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53年历史的“老吧刹仟祥鱼圆面”,5月底结束营业,摊主:不打算找“接班人”

新加坡53年历史的“老吧刹仟祥鱼圆面”,5月底结束营业,摊主:不打算找“接班人”
2021/04/28
2021/04/28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新加坡有很多鱼丸面摊位,但是现在手工制作鱼丸的摊位却很少。在新加坡鱼圆面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草根级主食。新加坡的给个角落,你都可以找到它。当然,它的口味水准也是千千万,评判的标准一定是鱼圆。有些店家的手工鱼圆确实好吃。不是追求特别地Q弹,要吃得到一丝丝鱼肉纤维的感觉。

本地一间拥有约53年历史的老字号鱼圆面摊即将走入历史,令不少熟客都感到十分不舍。但摊主陈两意感叹,辛苦了大半辈子,现在站久了就会全身酸痛,觉得是时候放下生意,享享清福。

73岁的陈两意从1961年,小学毕业后就开始打工,1968年左右在珊顿大道(Shenton Way)一带和弟弟租了间摊位卖鱼圆面,之后和太太马松珠结了婚,搬到老巴刹做生意。如今在宏茂桥5道第151座咖啡店经营“老吧刹仟祥鱼圆面”摊位。

陈两意多年来坚持纯手工制作鱼圆,也因此吸引一批“忠实粉丝”,马松珠就和记者分享了一句潮州话,形容说很多顾客都是从他们在老巴刹做生意时就开始光顾,之后还“传子传孙”,如今还是会支持他们。

不过,他们的孩子却在日前通过社交媒体Facebook宣布,父母即将于下个月底之后结束营业,正式退休。

做鱼圆靠经验 不找“接班人”

陈两意说,他做生意做了那么多年,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没得休息,如今身体难免“吃不消”,不时都会感觉全身酸痛,令他决定放下经营多年的摊位,也不打算找“接班人”。

陈两意和马松珠育有四名子女,但孩子都有各自的工作,虽然他们不时都会到摊位帮忙父母,但是都不打算接手。至于传给外人,陈两意则表示,教人做鱼圆面并非三言两语就行了,还需要从旁督促,因此目前也没有打算这么做。

“这个是经验来的,因为这个鱼,它的品质(每条)都是不一样的,有的鱼比较新鲜,你可以加多一点水,如果水放不够,那个鱼圆全部硬硬的,不好吃。不是说多少鱼就放多少水。”

陈两意目前没有打算找“接班人”。 图:董励萱

结业后最期盼好好休息 生活无忧

夫妻俩每周一、周二和周末开门营业,凌晨三、四点就得起床来备料,清晨五点就会到摊位,早上七点开始做生意,一直到下午两点,接着还要清洗摊位和碗盘、准备其他材料,待一切做好之后都已经傍晚五、六点了。

此外,他们也会亲自到班丹一带的工厂取料,回到摊位制作鱼圆;他们一次过会准备多达2000多粒鱼圆,分两天使用。这也让夫妻俩异口同声地感叹,待结业之后,最想做的就是好好休息,不必一起床就愁着一天内要做的事,担心做不完。陈两意说:“(结业后最想去)跑步、到公园走走、到巴刹走走,很容易过日子。”

陈两意和马松珠盼结业后可以好好休息。 图:董励萱

熟客:少了个“传统的味道”

夫妻俩在宏茂桥咖啡店经营摊位已有十多年,和不少顾客都培养出深厚的情谊,马松珠透露,有顾客得知他们即将结业后,表示要替他们好好庆祝一番,但是也不少熟客说“很舍不得”,有的顾客甚至说要登门拜访,为的就是吃上一碗他们亲手煮的鱼圆面。

鱼圆面摊迎来多名顾客排队。 图:张慧仙

74岁的巫振文过去五、六年来每周都会光顾这间鱼圆面摊位。他告诉《8视界新闻》记者,对于鱼圆面摊位即将走入历史感到很可惜。“这种传统的鱼圆面现在已经很少有了。可惜啊,我们老一辈的很喜欢吃这一种。”

25岁的苏国胜和22岁的弟弟苏国伟也经常光顾这间鱼圆面摊位。每个星期都可以来上三、四次的苏国胜认为,这间摊位的鱼圆很有弹性,阿姨(马松珠)也很亲切,都会记得弟弟固定会点什么,如今摊位即将走入历史,实在可惜。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