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最后一家民歌餐厅“爱琴海“,5月16日结束营业

新加坡最后一家民歌餐厅“爱琴海“,5月16日结束营业
2021/05/13
2021/05/13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新加坡最后一间民歌餐厅“爱琴海”在经营了24年后,即将结业。老板梁定花坦言,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并且感叹“理想与现实很难取得平衡”。

“爱琴海”于1997年成立,当时的老板在经营该餐厅3年后,于2000年决定放弃。

梁定花得知消息后,召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热爱音乐的朋友,一同接手了“爱琴海”,不知不觉就经营到了现在。“爱琴海”最早坐落在滨海广场(Marina Square),直到大约6年前搬迁到了位于加冷一带的Aperia Mall。

不过,在苦苦经营了24年后,梁定花早前在直播里突然宣布餐厅即将结业,让许多陪着“爱琴海”成长的顾客大为震惊。

“看那音乐的力量,照亮你心房,感谢这力量,一起来开创,把世界变更美好,更灿烂……”

这首《音乐的力量》是爱琴海民歌餐厅老板梁定花送给爱琴海的歌手、乐手、工作人员、曾到访和曾帮助爱琴海的朋友的告别礼,借着歌曲表达谢意。

16日,梁定花将带领爱琴海歌手演唱这首歌曲,随着歌声落幕,爱琴海也将结业。

爱琴海将在下个星期天结业。

爱琴海是本地仅存的民歌餐厅,即将在经营24年后拉下帷幕,也为本地民歌餐厅文化画上句点。

昏暗的民歌餐厅,响起吉他和键盘声,几名年轻歌手在小小的舞台上,唱着你我熟悉的中文歌曲。坐在台下的观众一边喝着饮料,一边静静听歌;青春的回忆,被跳跃的音符敲醒。这是民歌餐厅独有的景象。

上民歌餐厅听歌,是上世纪90年代盛行的活动,但随着娱乐形式和消费形态改变,民歌餐厅日渐凋零。

民歌餐厅培养了独有的听歌文化,也栽培了不少本地音乐人。在这道独特的风景消失之前,让“木船”“弹唱人”“爱琴海”这三家民歌餐厅与我们分享他们的故事,走一趟民歌餐厅的兴衰。爱琴海歌手和老顾客也诉说他们的不舍。

有好音乐与歌手再启航

◆木船

本地第一家民歌餐厅

首个把泡泡茶引进本地的业者

去年因冠病疫情结束营业

“木船”是本地第一家民歌餐厅,1993年开张,这20多年来多次搬迁,最后落户新加坡国立大学校园,但去年因冠病疫情结束营业。

木船是本地第一家民歌餐厅,1993年在阿波罗中心开始营业。(木船提供)

当年经营木船,老板董劲廷(52岁)回忆:“是一个十分钟,改变了我的命运。”她年轻时在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工作,有一次到台湾出差经过一家餐厅,听到有人在唱歌,好奇进去看。

“我推开门,看到一个男生在弹吉他唱歌,那一幕让我很激动,因为在印尼很难听到华语歌。上洗手间回来,唱歌的男生不见了,侍应生说要一小时后再演唱,但我有事无法留下。我在餐厅只逗留十分钟,但当时就想:为什么新加坡没有这样的地方?喜欢音乐的人可以听歌、唱歌,而且不抽烟不喝酒。”

经营木船民歌餐厅20多年,董劲廷相信只要有好的音乐和歌手,民歌餐厅可以再办。(木船提供)

那时候董劲廷工作遇到瓶颈,于是决定回新,并开启她的民歌餐厅计划。她笑说没有人明白她要做什么,以为她要开卡拉OK。“但我很自信,也清楚自己要什么。很多人跟我说不卖酒,三个月就倒闭,但我坚持卖泡泡茶,我是第一个把泡泡茶引进本地的,还用歌名取名,‘吻别’泡泡茶卖得最好。”

木船在阿波罗中心(Apollo Centre)开始营业,董劲廷说:“很多人来到木船时跟我说,‘我找这样一个地方找了很久’。”当时每天爆满,许多海外歌手来新宣传也到木船演唱,有黄舒骏、周华健、张雨生、张惠妹、蔡依林等。

木船民歌餐厅去年因冠病疫情而结束营业。(木船提供)

木船的成功让民歌餐厅像雨后春笋般冒现,有爱琴海、一泡而红、50年代、木吉他、老地方、Unplugged等。

董劲廷一直给歌手灌输一个观念:“木船不是发明星梦的地方,它是让单纯喜欢唱歌的人业余唱唱歌,认识朋友的地方;把书读好,把家顾好,才能追求这个兴趣。”

谈起木船的歌手和乐手,她一脸骄傲。“我们的乐手曾为周华健和刘德华伴奏,他们很多后来开了音乐学校。蔡淳佳、永邦、黄碧燕(现改名为黄晶岩),出道前是我们的歌手。”她欣慰地说:”看到乐手和歌手实现了他们的梦想,就是我的动力;我的人生精彩,是因为这些人。”

许多歌手曾在木船办活动。(木船提供)

越来越少人到民歌餐厅听歌,董劲廷分析几个因素:“观众要求越来越高,要看有经验的表演者。我们的歌手有旧有新,有些新人唱得不够好,我愿意花时间培训,也给他们表演机会吸取经验,但观众不愿意看。现在也有更多听歌管道,而且大多免费。”她也提到餐厅吸引歌手的问题:“现在喜欢唱歌的,把歌放到YouTube或抖音,可能冲到几亿的点阅,这是民歌餐厅做不到的。”

木船虽然结束了营业,但董劲廷不气馁:“有没有店不重要,人,才是关键。疫情期间,我们做了线上和校园演出,这方面会继续。疫情之后或许会再开店,我相信只要有好的音乐和歌手,还是可以的。”

希望每年做一次大型演出

◆爱琴海

本地最后一家民歌餐厅

5月16日结束营业

将继续做线上、户外和校园演出

梁定花(54岁)和一群好友2000年接手当时位于滨海广场的“爱琴海”,梁定花说:“那时候爱琴海做了三年,我听说要关了,就召集一群同样热爱音乐的朋友接手,那个环境是我们要的。”

因为商场装修,爱琴海从三楼搬到二楼,多年后商场又翻新,爱琴海被迫搬迁。梁定花说:“其实那时候打算结业,但歌手都不舍,后来我找到加冷道的Aperia Mall,2014年搬过来,直到现在。但这个商场也做了两次大装修,影响人流。每一次搬迁花不少装修费,也流失客人,我没有多余资金做宣传,搬迁后很多客人以为我们关了。”

24年来不卖酒,这是梁定花的坚持。“我要的是一个纯净的听歌地方,大家来这里是欣赏演出,这是对歌手和乐手的尊重。”

这里的基本消费是一杯饮料十多元,梁定花这么多年也没涨价。她认为一般大众觉得非酒类饮料十多元不便宜,却没有把“听歌”这个“娱乐消费”计算在内,她也难涨价。

以新谣为背景的本地电视剧《起飞》2015年到爱琴海拍摄,带动了人流,但只是短暂性,梁定花试过一整天没有客人。她从餐饮着手,看中Aperia Mall附近有不少办公楼,开始卖午餐。

撑了21年,梁定花告诉自己,是时候放下了。(龙国雄摄)

去年冠病疫情暴发后,爱琴海自3月取消了现场演出,生意一落千丈,后来经过申请,终于在11月底恢复现场表演。餐厅分用餐和表演两个时段,晚餐时间结束后才能开始演出,从晚上8时15分到10时,演出期间客人不能用餐喝水,也必须戴口罩。梁定花叹:“很多客人不习惯。”

不卖酒不涨价,租金和各种成本却在提高,客人则越来越少,梁定花透露这10年几乎都在亏损,靠储蓄和贷款撑下去。一直不愿放弃,她解释:“我太热爱音乐,拿得起放不下。对歌手也有责任感,还有作为最后一家民歌餐厅,有使命感。”歌手的成长和成就是她的一大动力,蔡礼莲、梦fm(前称“梦飞船”)、“麦克疯”(MICappella)团长黄烈传,都曾是爱琴海歌手。

顾客用手机记录在爱琴海的最后回忆。

这次疫情让梁定花看清一些事情。

“现在音乐人都在线上免费演唱,就更少人来现场听歌。很多Pub也开始唱中文歌曲,又可以喝酒聊天,年轻人比较喜欢。趁着租约将满,我跟自己说,是时候放下了。心很痛,但想想,卸下之前还可以做现场演出,让一些人来感受,我没有遗憾了。”

梁定花形容这21年坚守爱琴海的心境:“苦,但不后悔。人的一生总要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就如《音乐的力量》歌词“换上了翅膀,在宇宙翱翔”,餐厅的结业不代表爱琴海的结束,梁定花分享:“我们会做线上和户外演出,也会继续到学校办新谣说唱会;实际的地方不在了,但传承新谣的精神不变。”

明年是爱琴海成立25周年,梁定花希望办一场演唱会,也期盼接下来每年能做一次大型演出,就像弹唱人的“明天”系列新谣演唱会。

梁定花也有自己的梦想要实现。她曾是新谣小组“交叉点音乐实验室”成员,写了不少歌曲,要为自己的创作做个合集。她感慨:“这是要为自己做的事,拖了21年,终于可以开始做了。”

歌手与观众话民歌餐厅

◆前驻唱歌手忆当年

林倛玉和刘晋旭十几岁就在各家民歌餐厅演唱,包括木船、爱琴海、木吉他、一泡而红。后来两人和苏梽诚组“梦飞船”,三人在爱琴海演出一个月培养默契,之后正式出道。

林倛玉(右)曾为郑中基伴奏。(受访者提供)

林倛玉和刘晋旭难忘“跑场”的日子。刘晋旭回忆:“我们试过一天跑四家,有三家在丹戎巴葛,真的是‘跑’场,唱完再搭车去世界贸易中心另一家。有观众是特地来看我们的,所以跟着我们跑场,很好玩。”

驻唱的日子让林倛玉获益许多。“民歌餐厅是我练习键盘和吉他很好的地方,也学习面对观众。还有遇到很多人,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做人的道理,跟音乐圈的朋友交流也让自己进步许多,这些对我的音乐事业都有帮助。”

两人分享歌手到民歌餐厅宣传时合作的经验。林倛玉曾与莫文蔚合唱《广岛之恋》,他笑说:“莫文蔚很坏,知道我喜欢她,就一直跟我放电,害我唱错弹错。”刘晋旭难忘与张惠妹合唱《最爱的人伤我最深》:“我唱不到张雨生的Key,阿妹竟主动降Key。”

刘晋旭(右)难忘与张惠妹合唱。(受访者提供)

民歌餐厅即将终结,两人都很感慨。刘晋旭说:“民歌餐厅是后新谣时代培育音乐人的摇篮。我们对音乐满腔热忱,在那里挥霍青春,回想自己和朋友在那里度过的时光,情感上很不舍,但实际上能理解。定花撑了20多年,已经非常了不起。”

◆爱琴海歌手说告别

吴奚魅(41岁)和杨杰豪(41岁)在爱琴海唱了14年,吴奚魅受访当天带了以前观众写的点歌单和卡片,她说:“这里让我最感动的是观众。记得有一晚满场,有人点《小幸运》,我唱到一半呛到口水,正觉得好丢脸,没想到观众帮我唱完整首歌,还高喊‘没关系’。”

吴奚魅(左起)、高崇唐和杨杰豪,感谢爱琴海给了他们一个美好的表演平台。

杨杰豪说:“一些忠实观众能感受到你‘不一样’。有一次我唱到哽咽,有观众在点歌单上写下‘你心情还好吗?’我何德何能得到他们的关心。”

吴奚魅喜欢和观众“互相扶持”的关系:“我们须要观众的注意,观众也希望从我们的歌声中得到安慰。”

吴奚魅收藏以前客人的手写点歌单和字条。

回忆常唱的歌曲,杨杰豪笑说:“有一阵子哈日,一直有人点‘First Love’,后来哈韩,就点‘My Memory’‘You Are My Destiny’,我都用拼音学唱。”

高崇唐(35岁)在爱琴海担任乐手六年多,他说:“喜欢唱歌的人可以去卡拉OK,喜欢玩乐器的人却没有好的表演平台,还好有这里。在这里的最大收获是,结识很多音乐圈的朋友。”

爱琴海将结业,吴奚魅难掩失落:“感觉每周的‘课外活动’没了。要特别感谢老板Sally(梁定花)的坚持与不屈不挠,让我们拥有这么美好的平台完成自己的梦想。对我们一班歌手来说,爱琴海就像老朋友,即使不常见,但一见面就有聊不完的话。歇业就像失去老朋友,会觉得可惜,但有了这个老朋友,不遗憾。”

养民歌餐厅留住一份情怀

◆弹唱人

五度经营民歌餐厅

颠覆民歌餐厅概念卖烧烤也卖酒

“弹唱人”创办人蔡忆仁(56岁)笑说:“餐厅每一次结业,我都唱《最后一夜》,共唱了五次!”

蔡忆仁1989年有一次从台湾回来,受到当地民歌餐厅文化影响,就决定在本地开民歌餐厅,地点找好了,定金也付了,但最终执照不获批准。他叹说:“我的民歌餐厅梦受到很大打击,但我没有放弃。后来我开卡拉OK,辟了一个民歌时间,怎料大家只要唱歌不要听歌,结果‘民歌时间’做了三个月就停了。”

他后来结束卡拉OK生意去打工,但民歌餐厅梦仍在。1998年年底,他在连城街开了第一家“弹唱人”民歌餐厅,坦言:“其实那时候已经过了民歌餐厅的高峰期,很多民歌餐厅也在唱流行歌曲,但我只要唱校园民歌和新谣。我当时34岁,我认为我这个年纪的人都是听新谣和民歌长大,应该行得通,但我又错了。没有人来,每个月都在亏钱,做了两年就做不下去。最后一晚我们唱到凌晨3点,之后拆招牌,清理店面;前一晚还人头攒动,第二天就人去楼空,哈哈哈!”

后来有客人找他合作,这个客人在珊顿道经营露天餐馆,想加入“民歌餐厅”元素。蔡忆仁说:“我吸取了经验,这次为每天的表演设主题,有老歌、摇滚、新谣;有Unplugged,也有乐队。食物有烧烤,也卖酒。我彻底颠覆了第一家民歌餐厅的概念,但很符合商业模式,有赚钱。那时林俊杰还没出道,每个星期四来表演,阿杜准备发片前也来唱过。”

键盘手卢登杰(左起)、吉他手吴锦发和歌手苏心荃,以前常在弹唱人演出。(弹唱人提供)

好景不长,2001年发生“九一一事件”,餐厅生意直线下降,经营九个月后被迫结业。

隔年,弹唱人在拉丁马士民众俱乐部重启,蔡忆仁说:“租金便宜很多,但人流不多,原本每天营业,后来一周三天,到后来一周一天。”弹唱人开始转型,办活动和演唱会,后来觉得没有充分利用民众俱乐部,不好意思待下去,就把餐厅关了。蔡忆仁说:“我也打消了再开的念头。”

蔡忆仁的民歌餐厅梦未灭。(弹唱人提供)

真的打消?听到记者的调侃,他忍不住哈哈笑,心虚地说:“我们之后专注办演唱会,但2006年有一天,我经过丹戎巴葛一栋老房子,那里环境很好,我又开始幻想。这时负责人出现,提议我们在那里开业。”

第一年业绩不错,但第二年,蔡忆仁夫妇忙演唱会,无暇兼顾餐厅,生意开始滑落。两年后,又关门啦!

2015年,蔡忆仁抵不过七年之痒,跟一个经营餐馆的朋友合作,再次重启民歌餐厅,但最终还是无法兼顾,三个月后就喊卡。

蔡忆仁认为夜间娱乐要用纯文艺的方式经营,很难。“听歌是静态的活动,很难吸引客人每天来,民歌餐厅不是高消费,但租金和成本都很高。”

民歌餐厅的终结,让蔡忆仁感触良多。“民歌餐厅对本地音乐发展起着一定作用,它是歌手锻炼歌艺和信心的地方,孕育了许多杰出音乐人,也为本地音乐娱乐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还想再开吗?坐在一旁的太太黄桂霞先帮他回答:“他不会死心的。”蔡忆仁莞尔,说:“可能五年后?10年后?我的想法是找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有稳固的经济,一起来维持一家民歌餐厅。赚不了钱,但就是保留一份情怀。”

民歌餐厅在台湾

本地民歌餐厅启蒙自台湾。

台湾是民歌餐厅的崛起地,上个世纪70年代,台湾民歌运动风起云涌,民歌餐厅开始风靡,八九十年代是全盛时期,从北到南的民歌餐厅超过200家,比较著名的有木船和木吉他。

民歌餐厅是台湾流行音乐的摇篮,周华健、张宇、黄小琥、张雨生、李宗盛、游鸿明、凡人二重唱、周治平、动力火车、萧敬腾等,都曾在民歌餐厅的舞台上磨炼。但这些年,年轻歌手通过歌唱比赛迅速蹿红,也透过各种网络平台表现自己,民歌餐厅不再是他们被发掘的途径。

随着时代变迁,台湾的民歌餐厅风光不再,纷纷结业。木船的分店最多时达14家,2003年9月3日,最后一家也熄灯。后来,台北唯一的民歌餐厅“街角2号”也在2018年歇业。目前仅存台中一家“吉普赛”民歌餐厅。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