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出不去,也进不来,新加坡航空枢纽地位面临挑战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20/07/31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根据官方统计,新加坡樟宜机场在今年6月的乘客量只有4万8241人次,比去年同期相比锐减99.2%。航班数量同样惨不忍睹,相比去年6月的3万1391趟班次,今年6月的班次大幅减少84.8%,一共只有4779趟航班。

作者 李国豪

如果说交通部是政府内阁部门中数一数二的烫手山芋,相信不会有太多人反对。两天前正式到交通部打卡上班的新任交通部长王乙康,也很快面临了自己的第一个挑战。


就在今天新马两国终于确定新柔地铁系统计划将展开工程,了结长期萦绕交通部门的一桩心事后,王乙康提到了他的下一个挑战:

新加坡航空枢纽地位保卫战。



王乙康(右)今早代表我国与马国交通部长魏家祥(左)签署新柔地铁计划协定。右二和左二分别为我国总理李显龙及马国首相慕尤丁。(马国交通部)

人出不去、人进不来的樟宜机场

先看几组跟航空产业有关的数据。

根据官方统计,新加坡樟宜机场在今年6月的乘客量只有4万8241人次,比去年同期相比锐减99.2%。

航班数量同样惨不忍睹,相比去年6月的3万1391趟班次,今年6月的班次大幅减少84.8%,一共只有4779趟航班。

货运量方面的冲击相对较轻,从去年6月的16万2000多公吨下滑至今年6月的11万2000多公吨,「只」下滑了31%。

原因不难想象,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扩散后,全球各国纷纷采取了严格的边境管控措施,和病毒艰苦作战的我国也逐步关闭了国门。

人们即出不去,也进不来,新加坡长期以来作为本区域航空枢纽的地位,无可避免地承受了沉重的打击。

看完上面那一连串触目惊心的数字,就不难理解王乙康(30日)为何在就任后的首次媒体访谈说出了这番话:

「别以为疫情结束后,我们还能理所当然地维持航空枢纽的地位。」

据《亚洲新闻台》报道,王乙康是在新柔地铁系统计划的签署仪式后发表了上述谈话。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