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餐饮业“四面楚歌”,消费者会面临吃“贵菜”吗?

新加坡餐饮业“四面楚歌”,消费者会面临吃“贵菜”吗?
2021/11/19
2021/11/19

疫情暴发以来,由于供应链紊乱和能源价格飙涨等因素夹击,本地餐饮业的营运成本连日提升,尤其体现在占了成本三分之二的食物原材料和员工薪金这两方面。(联合早报)

这年头,餐饮行业真的不太好做。

冠病疫情已造成生意一落千丈,防疫措施多次“开开关关”也不断挑战餐饮业者的应变能力,客流回归之路似乎还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业者只能咬一咬牙撑着。

如今疫情还未翻篇,又有一道难题摆在他们眼前:

食物原材料和员工薪金一直涨个不停。

生意惨淡,百物价格腾飞,再加上遭受营运成本上涨等多重打击,餐饮业者近来都纷纷大喊吃不消,深感生存空间再次被压缩,继续吸收成本压力已非长远之计。

身为消费者的我们,难道又无可避免地要吃“贵菜”了吗?

上涨幅度超乎想象 餐饮业四面楚歌

据亚洲新闻台报道,疫情暴发以来,由于供应链紊乱和能源价格飙涨等因素夹击,本地餐饮业的营运成本连日提升,尤其体现在占了成本三分之二的食物原材料和员工薪金这两方面。

新加坡餐饮协会表示:

“冠病疫情确实增加了更多的成本压力,总体成本预计上升了30%甚至更多。”

(联合早报)

过去三到六个月,一些必需品的价格上扬了5%至20%不等,为整体营运支出带来不小影响。以下是几个例子:

汉堡餐馆Fatboy‘s The Burger Bar订购的白米、冷冻食品、食油,价格平均上涨了10%至20%。

煮炒餐厅Enjoy Eating House and Bar的鸡肉、牛肉、蔬菜和酒精饮品成本提高了5%至10%。

餐饮连锁企业小食品集团(Minor Food Group)的一些食品供应商哄抬食品价格,有者甚至涨价50%。

餐饮业者们坦言,他们知道供应链不稳、能源飙涨推高运输成本,加上食品供应商劳工短缺一系列问题,肯定给营运成本带来不小冲击,也做好心理准备克服难关,但没想到此次调动幅度竟如此剧烈。

挣扎求存的他们原以为成本价会在正常的3%左右来回浮动,岂料一次就调高5%不止。

Enjoy Eating House and Bar的老板洪瑞俊说:

“在经济正常运转的情况下,我认为这些影响都是可以承受的。但现在生意惨淡,每个月持续亏损,因此任何超出收支平衡的干扰都会给带来诸多问题。”

(联合早报)

边境管控收紧也对依赖劳动力的餐饮业造成困扰。为保生存同时防止竞争者挖角,许多业者的另一大营运压力是人力成本上涨,被迫提高员工薪金。

Unlisted Collection创办人卢立平透露,餐馆的人力成本已提升了5%至10%。

外籍客工配额收紧、渐进式薪金制覆盖范围扩大,以及规定聘用外籍员工的企业须向所有本地员工支付“门槛月薪”(Local Qualifying Salary)等因素介入后,只会促使薪金成本不减反增。

卢立平还指出:

“不仅只是食材上涨的问题。从餐具、厨房灶台和设备,到安装和装修费用,这些东西都一并上涨了。我们正在多条主线上艰难作战。”

政府近来放宽同住的一家五口可在外堂食让部分餐饮行业缓了一口气,但大部分业者表示,所带来的收益实际上杯水车薪。

上周三(10日)起,政府允许已接种疫苗且同住者最多五人一桌堂食。(联合早报)

食物价格难道又要涨了?

本地民众普遍关心的问题是:

业者说了那么多,这些上涨的成本,是不是会最终转嫁给消费者,拿食客来“开刀”?

实际上不尽然。

小食品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苏振华表示,提高菜单价格并不是解决之道,如此做他担心会吓跑顾客,得不偿失。

Unlisted Collection老板卢立平也说,消费者目前对价格上涨很排斥,疫情间每笔金钱支出都会思虑再三,价格上涨他们会掉头就走。

“这种氛围下,如果能控制成本,就尽可能不会提高价格。宁愿承担亏损,也要保持市场份额。”

(海峡时报)

小型餐馆Enjoy Eating House and Bar则在去年底微调价格,以应付日益上涨的成本。

长远来看,餐饮业者应该不大可能一直吸收成本,调涨价格似乎是早晚的事。样样变贵的日子看来离我们是越来越近了,关键是涨多还是涨少,荷包还能否顶得住这波涨价压力。

实在不行,就学一学这位网民咯。在家学做饭,省点伙食费!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