证实。”

印度尼西亚政府于1998年8月25日举行授勋仪式,把国家的最高荣誉“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普拉塔玛勋章” 授予唐裕,表彰唐裕对印度尼西亚的独立﹑经济建设和外交作出的贡献。

2003年任总统的梅加瓦蒂及后任总统的瓦西德等领导人,都亲切接见唐裕,赞扬唐裕为中印复交作出的贡献。

杰出贡献

获得中国领导人赞赏

此后,唐裕多次来华访问,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国家主席杨尚昆等领导人,也分别接见唐裕并合影留念。2003年就任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也接见唐裕并合影留念。

唐裕关心中国的发展,积极参加中国的各种活动,对中国的成就表示赞赏。在1997年和1999年,唐裕先后应邀出席了香港与澳门回归祖国的交接仪式。

2008年,唐裕应中国海外交流协会的邀请,作为华侨华人代表,出席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2015年,唐裕应邀赴北京出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

2009年11月5日,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授予唐裕“人民友谊贡献奖” 奖章及证书。证书上写着“鉴于您多年来在促进贵国人民与中国人民的友谊与合作取得出色成就,特颁发人民友谊贡献奖,以表敬意。” 这是中国人民以崇高的礼仪向唐裕表示的敬意。

回馈家乡帮扶安溪老家

多情游子梦,万里故园心。

几十年来,唐裕身在海外,却心系乡邦,在联络海外安溪乡亲、推动家乡经济发展上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发动乡亲种树致富,为家乡安溪至同安公路的改道工作奔走……

然而,每每说起这些,唐裕老先生都摇头表示:“这不是贡献,而是我的责任。”

唐裕先生到安溪温泉中学参加校庆活动时,热情地与当地乡亲寒暄。

每次回到安溪蓬莱温泉村,唐裕都十分高兴,他以乡亲的温饱、家乡的发展为己任,数十年来,为安溪建设发展亲力亲为、出谋划策。

争议之事都已成过眼云烟

唐裕的传奇经历当中也有一些争议。

2002年间,唐裕为争取武吉知马一带南利弯一栋三层楼洋房居住权,跟子孙对簿公堂,但高庭判他败诉。

过去10多年间,唐裕也成为数起金钱纠纷的答辩人,并且连连吃败仗。其中一起是香港皮革商黄镇林指他在2007年以徐悲鸿赝品当真迹来卖,要他退还20万元订金。由于唐裕迟迟没退款,结果于2013年在对方的申请下,被高庭判入穷籍。

更让他觉得羞辱的是,在2009年,当时还是新加坡公司Tunas Pte Limited首席执行官的唐裕表示,他已致函予总统苏西洛,告知其在新加坡涉及的官司,不只羞辱了他,还令印度尼西亚、中国及新加坡的名誉受损。

他表示,就只为了未还清18万1099新元债务,Management Corporation Strate Title Plan大厦管理层竟将案件带上法庭,成为媒体的焦点,如此做法无异在羞辱他,也间接损及印度尼西亚、中国及新加坡的名声。

他指出,大厦新业主HSP,原名Apex Tower如此破坏他的名誉,其动机之一要把他驱逐出去。

“当时李光耀夫人问我,为何在偏僻的海港区而不在中心区兴建高楼。我说有朝一日它会发展成为最繁华最昂贵的区域。现在证实了,它是众多大厦中最小的。”

唐裕就在这间大厦出力,协助印度尼西亚国营石油公司(Pertamina)及海运公司PT Pelni发展业务,茁壮成长。也是这间大厦,让他于1990年促进印度尼西亚与中国关系正常化。

他出资促进印中、新中友好关系,可如今却被控诉不付18万1099新元租金,名声受损。

而作为反击,唐裕也表示:“我没有欠债,租金我照付。我将在法庭上抗告,要求赔偿损失2亿新元,若成功用作印度尼西亚建设基金。”

如今,95岁高龄的唐裕已经驾鹤西去,他身后留下的这些凡尘俗事再也无法打扰到他。

而他倾尽所有,为印度尼西亚,为新加坡,为中国搭建的友谊之桥福泽后代。他“民间大使”的身份当之无愧,他所做的贡献将永远留在人们心中。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