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男子半夜敲门,把熟睡中的邻居吵醒就走,还说:“没照到脸就不是我”?

新加坡男子半夜敲门,把熟睡中的邻居吵醒就走,还说:“没照到脸就不是我”?
2021/09/13
2021/09/13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近来,组屋邻里的纠纷确实层出不穷,理由越来越奇葩,闻所未闻。这可能揭露生活空间被疫情压缩和卷缩在家中对周围环境的敏感度提高、以致于对邻居频频投诉,最终得出动建屋局或警方出面调解。

凌晨时分,黄明升的单位外出现全身包得密不透风的“幽灵”,敲门多下后跑走。(受访者提供)

女皇镇美岭街一男子半夜扮“幽灵”,全身包得密不透风、只露出前臂和小腿,跑到邻居家门外连续用力敲门,把熟睡中的居民吓醒后掉头就走!邻居指控他两年来频频上门骚扰,还经常制造噪音扰邻。

这场闹剧发生在美玲街的一座组屋,男屋主不堪其扰将视频发上网,引起网民热议。视频显示一名男子用床单罩住脸和上半身,只露出前臂和小腿,在凌晨时分光着脚跑到一个组屋单位外敲门多下后,掉头就走。

屋主黄明升(39岁,物流业)说,视频中的男子相信是住在楼下的邻居,对方两年前开始频繁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外,有时更会破口大骂自己的租客。

“他动不动就出现在门外,破口大骂说他听到楼上有噪音,还曾用脚踢门。到了晚上,屋外不时会出现一个遮着脸的男人,擅自开我们的窗户,或是咚咚咚的敲门后逃走。整座组屋只要一个人会干这种事,加上他的身形很容易看出,他用床单罩着全身根本是掩耳盗铃。”

黄明升指对方还会用竹竿敲天花板或他家的冷气压缩机,像是在示威,他去质问对方时,对方说是因为我的租客发出噪音,他才会如此反击。

黄明升无奈地说:“我也曾考虑过是不是我的租客太吵了,但对方几次反馈后我去检查,发现当时租客根本不在家。而且他多次骚扰后,租客们都非常小心,把桌脚椅脚都包上塑料,移动时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

黄明升原本的租客因为忍受不男子的无理行径,今年初决定搬走,谁知新租客入住后对方照样上门骚扰。他才决定将视频发上网,希望求助网民。

“没照到脸就不是我” 男子承认上楼吵否认扮鬼

记者寻上门时,男子承认曾经上楼吵,但否认半夜扮“幽灵”去敲门。他说:“这个(电眼)没有照到我的脸,没照到脸就不是我!”

黄明志表示,男子除了用床单扮“幽灵”的视频外,电眼也捕捉到对方曾戴着草帽或口罩到门外徘徊的视频。

“他知道我们装置了电眼,所以才想尽方法遮脸,但他有时又忍不住戴着口罩到门口走来走去,或是作出奇怪行径,他会抬起腿重重踏在走廊上,弄出很大的声响后便离开。”

记者拿视频让自称为“彼得”的男子确认时,他指着视频说,“这个视频中又没有拍到脸,你怎么知道是我呢?”

记者再三追问他,他又反问记者道:“我承认了不是等于认罪?”过后又否认视频中的人是自己,“没照到脸就不是我!”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