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女子烫头之后,头发大量脱落还出现一个“洞”,向美发院索赔1.3万新币

新加坡女子烫头之后,头发大量脱落还出现一个“洞”,向美发院索赔1.3万新币
2021/01/17
2021/01/17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快过年了,不少华人都习惯在新年之前做一个新发型,换一个心情,不过在新加坡,遇到一个好的tony老师太不容易了,一不小心就是一部血泪史。

女子声称去美发院做离子烫,但头发不停掉落还出现大洞,甚至收到对方律师信指不愿负责。美发院负责人喊冤,指女郎帖文中一些指控不实,她也澄清自己从没说过,将交由律师处理。

事主Kelestine Kee昨天(15日)在Facebook发文,称去年11月26日到裕廊西一家美发院进行离子烫和染发,但经历了“人生最大噩梦”。

头发一梳不断脱落 出现大洞

她在帖文中称,美发师将头发软化剂涂在她头发上近一小时,过程中有些痒和灼热感,但她不以为意。直到美发师为她冲洗时,美发师数次问她是否有漂染头发,她回答没有。她说,美发师随后用另一种化学物质为她浸泡头发,但当美发师为她梳头时,她的头发不断脱落。

当时Kelestine就发现她的头上出现了一个大洞,随后立马终止服务离开,并找了另一位美发师完成离子烫。

她说,她的头发损伤很严重,还一度以为需要剃光头,但幸好不用,不过她还是因此把头发剪短。

收到对方律师信称不负责

两天后她回到店里,美发师不断向她道歉。她说自己会寻求专业护理,并要对方做出赔偿。但美发师的同事劝她“不要浪费钱,半年、一年头发就会长回来”,让她十分愤怒。

Kelestine说,她预计整个疗程至少1万元,如果对方态度诚恳,愿意赔偿6000元,她也能接受,但对方要求减低赔偿数额。女子写道:“如果他们要用一两千块来敷衍我,我不愿接受”。

她说,女负责人要她寻求专业机构开价,同时负责人也会和合伙人商讨赔偿事宜。“但当隔天我联系她时,她拒绝接受我的治疗费用,并要求走法律途径。”而在14日,她收到对方的律师信表示将不愿对此负责,并要求她接受他们专业人员的检查,让她感到难以置信。

这篇帖文至今获得超过4300次转发,并且有近700个留言,关注程度十分高。

手写报价1万3000元   负责人不接受 

美发师兼美发院负责人Alice表示,她不满有本地媒体错误报道,因此向《8视界新闻》澄清。

Alice说,有媒体报道称女子因染发而脱发,实际上女子只做离子烫,而染发的是女子的丈夫。她也没说过要以“一两千元打发对方”,并指Kelestine所提出的报价单只是一张手写的纸张,并非店家要求的“法定第三方”的评定。

Alice出示女子手写的报价单。 图:Alice

根据Alice提供的照片,Kelestine在该报价单中写道她要接受的6个月疗程,和要使用的洗发水等产品,包括消费税在内总价共1万3096.80元。

Alice说她并不认同手写单子,并要求对方找“医院或皮肤科中心等法定第三方”来评估所需费用,而对方回应“不明白什么意思”,最后决定走法律途径。据她了解,对方最后曾到国大医院进行诊断,并把诊断结果纳入在律师信中发给她。

负责人:没说过不负责

针对律师信,Alice说她还没接到律师的电话,也还没联络上律师,不清楚律师信里的内容。她也说,自己从没说过“不愿负责”,店里也没有Kelestine所谓的“专业人员”进行检查,而是她要求对方找“法定第三方”来鉴定。她强调,针对这件事,个人并未认定“谁对谁错”,目前交由律师处理。

至于Kelestine为何会脱发,她表示不清楚,间中也没发现什么问题,并表示自己做了六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她一直说我把软化剂涂在头发上一小时太久,我当时一直有检查她的情况。当时她的头发还没软化,我觉得还不到位。”

她说,事情发酵后导致她的生意一落千丈,让她不知所措。“平常周末午餐时忙到没时间吃饭,但昨天(16日)都没有生意做,怕过年也没有生意。”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