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帮外劳汇20万回家乡没下文,新加坡本地男子:我不是汇款商

帮外劳汇20万回家乡没下文,新加坡本地男子:我不是汇款商
2021/03/11
2021/03/11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在新加坡有许多为了家乡亲人们的生计,而来到此地的外籍移工。很多人为了省一点点手续费,往往会托关系找“熟人”把自己的血汗钱,汇给家乡的亲人。

但是,有需求就会有人惦记,有人连这些辛辛苦苦赚钱的外劳也“下手”。

50多名客工申诉因阻断措施期间无法离开工人宿舍,因此委托一名本地男子帮他们汇款回乡,称对方拿了他们20万元血汗钱,却没帮他们把钱寄回家乡,气得客工联合起来找追债公司帮忙讨钱,并报警处理。

受影响的客工都来自印度,其中10人日前接受访问时道出各自的遭遇。

客工们的代表库玛(26岁,化名)告诉记者,他在印度的妹妹去年出嫁,家里得给她准备嫁妆,但当时因阻断措施,他在工人宿舍不能外出,因此在朋友的介绍下,将9000元转账给一名本地男子亚瑟因,让对方帮忙汇款。

然而,他的家人至今都还没收到这笔钱。说到这里,库玛眼眶泛红道,跟他有同样遭遇的客工多达50多人。

谈到如何认识亚瑟因,库玛指同伴阿帕于2019年11月在驾校学车时认识对方,因两人都说淡米尔语,因此倍感亲切。

当时亚瑟因自称在钱币兑换公司工作,如果客工们需要汇款,可以找他帮忙,汇率会有优惠。

阿帕于是将“好康”介绍给身边好友。去年阻断措施生效后,更陆续有不少客工找亚瑟因帮忙汇款回乡。

库玛说:“亚瑟因称由于疫情缘故,汇款商无法开发票给我们。基于前几次汇款都成功,因此大家都未起疑。”

亚瑟因一般声称汇款需时两周,然而去年6月时,几名客工发现期限已过了许久,家人还是没收到钱。他们四下打听后,才发现50多名工友汇款都不成功,累计款项达20万元。

客工们不断向亚瑟因询问详情,但对方只是一直拖延,于是他们寻求律师协助,写了一份字据要亚瑟因签名。对方签名后也答应还钱,但到了8月仍没下文,客工们找了一家本地追债公司帮忙讨回血汗钱。不过当追债公司联系亚瑟因,对方原本答应出来协商,最后却没出现。客工过后报警处理。

警方证实接获报案,调查正在进行中。

内疚自掏腰包还同乡钱

好心为同僚介绍“汇款商”,谁知却连累对方一起遭殃。几名客工不但拿不回钱,还得自掏腰包把钱还给同乡,以免对方恼羞成怒,找人骚扰他们在印度的家人。

一名不愿具名的客工透露,他通过朋友得知可以请亚瑟因帮忙汇款,而且汇率比银行要好,因此好心将亚瑟因介绍给同事。岂料出事后,同事迁怒他,有人甚至找到他在印度的住家地址,上门骚扰他家人。

他无奈道:“我只好答应同事,先把一部分钱还给他们,之后再向亚瑟因讨回。我也把处境告诉亚瑟因了,但他至今都没还钱给我。这几个月来,我只留300元吃饭,其余的钱都拿去还给同事了。”

另有几名客工也说,他们因为无法及时汇款给家人,都必须先借钱,这几个月的薪水都拿去还债了。

男子:只是拿钱转交汇款公司

男子承认拿了客工的钱,但自称没有执照也不是汇款商,只是帮忙将钱转交给汇款公司。当被问及究竟经手多少钱时,他突然声称手机信号有问题,把电话挂掉。

记者联系上这名狮城男子,他通过电话澄清,自己并非汇款商,也承认曾有警方的查案官找过他问话。

他说:“我没有执照,所以我只是帮他们把钱拿给汇款商。”然而,当记者问及他究竟经手了多少钱、有没有把钱交给汇款商时,亚瑟因突然称他的手机信号有问题,接着就挂掉了电话。

记者后来通过短信询问他有没有交钱给汇款商的凭证,他也不再回复。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