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老人用一生经营理发事业,坚持6元不起价,如今后巷仅剩他一人坚守

新加坡老人用一生经营理发事业,坚持6元不起价,如今后巷仅剩他一人坚守
2020/10/28
2020/10/28

导语:如今已40岁的医护人员法兹利忆述,20多年前常与友人在这一带消遣,曾光顾陈文棋的店:「我以为新加坡街头理发已‘灭绝’,看到面簿有人说时,我立即骑车从兀兰下来,找安哥剪头发。」

(新加坡27日讯)58年理发手艺,撑起一个时代的剪影,75岁手艺人每天背着理发工具到巷尾准时上岗,以遮棚、座椅和镜子简易搭建起街头理发室,10多年来坚持6元(约18令吉)不起价,谱写剃刀下的街头理发最后一人。

《新明日报》报道,陈文棋用一生经营理发事业,1962年以学徒入行,摸爬打滚见证本地58年的理发业兴衰与变革;他从1994年经人介绍到阿里哇街(Aliwal St)做起后巷理发生意。

他透露,当时这条「后巷理发街」有六七位理发师,许多因年事已高或离世或退休,如今仅剩他一人独守空巷。




陈文棋不仅做熟客生意,还有不少慕名而来体验街头剪发的年轻一代。

3名儿女都劝他休息,但陈文棋仍坚持以手艺维护「后巷理发街」的美誉,但他坦言,有想过退休,但他还能走能动,会做到不能做为止。

20多年来,家住加冷机场一带的陈文棋每周五天风雨不改,背着剪子、剃刀和电动手推剪等工具,乘坐巴士到阿里哇街的巷尾开档,把上锁的理发座椅和柜子打开,摆好理发工具,打开电台,再摆好红色塑料椅,一间结构简陋,但充满古早气息的街头理发室赫然出现。

陈文棋说,这项涵盖剪发、剃胡和修鼻毛的男子美容「一条龙服务」最早仅收4元(约12令吉),后来随物价起到5元(约15令吉),2009年起至今一直都是6元。

话少的陈文棋对理发一丝不苟,修剪细致,每人平均要剪15至20分钟。一些熟客甚至无需开口,只把6元递上,合起双目享受这15分钟的静谧,属于老巷子的默契为这个街头理发增加温度。

陈文棋也甚是了解熟客的发型需求,通常是照着他们原来造型去剪。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