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只有北京23分之一大小的“小红点”,却有着至少450辆法拉利,470辆马莎拉蒂

只有北京23分之一大小的“小红点”,却有着至少450辆法拉利,470辆马莎拉蒂
2021/04/03
2021/04/03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1、

被困在新加坡的26名亿万富豪

面积只有北京的23分之一,人口只有北京的四分之一的新加坡,却居住着3000多名资产达到3000万美元的富豪,包括26名亿万美元资产的顶级富豪。

疫情期间,这些富豪都困在了这座岛上,至今新加坡还执行着严格的出入境和隔离政策,不能像之前那样乘坐私人飞机随意出国,但他们对于享受生活的需求,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只不过将“找乐子”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个弹丸岛国。

高级酒店、高端俱乐部和奢侈豪宅这些行业,成为了疫情期间富豪们寻找快乐的源泉。

新加坡高级公关活动公司The Inside Access(内部访问)的创办人高艾伦,专门举办游艇私人聚会,收费不菲,每人低消在250美元左右。疫情期间,他的生意不减反增,而且由于防疫要求聚会不能超过8人,低消也随之上涨。

另外,新加坡有着亚洲最豪华的连锁酒店,在疫情期间不能服务于外国游客,却也没有空置着,因为本地的富豪们接过了消费大旗。在过去,本地的富豪们由于都是在国外度假,很少在当地的酒店入住,但被疫情困住的他们,也将目光转移到了当地的莱佛士和富乐顿这些五星级酒店。

由于所有的新加坡富裕家庭每年都有旅行度假预算,现在预算有许多用在了当地41家米其林餐厅里面。在去年12月的假期中,许多高级餐厅都是几周前就被订满,整个疫情期间,所有米其林餐厅仍然是络绎不绝。

疫情期间大家都想方设法给自己找乐子,而在新加坡,只要你有钱,就能收获快乐。

正如上海阿姨如果不买房就要把钱拿去输在麻将桌上一样,全世界的有钱人在无聊的时候都买房来消遣。

疫情期间,新加坡别墅、空中豪宅、高级写字楼的销售量暴增。这套有24个房间,售价1.04亿美元的空中豪宅,就是在疫情期间售卖出去的。

尽管新加坡2020年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GDP增长率为-5.8%,房价却创下两年来的新高。

2、

“亚洲富人之家”究竟有多土豪?

新加坡,被称为“亚洲富人之家”。这座“花园城市”的百万富豪比例比全球其他任何地方都要高,这些富豪们的玩物也在这个国家随处可见。

这个只有北京23分之一大小的地方,却有着至少450辆法拉利,470辆玛莎拉蒂。要知道,新加坡可是世界上拥有汽车成本最高的国家,由于地少人多,政府极力控制汽车增长,如果你要在新加坡买一台车,尤其是豪车,那么60%的钱是各种税费。中国买进口豪车本来就很贵了,但新加坡的买车价格基本上是中国的一倍。

不过显然昂贵的价格在新加坡的富人们这里并不是多大问题。

在白天,游客们看到的是一个井然有序的新加坡,这里有着干净的街道,完美的绿化,几乎没有犯罪。除了买不到口香糖和违反规定要被鞭刑之外,“花园城市”会让每一位游客感到惬意。

而在夜间,在一些不起眼的私密角落,如果你肯花上万美金去高端夜总会开一张台,你会看到这里的纸醉金迷,这里是富豪们们交际的天堂。

“我在这里看到的一切,与我想象中在19世纪80年代美国人的财富首次超过英国时的那个镀金时代所发生的情形一样。这里人们的富裕程度,以及他们花钱的愿望之强烈,的确让人惊讶。”一位夜店的拥有者这样说:“一天晚上,有一些孩子来这里,也就二十来岁,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人飞机。而且都是价格不菲的飞机。其中一架 A380内部被重新改造过,修了一个游泳池和一个篮球场” 。

穿着高档晚礼服的女侍者,送上2.5万美元一瓶的鸡尾酒,动辄是6位数的账单,富豪们在这里挥金如土,肆无忌惮。

这些富豪来自全球各地,而新加坡已经成为了他们放置资产最保险的地方之一,是他们的“亚洲之家”。

在过去的十几年来,许多顶级的富豪纷纷移民新加坡。

比如“脸书”的联合创始人爱德华多.萨维林;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内森.丁克勒;印度电信业巨头之一布蓬德拉.库玛.穆迪;新西兰的亿万富豪理查德德.钱德勒;美国投资家吉姆.罗杰斯;全球最富有的女性之一,身家235亿美元的吉娜.莱因哈特更是一掷千金,花费4630万美元在新加坡购置了两套公寓;中国火锅连锁巨头海底捞的创始人张勇,全家移民了新加坡;中国医疗器械巨头迈瑞的创始人李西廷,也早早是新加坡公民……

正是这些全球富豪们的涌入,成就了“纸醉金迷”的新加坡。

3、

新加坡繁荣的秘密

然而,在富人们享受着金钱带来的奢侈生活之时,新加坡的贫富差距却在恶化。

根据新加坡统计局的统计:2020年新加坡家庭每月工作收入中位数在10年来首次下降,最底层的10%家庭受到的冲击最大,家庭平均每月收入减少了6.1%。

显然面对突如而来的疫情,富人的抗风险能力要比普通人强太多了。2020年的全球富豪榜上,最有钱的那群人总财富不减反增,而基本上所有国家的普通群众,收入都是在减少的。

即便没有这场疫情,富豪们的涌入也给新加坡的普通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新加坡的房价被涌入的资金持续炒高,中产以上的新加坡人也渐渐发现,自己快买不起房子了。

外来富豪们的挥霍和炫富,也让新加坡人感到反感。

比如60%的豪宅都被外来富豪们买走了,他们还开着豪车在街头招摇过市。

2012年5月,一位中国男子开着法拉利在新加坡街头飙车,在闯红灯后撞上了一辆出租车,结果他本人、出租车司机和出租车上的一位乘客均在车祸中死亡。这起车祸在新加坡的网络上引发了轩然大波,大家都在谴责这位中国男子的无知行为,害人害己,平时积压多时的对外来富豪们的不满全部爆发了出来,一些人还编排出了针对中国人的讥讽言论。

同时,对新加坡成为全球“洗钱”中心的责备也一直没有停歇。

最近这些年许多周边国家的富豪来到新加坡,他们的财富或来自于与权力的交换,或来自于对公共资源的掠夺,充满了腐败的气味,然而当他们通过开设在新加坡的财富机构,这些钱就能够转出,成为他们后半生和子女们享受人生的资本。

摩根士丹利财团的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谢国忠曾经说:“事实上,新加坡的成功主要是因为它成了腐败的印度尼西亚商人和政府官员的洗钱中心……为了支撑经济,新加坡还新建赌场来吸引更多来自邻国的赃款”。

这自然是谢国忠的一家之言,但有趣是,本来李光耀是极力反对建赌场的,他曾说过:“想要在新加坡建赌场,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但为了吸引更多的钱,新加坡还是开了两个赌场,而且专门针对外国人,本地居民必须年满21周岁才能进入,并且进门就要交一笔税,以此来限制本地人赌博。

看来在利益面前,“国父”的话也是可以“此一时彼一时”的。

外资,这个曾经令新加坡繁荣的东西,也在令它陷入到困境之中。外界压力之下,新加坡不得不强调自己对打击洗钱的决心。

不过新加坡这两年还是有“国运”的,当亚洲的另一座国际金融中心混乱之时,新加坡承接了之前涌入到这座城市的资金。2020年,新加坡吸引外资的数量刷新了记录,同比去年增长了20%。

本来前几年已经在吸引外资上呈现出衰落之势的新加坡,在疫情之年竟然躺赢了。正是这种“国运”,让“新加坡故事”还可以继续讲下去。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