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的孩子们起床太早了? 国立大学教授建议:把上学时间延长到8点30分

新加坡的孩子们起床太早了? 国立大学教授建议:把上学时间延长到8点30分
2021/07/20
2021/07/20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对于大部分的学生来说,一天中最困难的时刻就是早上起床了吧!许多家长对此也深有体会,毕竟,要叫醒一个不想起床的小孩,难度可是相当大的!

在新加坡,起床这个问题更是艰难,谁让新加坡的上学时间早呢!

本地中学。(联合晚报)

孩子的睡眠质量与时长,一直都是家长关心的老课题。记得两年前就有读者投函申诉孩子起床太早精神不佳,希望教育局能推迟小学上学时间半小时,还自己做问卷调查,收集了100多名家长的反馈来支持自己的说法。

两年后的今天,新加坡国立大学杨璐龄医学院睡眠认知中心教授徐伟良以及助理教授卢芷欣、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的助理教授古利(Joshua Gooley),三人联合在《海峡时报》刊登了一篇标题为“科学讲座:为什么学生应该晚一点上学”的文章,提议规定中学以及初级学院的上学时间推迟到8点30分。

三位教授都是国际认证的睡眠科学家。他们写道,睡眠不足会对经济、健康和幸福产生长期影响。

一项研究显示,只有15%的本地中学生达到专家建议的八小时理想睡眠长度,其余的周一到周五平均只睡六个半小时,这无法保持一个人最佳的警惕性和情绪。

他们表示,仅仅建议学生早点睡觉,并期望他们能克己去遵守,已不能改变现有情况。统一规定推迟上学时间才有效。

其实,本地许多的国际学校比本地学校的上课时间和下课时间晚,学生的睡眠时间也比本地学生要多。因此证明,缩短课程时间并不是学生得到更多睡眠的先决条件。

查了一下,如位于本地的澳大利亚国际学校报到时间为8点30分,下课时间为3点30分。反观,本地多数中学则要求学生在7点15分至7点30分前报到,下课时间为两点,然而因各种补课以及课外活动,有时到四五点才放学。但本地一些学校也开始实施每周一天8点30分才上学。

中国教育部办公厅今天3月也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睡眠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要从保证学生充足睡眠需要出发,结合实际情况合理确定中小学作息时间。小学上午上课时间一般不早于8点20分,中学一般不早于8点。

另外,美国儿科学会、行为医学学会、美国医学协会和美国睡眠医学学会也支持中学和高校的报到时间不能早于8点半。

教授们认为,同样的建议也适用于本地,因为大量的本地研究表明,新加坡青少年的睡眠需求与美国的建议一致。

裕华中学从今年第二个学期开始实行两周一次的居家学习日,一小部分有需要的学生在这一天也可以选择回校自主学习。(裕华中学提供)

那为什么把报到时间设为8点30分?

教授们认为,把上学时间延长到8点30分,可以充分增加学生的睡眠时间至八小时的范围,同时减少其他时间安排上的冲突。

青春期睡眠不足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如生物时钟的成熟变化延迟了睡眠时间;学校的功课量增加,青少年在时间和社交互动方面要行使更大的自主权。

反对者因此认为,延迟上学时间只会意味着学生睡得更晚,而不是更多。

教授们指出,这是最常见的反对意见,但只是直观思维,没有实质的数据支持。

在纵向研究中,统一规定上课时间延迟30分钟以上,学生的睡觉时间既不改变也不推迟,结果是睡眠时间增加了。

而“晚点开始一天的生活”的最大规模实验发生在冠病封锁期间,除了医护人员以及在必需行业工作的人员外,其他大多数人睡得比较晚,从而延长了睡眠时间。

居家学习。(海峡时报)

新加坡去年阻断措施期间,本地学校实施居家学习,中学生的在这期的睡眠时间比平常增加了约40分钟。

本地研究也证明,每晚睡8或9小时的青少年的专注力,要比只睡6.5小时的好。所以,以8小时的建议睡眠时间为目标,只要多睡一分钟都是好的,伴随而来的是主观睡眠质量的提高,警觉性的提高以及改善情绪。

我们的选择揭示了我们的价值观

教授们雄心壮志地写道,在适应后冠病时代的生活的同时,是本地教育改革的黄金机会。

他们指出,尽管人们普遍认为睡眠对健康、幸福和生产力很重要,但我们的教育政策并不总是反映这一点。

在过去的十年里,无数学生和家长通过不同的渠道呼吁推迟上学时间,但他们得到的答复是当局以给予学校的权限去这么做了。

2018年,读者投函给《联合早报》反映小学时间应调整。(联合早报)

然而,如果不强制要求学校采取行动,学校就不愿意做出需要付出很多努力的改变。

他们也引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2018年所通过的一项法案为例,该法律禁止初中和高中学校在早上8时30分前上课。该法律被认为是必要的,因为这是公共卫生问题,拥有更多睡眠有助学生的学业成绩。

教授们也说,强制学校延迟上课时间将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当局足够关心青少年的睡眠。

作为人群控制措施,新加坡的许多学校已经在疫情期间已实施错开上学时间。因而,不需要投放太多额外资源在实施用于永久延迟上课时间上。

在我们摆脱冠病疫情之际,如果我们不刻意重新分配从通勤中节省下来的时间去睡觉,它将被其他活动所消耗掉,例如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变得更模糊,以及大量增加的娱乐时间。

把上课时间推迟了,睡觉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有家长指出,真正的问题在于电子产品的使用。想当年没有电子产品的时候,我们早早起床去学校都没问题。

(话虽如此,但要现代人完全丢掉电子产品已经不可能了,我们应该学会如何控制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

有家长就反映,推迟上课到8点30分,也意味着学生上下学需要和上班族一起挤公交,公共交通将会更拥挤。

有男网友表示,当男学生到了服兵役时,又要再适应清晨5点起床的生活,若要延迟上课时间,或许也要考虑延迟军人的起床时间?

我们又想起大学时期,若知道隔天课程早上10点半才开始,当晚就一定不会早睡。反则中学时期的我,知道隔天课程非常满,若睡太少上课一定会打瞌睡,当晚会赶快做完功课早点就寝。其实要孩子本身意识到“不够睡的痛苦”,才会知道早睡的好处。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