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做事闷声发大财】农民之子化身新加坡老板, 爆赚8亿却低调的像是个透明人,称“身家只是数字”~

小新知道 2021/05/01 檢舉 我要評論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谈到大马手套天王,一般离不开顶级手套执行主席丹斯里林伟才博士、贺特佳执行主席关锦安、高产柅品工业董事经理丹斯里林宽城,甚至是不在「南洋富豪榜」内的速柏玛总裁拿督斯里郑金升。

实际上,大马还有一个隐形的手套天王,多年来一直低调而安逸的躲开了扫描手套业的雷达。

一位金马仑菜农之子,曾当过短暂的中文报章记者,1988年离职后投身手套业,凭着大学所念的化学专业知识,最后赤手空拳从打工一族化身为工厂老板。

他就是低调到变态的黄德顺!

“我自己命苦,但我还幸享有自由,家人更重要。”

——黄德顺”

2020年,并不是所有的行业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科技互联网企业在疫情之下蓬勃发展,而某些医疗器械企业则在这一年里赚得是钵满盆满。

在马来西亚就有这样一个群体“疫”军突起,人们戏称他们为手套富豪,因疫情导致股民纷纷买入手套股捞金,从而让手套业者身家大涨。

但进入2021年后,冠病疫苗出现了,一针下去,让人们看到了清除病毒的希望,也令这些手套富豪们手中的股票一路狂跌。

但是在这个时候,同样是做手套生意的黄德顺公司的股票却逆市中上扬了20%,达到约8亿人民币。

他的风头甚至超过了顶级手套执行主席丹斯里林伟才博士、贺特佳执行主席关锦安、高产柅品工业董事经理丹斯里林宽城和速柏玛总裁拿督斯里郑金昇这四位大马手套圈的四位大佬!

咱们今天给大家介绍的,就是隐形的手套天王——黄德顺,新加坡上市公司立合斯顿控股(Riverstone Holdings)的掌门人。

菜农之子一路奋斗

终成手套天王

黄德顺出身贫寒,据说是一位金马仑菜农之子。

年轻时曾当过华文报刊的记者,1988年离职后便投身手套业,凭着大学所念的化学专业知识,最后赤手空拳从打工一族化身为工厂老板。

经多年来刻苦耐劳的打拼,黄德顺晋身为鲜为人知的手套天王之一,以12亿美元身家,抢占富豪榜。

自创无粉配方

在行业内一鸣惊人

1988年是关键的一年。

当时结束短暂的记者生涯后,他在雪兰莪士拉央运作的一家外资手套工厂担任经理,不久后,他的美国老板有意落叶归根返回美利坚,建议他接手,就在这种无心插柳的状况下,柳成荫!

手套是胶制品,粘性极强,生产尾段必有一个环节是让工人撒放粉末,分解每个手套,以便装盒。而这位马来亚大学的(荣誉)理科学士发挥专业,研发出无粉配方,从烘炉倒卸出来的手套全无粘性,直接上盒,大幅减少耗时耗人的工序。

1995年,立合斯顿科技有限公司成了全马首家生产丁晴胶手套的领头羊,那套无粉技术用在乳胶和丁晴胶一鸣惊人,在整整前4年的运作中让立合斯顿占尽先机,打稳强劲基础,进而逐渐成长、羽翼日丰,不断购厂扩张生产线,直到2006年,一飞冲天到新加坡上市。

选择新加坡上市

就是看中其国际化地位

本地其余举足轻重的手套公司都在吉隆坡挂牌,立合斯顿为何“独排众议”,选在新加坡上市?这是黄德顺当初逢人必须解答的问题。

事出必有因,搬得出台面的,就是想把资金的筹集范围,扩大到泰国、中国、新加坡等地方。也有位分析员认为,立合斯顿是重视新加坡国际化的地位。

低调做事闷声发大财

有另一说法,相当符合黄德顺恰与其他手套大亨相反的低调作风。两年前,有项分析报告如此评析,“大马本地及海外投资者对于立合斯顿缺乏业务及管理层的了解,使估值与同行相比有显著差异,处于较低水平。相比之下,立合斯顿当时本益比还低于10倍,而同业者都处于20倍以上水平。”

“不仅如此,大数股东都归属管理层,导致股票流量不大。由于公司每年固定派发股息,愿意脱售的人也不多。以上因素导致公司往往落在机构和散户投资者的视线之外。”

通俗点的说法就是,该公司上市太低调,管理层结构稳定,也不张扬,只顾着闷声发大财。

不久前,该公司斥资1820万令吉,分别在拉律、马登县购买了3块毗邻工业地,总面积达14.6公顷,以便兴建新厂,增加生产线;大计一旦完成,想必又更上层楼。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公司的业务在一班手足无私的拼搏下,连年蒸蒸日上,分红分利,派息不断,稳稳成为手套圈里的小天王。

朋友都说他低调“近乎变态”

黄德顺跟其他几位手套圈大佬比起来,那简直就像是个透明人。

其他大佬们长袖善舞,公司、社团,乃至慈善活动一个不落,都占了报章不少版位,而黄德顺只是一个另类。

他不爱应酬,作息规律,早起早睡,上班下班,运动看书,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变化极微。

朋友笑称,他的低调近乎变态。何出此言?因为他既不想受人干扰,也不爱干扰下属作息,甚至连司机也不懂他真正的住址。

他每天上下班,都是自行驾车往返武吉布仑冬大本营;需要去外埠巡厂,就从大本营出发,回也是先直奔大本营,然后自己驾车回家。最夸张是,有时出国公干之后需要直接回家,司机从机场把他载到住家附近时,他会吩咐停车,然后自己步行回家。

对于平凡而低调的生活,他向挚友笑称:“有时古板到连自己也觉得很乏味。”

跑全马不在话下

时刻为家人安全着想

在金马仑菜园长大的黄德顺一向吃苦耐劳,如果卸下西装长袖衣,穿上T恤短裤,再加上一顶笠帽,像极回归本位——菜农。

他天性喜欢运动,个子不高,却爱打篮球,羽毛球技术也不赖;在一次篮球赛中受伤导致脊椎错节,时而喊痛,随着年岁增长,不敢再在球场上骋驰,可是运动细胞不甘寂寞转换跑道,迷上了马拉松,成了一口气可跑50公里也不喊累的长气袋。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