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年打工者:当初来新月赚3500元,飘了之后把妻女接过来,后面才是生活磋磨的开始

中年打工者:当初来新月赚3500元,飘了之后把妻女接过来,后面才是生活磋磨的开始
2020/12/11
2020/12/11

生活在新加坡,每天不是为工作烦恼,就是为家庭担忧,你是否有过困惑与迷茫,是否有过不安与愤懑?请你停下来,放松一下,来这里看一看世界,找一找答案。

对新加坡人中占大多数的华人,我和许多中国人一样,有天然的亲近感,但也因为从事国际报道的经验,我会提醒自己,新加坡其实是一个跟中国很不同的国家,新加坡人的思维跟我们也有很大的不同,但新加坡的经验中绝对有值得我们重视的地方。

大家常常说,新加坡是一个小国,但治理大国固然不易,治理好小国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新加坡取得今天的发达经济水平和国际地位值得尊敬。

来源:ScandAsia

但是如果有人问你,会留在新加坡养老吗?我想这个问题就变得难以回答了。

养老,是关乎每个人切身利益的一件事,也是彰显一个国家实力的一个标准。在新加坡,当你在商场购物、在食阁用餐甚至刚出机场排队等待出租车时,会发现很多为你服务的都是年过花甲、满头银丝甚至步履蹒跚的老人。他们被称为“乐龄人士”,很多都已过了退休年龄。

当中国国内在为延迟退休方案而高呼反对的时候,新加坡的退休人士却主动要求政府将退休后的重新雇佣年龄由现在的65岁延长至67岁,因为他们要继续工作。

有的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退缩了。

来源:经济时报

有的则是来新加坡快20年,现在年龄越来越大,当初想着来新加坡挣个钱,最后还是要回中国的。

可是20年过去,他还没回国。

在新加坡也仍旧只是拿着一张准证。再待下去吗?可是他又觉得...... “一路越走越远,年龄大了,突然想回故乡。”

这话真的是戳心了。

貌似来新加坡的中国人,总有一刻是在留与不留,走与不走之间做挣扎。

01

来新14年,血检呈阳性

“还想留在新加坡,但落叶归根”

2020年很特殊。

新加坡10年以来第一次人口缩水就发生在今年。而受到影响走最多的一部分人,可能就是客工群体。

今天跟一个客工椰友仓先生(化名)聊了聊,来看看他的故事。(以下为根据聊天内容整理出来的文字)

“我来新加坡十四年了,拿的Spass准证。

喜欢新加坡,但没有想过要拿身份,也不会想在新加坡养老。 毕竟落叶归根,终究还是要回去的。

今年其实身边很多工友都回国了。不管是在这里待了很多年的,还是刚来不久的。

他们回国,有的是因为家里确实有事情,有的就是纯粹想家了。

我现在还没法回去。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