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拖家带口终于回来了

尼古拉斯·串红 2020/11/04 檢舉

导语:从11月6日开始,新加坡将单方面解除对中国大陆访客的边境限制。抵境后,访客须在机场接受核酸检测。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的访客,可以在新加坡进行自由活动,无需再履行居家隔离。

城门骤然关上,回马笑迎风霜,一扇门关,一扇门放。

我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以上海为重心,在中国生活了20年。一家三口,太太英子中国籍,女儿圆圆随我。冠病疫情打乱了许多人习以为常的步调,2020年,家对我来说就有点遥远。下面讲述的就是我们回家的故事。

除夕,思前想后还是打电话把预定好的年夜饭取消了,武汉已经封城,病毒可以人传人,上海看似平静,但也能从人们的言谈眼神中感到紧张的气氛。

按年前定下的计划,我们在上海过完年后就启程回家,2月3号先到澳门耍几天再飞新加坡。因为4岁的圆圆明年上幼儿园了,她在上海出生成长,这次回家也是为了让她更早适应狮城的炎热气候和双语环境,有更多时间能和新加坡的亲人多多相处。

1月底,家里传来的消息让人不安,社区确诊病例在增加中,机场如临大敌,开始只是谢绝湖北人入境,2月1日的禁令包括了所有中国旅客,这项突如其来的宣布让我们措手不及,因为英子回不去,一家人必须在一起,也回不去了。

2月开始,我密切关注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ICA)网站有关入境政策的更新,在6月之前它对短期访客这个群体的严防死守就没有松动过,给新加坡外交部驻上海的执勤官员打过电话,回答还是外籍配偶谢绝入境,在当时那种风声鹤唳的严酷氛围中,我情绪中的郁闷是带着理解的。虽然回不去,一家三口还在一起,和那些猝不及防被硬生生拆散的家庭、和当中许多的生离死别相比,我们实属大幸。也不能够忘记那群勇敢坚毅奋不顾身的抗疫人员,没有他们,现在的世界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每次凝视他们的身影,都能给自己寻获信心与乐观的力量。

进入6月疫情向好,乡愁更浓,新加坡的管控措施渐渐淌出我期盼已久的关怀的人情的气息。6月中的一天,我照常进入ICA网站点,看到对我来说闪闪发光的一行字 「新加坡人的配偶与子女可提交入境申请」。

没毛病,英子能和我们一起回家了。

外籍配偶允许提交入境申请,但有个前提条件:合情合理的原因(due to extenuating reasons ),那么外籍母亲陪同新加坡籍小女儿回家办理幼儿园入学手续合乎情理吗,当时只觉得情有可原,也没十分把握。

新加坡政府深知开放才是硬道理,一直在安全的框架下逐步解除边境限制,这也正是新加坡速度,顺应时势,不断改变调整转型升级,拒绝固步自封,力求做到最佳好。英子当时是在短期访客的类别下,以新加坡公民配偶的名义申请入境许可批文(Approval letter for entry)。而最新的入境政策则给予中国访客更大的便利,从11月6日开始,取消入境许可批文,改发旅游放行无须隔离的航空通行证(Air Travel Pass),加上原有的签证(Visa)及电子健康申明 (Electronic Health Declaration)三剑合璧就能敲开新加坡边境关卡的大门。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