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劳的心声:这几个月,深深感到被国家抛弃,在新加坡不受待见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9/05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他称,不少面对同样问题的网民纷纷涌向马来西亚驻新加坡最高专员署的面子书告知实情,但是始终没有获得官方回应,对方的态度就是不理会。

男子自行动管制令落实后,就待在新加坡工作。(档案照)

(新山4日讯)选择留新工作的马劳护照将到期,他尝试联系马来西亚驻新加坡最高专员署求助,但不获回应,深感自己是被国家忽视的群体。

留在新加坡工作的石先生(30岁,美发行业)今日向《中国报》申诉,自行动管制令落实后,他和岳父一直留在新加坡工作,然而岳父的护照将于本月9日到期,屡次向马来西亚驻新加坡最高专员署求助,却不得其门。

他说,岳父因为仍有许多负担,而不愿意直接辞工返国,然而,他至少20次电邮及致电专员署,却连一封简单回信都没有和留言。

石先生岳父的护照即将在本月9日到期。

他声称,过去当局有协助办理国人更新护照的手续,仅需一天即可,但在新加坡政府实施阻断措施后,专员署已经不开放上门,只能透过电邮或致电联系。

「面对一直联络不上,岳父的护照又即将逾期,令我深感被自己国家背叛,而在新加坡却又不受厚待。」

石先生指出,加上申请回国的互惠绿色通道及周期性通勤安排需要提早申请,等到获取名额时,其岳父早已沦为逾期逗留,甚至经济能力也无法支撑隔离酒店的费用。

(档案照)

许多面对同样情况的网民,涌入马来西亚驻新加坡最高专员署面子书专页留言询问。

他称,不少面对同样问题的网民纷纷涌向马来西亚驻新加坡最高专员署的面子书告知实情,但是始终没有获得官方回应,对方的态度就是不理会。

他披露,自己也曾寻找行动党士都兰区州议员曾笳恩协助,但对方也明确告知自己无能为力。

另一方面,记者尝试联系马来西亚驻新加坡副最高专员莫哈末拉兹,惟至截稿为止,未成功联系上对方回应。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