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如今连泰国都比不上了,这一次与中国的合作会逆风翻盘吗?

新加坡如今连泰国都比不上了,这一次与中国的合作会逆风翻盘吗?
2021/04/27
2021/04/27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新加坡制作、中新合拍的电视剧曾经在一段时间内风靡整个中国,很多人小时候(包括小编)都看过《真命小和尚》、《莲花童子哪吒》、《小娘惹》、《东游记》,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些独特的南洋华语口音剧集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

新加坡演员常铖认为,新加坡的拍戏环境太差、艺人不兼职无法谋生,是导致华语影视产业没落的原因之一,“我在本地拍戏根本看不到任何前途,全职演员是不可想象的,黄世南(当地演员)都得靠做汽车销售赚外快维持生计。”事实上的确如此,新加坡演员中除了范文芳、李铭顺等少数几个,并没有因为那个黄金时期从剧集中享受到红利。

月前,爱奇艺与长信传媒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携手在新加坡成立艺人经纪公司,共同挖掘东南亚地区优秀潜力新人,并筹备启动选秀活动等。消息一出,国内网友还没说啥,新加坡人民倒先兴奋起来。

“这是个新加坡娱乐圈注入强心剂”“希望合作能让新加坡娱乐圈重焕生机”,新加坡人民对合作期待之情溢于言表,颇有种喜迎外国专家的既视感。

但在小新的记忆中,90年代新加坡剧一度风靡内地,新加坡明星更是以时尚弄潮儿的形象出现。如今新加坡娱乐圈怎么掉队的连泰娱的存在感都比不上了呢?

消失的新加坡剧

港剧、新加坡剧及台剧,曾是上世纪90年代各地方电视台的宠儿。如今台剧转向小而美路线,倒也常有口碑佳作;TVB剧虽一直被骂故步自封,还有一批忠实受众;唯独新加坡剧早已被人民遗忘。

上一部堪称“爆款”的新加坡剧,是欧萱与戚玉武主演的《小娘惹》,该剧首播于2008年,并于转年引进中国大陆。此后新加坡剧不仅再无爆款,甚至干脆在内地销声匿迹。

然而在上世纪80年代,新加坡剧甚至一度碾压TVB剧及台剧,新加坡明星也在内地拥有高知名度。

虽然国别不同,但比起要全程粤语对话,靠后期配音的港剧,琼瑶苦情戏占主导台剧,原片便使用全中文对白的新剧自有其独特优势。

拍摄于1981年的《人在旅途》,是内地引进的第一部新加坡电视剧。与当时主流台剧及TVB剧走古装风不同,现代背景、讲述年轻人都市生活的《人在旅途》,成为彼时内地观众了解“现代化国际都市”的窗口。

有了《人在旅途》的成功经验,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被引进的新加坡剧多为现代都市题材,在内地受欢迎程度一度压过以苦情戏为主的台剧。

90年代中期,新加坡古装剧与时装剧并行,且不乏令人至今念念不忘的佳作。《莲花争霸》《三面夏娃》《烈焰焚情》皆在大陆引起过追剧热潮。

90年代同样是中新两国外交蜜月期,大量新剧在内地取景拍摄,内地也乐于采购新剧睦邻友好。

但彼时囿于政策,新剧虽火但新加坡明星仍专注于本土发展。直到千禧年左右,新加坡明星伴随着更多类型新剧一起涌入内地,内地电视台开始参与合拍。在九寨沟大量取景的《东游记》,出品方行列便有四川电视台的身影。

范文芳、郭妃丽、林湘萍等新加坡艺人,则趁着剧集人气干脆以中国作为主战场发展。同一时期,又有来自新加坡的歌手孙燕姿、林俊杰、蔡健雅等在华语乐坛攻城略地。一时间,新加坡明星打工人在内地风生水起。

这却是新加坡娱乐圈在中国最后的辉煌。伴随着民间字幕组诞生,英剧美剧闯入观众眼帘,内地自制剧水平日趋提高,固守一隅的新剧已没有新鲜感。尤其是伴随着国力增强,观众也早不是80年代末的“土老帽”,新剧中的现代都市再无吸引力可言。

2009年,《小娘惹》在内地播出,收视一度追平《还珠格格》。女主欧萱也因在中国人气大涨而获得拍戏机会。但《小娘惹》的辉煌只是短暂的回光返照,欧萱未能复刻当年范文芳在中国发展的成功路径,新加坡剧也彻底在内地消失。

确切地说,新剧不止在内地消失,就连新加坡当地人也开始弃新剧转投大陆剧环抱。

TVB的姊妹篇

日前,因TVB股价低迷,持续亏损,大股东黎瑞刚站出来接受采访,表示TVB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不得不变的关键时刻。这样的判断可能同样适用于新加坡娱乐圈。

因国土面积、市场规模等原因,新加坡本土音乐市场极小,本就可以流利使用中文的歌手们多选择在内地或台湾出道。换言之,新加坡娱乐圈等同于新加坡影视圈,而影视圈的式微,源自新加坡两大电视台的争斗与合并。

正如当年TVB与亚视隔空打擂一样,新加坡也有两大媒体集团。一为上市公司新加坡报业,另一间则是国企新加坡传媒公司。

千禧年前,新加坡的报纸及剧集市场分别被这两家公司强势垄断,报业归前者,电台、电视台及新媒体归后者。

两大媒体割据一方,也还算相安无事。2000年,新加坡政府出于激活市场鼓励良性竞争的目的,要求两大集团进入对方业务领域彼此竞争。政府出面,为新报业颁发执照,允许其经营两个免费电视频道和两个电台频道,两大集团业务出现交叉开始激烈厮杀。

新报业与新传媒忙着竞争那几年,双方只顾着疯狂抢夺本土市场,弃内地这片广袤的海外市场于不顾,剧集质量也较过去明显下滑。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若是两巨头就此相争,进入靠“质”取胜的良性循环,也算是正向促进。可到2004年,李光耀大笔一挥“新加坡太小,不宜有多于一间电视台”,新传媒与新报业就此合并。

明争暗斗四年多,最后争了个寂寞。合并后,新传媒一家独大,成为新加坡本土最大的艺人公司及制作公司。此后,新传媒旗下艺人也如同TVB艺员们一样,面临老龄化问题。

从新加坡最负盛名的“红星大奖”便能看出来,20年前活跃在荧幕上的潘玲玲、陈秀芳等,20年后仍旧是奖项的宠儿。

一方面,老面孔长期霸占剧集市场,奖项也总是在熟悉的人选中排列组合。都2018年了,范文芳与老公李铭顺还在以荧幕情侣的形象主演剧集,新人几乎没有出头可能。

另一方面,对艺人而言加入新传媒几乎是唯一选择,卖方市场下艺人到手薪水也很有限。曾有新加坡艺人透露,90年代到中国取景拍戏,中国人听说他月薪有2500新元颇为羡慕,而如今通货膨胀好几轮,新加坡艺人的工资却一如既往。在新加坡,很少有全职演员,不拍戏的时候做兼职是演员必备技能。

新血不足,只靠老面孔撑场,新剧陷入老龄化危机的同时,也失去了本地年轻人的欢心。新加坡年轻人对英美日韩、港台大陆等剧集都很有兴趣,唯独对本土剧嗤之以鼻。本土剧收视下滑,又导致广告越来越卖不动,新剧只好转向小成本制作,于是受众流失加剧。

2020新剧《女侠罗明依》,十几年来新加坡唯一一部古装

常年在自家小市场争斗令新剧痛失中国市场,而两家合并后的新传媒又一度出现战略性失误。新剧开始转攻马来西亚、印尼、柬埔寨等文化、社会背景更接近的东南亚国家,却忽略了新加坡本地庞大的华人群体。

内娱拯救新加坡?

2020年底,新传媒旗下新艺经纪官微宣布携旗下艺人进入大陆市场,力推10位符合当下大陆影视市场流行的角色和定位的艺人。

大人,时代早变了。想靠着90年代那点残存的情怀反扑大陆,是万万行不通的。

走出去不容易,引进来倒还靠谱。东南亚国家因文化背景与中国相近,渐成国内巨头出海热门目的地。腾讯视频于2019年在泰国推出视频流媒体服务平台WeTV,并以泰国为核心辐射其他东南亚国家,为这些国家专门提供相应国别字幕及配音的中文原创内容。

腾讯视频选中了泰国,爱奇艺开始剑指新加坡。

2020年底,爱奇艺在新加坡建立了国际总部。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表示:“爱奇艺以北京总部与新加坡海外总部为海外团队双中台,已经建立了内容、技术研发、产品、会员、广告、市场等团队。”

桃的野心还不止是向海外输送原创内容。与爱奇艺达成战略合作协议的长信传媒,创始人是一系列抗战神剧、娘道爆剧之父——郭靖宇。去年底在新加坡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的长信传媒,在攻占东南亚尤其是新加坡剧集市场方面,已经获得阶段性胜利。

去年郭导翻拍的新剧《小娘惹》成功返销新加坡,热门IP《灵魂摆渡》则拍摄了《灵魂摆渡·南洋传说》以飨新加坡人民。后者定于2021年下半年在爱奇艺国际站上线。

长信有原创能力,且熟悉新加坡人民口味;爱奇艺则坐拥平台优势,辐射广大受众。两家联手宣布成立艺人经纪公司宠爱娱乐,并透露将通过选秀遴选新人,随后量身定制剧本,并在爱奇艺国际站播出。

这么一套组合拳打下来,新人无戏可演,只能等着前辈退休的困境或将得到改善,而且剧集更容易通过爱奇艺实现出海中国。演员开心,新加坡人民高兴,最发慌的或许正是处于垄断地位的新传媒。

几乎同时,爱奇艺与新加坡电影公司Clover Films达成合作,双方将联合制作、联合出品四部中文电影,由爱奇艺负责中国发行,Clover Films负责国际发行。

从1986年《人在旅途》被引进至今,新加坡剧35年经历了从被追捧到被遗忘,新加坡明星也成为“时泪”。吕洞宾的真爱是何仙姑还是白牡丹?不知新加坡剧是否还有机会让我们争得面红耳赤。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