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新加坡的女佣,尚穆根:确保每个人都可获得正义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20/11/05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法治,是新加坡治国和走到今天的关键,而法治有三个要素:以民意授权为前提和基础立法、独立并不偏不倚的司法、严格而公正的执法。昨天我们国家最高的立法机构——国会,针对这个严肃的课题进行了一场马拉松关键论述。

新加坡女佣蒙冤四年终翻案,内政部长有话说

一名前菲律宾女佣被指盗提新加坡雇主银行存款而面对十项盗窃罪、被判入狱12个月,不过女佣否认有罪并提出上诉,三年来经无偿律师争取和协助,女佣终判无罪、当庭释放。

(图:来源自网络)

案件回顾!

女佣Portela Vilma Jimenez的91岁雇主,在2017年一月和二月之间,他个人银行账户里有未经授权的提款记录。这名雇主表示,他从未同意让女佣取走他的提款卡,也没有将提款卡的密码透露给女佣知道。

女佣则指出,那是她替雇主完成一些差事,雇主答应给予她的酬劳,她也表示,所有的提款都是由雇主授权的。

经过五天的审讯,法庭裁定女佣十项控状罪名成立,被判处12个月监禁;女佣决定提出上诉。

(图:来源自网络)

10月30日,此案在新加坡高等法院开审,在Eugene Thuraisingam LLP律师楼的两名律师Suang Wijaya 和Syazana Yahya辩护下,女佣当庭释放。

法官接受律师四大论点——

首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雇主在第一时间,也就是在2017年2月的第一个星期向银行通报,这与雇主在向警方报案的证词相反。

第二,雇主花了三个星期的时间向警方报案指「未经授权」的提款。法官认为,拖延报案意味着雇主知道女佣提款。

第三,案件无法证明女佣是如何获取雇主的提款卡,因为雇主声称提款卡一直都在他的钱包,而他的钱包一直在他身上。

第四,案件也无法证明如果不是雇主自己将提款卡密码告知女佣,那女佣是如何获得雇主的提款卡密码。

由于女佣在雇主报案后必须接受调查、刑事审判和上诉长达三年,让她饱受不少折磨。在这期间,她也无法工作和没有收入。该律师楼也感谢客工援助组织情义之家(HOME)在这三年期间为女佣提供住所和所需的援助。

这也是继「廖文良前女佣案」后(新加坡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的前女佣偷窃罪被洗脱),新加坡又一原本在国家法院判处偷窃罪名成立的女佣,在高庭上诉后获得平反。

(图:来源自网络)

11月3日晚,新加坡内政部长尚穆根在Facebook发布视频透露,将在11月4日国会上对「廖文良前女佣案」发表声明。

他会谈到当局在调查这起案件以及决定是否进行起诉时,是否有任何权势影响。他强调,这点非常重要。

他也会谈及调查过程是否因为案件的投诉方是名有钱人而违反了规矩。

最后,他也会谈到新加坡的司法制度如何确保所有人都能得到平等且公平的待遇,以及如何确保每个人都可获得正义。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